第80章:新的起点,与谋划

席卷天下 +A -A

  求收藏,求推荐票,啥都求。

  ……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将晒盐的方法死死抓在手里。”李奇脸上的表情很无所谓:“将不适合的东西掌握在手里是自取灭亡,将可能引起大危机的东西丢出去,想要的人都能得到,那就不再是危险,会变成机遇。”

  真的就是那样,刘彦丢出了两个诱饵,谁想要咬住什么钩,都会让汉部具有操作的空间。一旦有了操作空间,汉部无论是被敌视还是受欢迎,总该是“存在”被接受,那个时候就看该做出什么选择。

  纪昌已经听取了刘彦的盘算,对于刘彦有这样的“舍得”是震惊外加行为的态度。

  就是啊,身为君主,不一定要有绝世的才能,只要懂得用人,必要的时候肯舍去什么,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君主!

  纪昌满脸微笑地问:“君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干涉即将爆发的北疆战事?”

  “北疆战事?”刘彦不敢言干涉,他们的实力还太弱小:“不过是见缝插针,期望能够获取好处罢了。”

  海盐晒法其实早就有了,甚至还略略有些古老,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十分的盛行。到了两汉时期出现盐铁法,晒海盐其实依然十分的盛行,只是被限制在官府的掌控之中。这里的掌握指的不是海盐的晒法,是贩售盐的渠道,以及取得食盐贩卖的许可。

  现在(公元340)的人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将海盐晒法给遗失了,导致在用盐上面非常紧张,刘彦就亲眼看过拿石头增加咸味的做法,甚至有一种从动物皮毛上增加咸味的煮食法,稍微一看就觉得非常不健康,但是为了增加咸味那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谁让没有盐巴呢?

  后赵有自己的盐场,但是规模上只能说是小得可怜。盐场不是设立在海边,是位于西北的几处盐湖,使用的是天然晒盐的方法。然后,规模小,产量小,权贵当然是无所谓,但平民呢?

  “君上,只怕……不会那么简单。”纪昌喜欢上了文士服,就是晋国那边十分流行的宽松大袖衣裳。他这样的穿着站在海边,海风吹来衣服猎猎作响,袖子更是一直在飘:“胡人喜欢不劳而获,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自己建造盐场,只会不断从我们这里索取。”

  是啊,有些人可以拒绝,有些人却是无法拒绝,其中就包括那些所谓的王子,然后还有几个重臣。

  刘彦抛出去了兵器和食盐,兵器不会是主要的产品,只有食盐才会是主要产品。

  兵器为什么不会是主要产品?挺简单的事情,谁都知道一点,制作兵器需要铁矿,有了原材料才有兵器的出产,那么矿石来源就会成为问题。

  或许会有人想要从汉部这里知道哪有铁矿,可是他们注定找不到,找到了也不会属于某个家族,是会被朝廷接管。没人会耗费大力气去干不会有好处的事情,抢不如勒索或是购买。

  食盐不会有太多的问题,他们或是自己搞盐场,甚至都不用去建造盐场,只需要能够从汉部这里获得稳定的食盐供应,他们完全可以作为中间商获取大量的好处。

  刘彦和纪昌在哪?这里现在根本没有名字,后世的话……刘彦大概记得是叫黄岛区,是半岛中的半岛“钳子”区域,上下都有两个湾地,上湾地属于多山区,下湾地地势平坦。

  汉部会在这边地区建造坞堡,将上下两个湾地牢牢地把控起来,使之可以成为开发起来的领地。

  纪昌现在就是指着地势平坦的下湾地,满怀期盼地说:“一些农夫实力查看过,那边可以开发出一千五百亩以上的良田。”

  要是开发农田的话,不会只是下湾地,其实与黄岛区隔了一道海沟的对面,也就是后世青岛市的地区,那边才是最好的开发地,已经将那边纳入到开发的计划之中,前提是稳定下来,是真的要稳定下来……真正意义的稳定!

  正要向开发农业的话,有大片的荒地可以开垦起来,但是开垦起来之后呢?等待有敌军开来,然后再次被战火毁灭吗?

  “君上,两个湾地可以容纳下三万人绰绰有余,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口。”纪昌看着远处正在忙碌的人群,用着满是感慨的语气:“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讲,人口过多是负担,但是对于君上来讲,有人才有……”,未来两个字,他没有说出去,那个并未被限制自由的鲜卑公主来了。

  说起来,刘彦放两个拓跋鲜卑的人离开已经将近两个月了,拓跋秀却好像是被代国遗弃了那样,两个月都过去了还有没有半个拓跋鲜卑过来联系。

  “听闻你过一段时间要去东莱郡?”拓跋秀看去清减了许多,她也早就不穿羊皮袄,换上了类似于武士的劲装:“可不可以带上我?”

  以前刘彦倒是误解了,拓跋秀没再穿那种肿胖的羊皮装之后,这妞看去倒是很********还有腰,不全然是腰粗屁股大,说句真实的就是身材太好了。不过,有一点没变,她脸上那雀斑一直都有,但好像不再被风沙肆意刮之后,皮肤也在变好。

  “带上你,然后你在半路上逃跑?”刘彦对于大变样的拓跋秀也就是那个样子,要不是纪昌有一些建议,他好歹是一部之长,想要解决生理上的问题,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像是贴身侍女向依就是一个很好的暖床对象。唔……,向依也的确是暖了床。

  “你之前将营寨拆了,现在又换了个新的驻扎地,我的人可能联络不上我。”拓跋秀不再多余的�嗦,直接说道:“你如果想要利用我达到什么目的,至少让我跟部民可以联系上。”

  刘彦指向了正在大建设的区域,说道:“你说的当然可以,但首先前提是等我忙碌完这些。”

  拓跋秀也在看忙碌的场地,看到的是带着十足热情在劳动的人群。她现在其实已经发觉到刘彦的不同,是对待晋人身上的不同,没有将晋人当做奴隶,这点令她产生了一些想法。当然了,有什么想法,前提是都需要先与自己的部民取得联系。

  “我这边有一些消息,听不听?”刘彦没有过多的矫情,直接说道:“石虎的儿子石斌正在召集人手组建大军,欲要北上用兵……”

  话都还没有听完,拓跋秀脸色一变,前些年石赵已经与鲜卑打过一次,最强的慕容鲜卑败了,连带段氏鲜卑和拓跋鲜卑也搞得元气大伤。她所担心的是,代国与塞北的刘虎水火不容,眼见代国与塞北的战争马上就要爆发,这个时候石斌再出兵北方,稍微想想都知道石斌是要干什么。

  “看来你是猜到的啊?”刘彦用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语气说:“石斌没有掩饰自己要干什么,他就是要先攻击段氏鲜卑,然后进军代郡。不用我多说了吧?”

  当然了,刘彦现在还不知道姚戈仲让汉部出兵听命的事情,要不肯定就幸灾乐祸不起来。

  “我的部众……”拓跋秀好像是快哭了:“我的部众会被充公,那就是我的人为什么没有回来……”

  刘彦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那是鲜卑一族的特色,公主什么的完全就没什么关系,可以说很不值钱,没了就没了,但是爆发战争之后部众却是一定会被整合,好用于战争。

  拓跋秀红着眼睛,抿了抿嘴,问:“我是不是对你已经没有价值了?”

  刘彦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啊,是很严肃的在思考。站在他旁边的纪昌却是笑了,笑得有些奸计得逞的模样。

  …………

  《带着成都回三国》:别人穿越时带手机,带电脑,还有带坦克飞机的,在刘鑫看来都弱爆了。因为,刘鑫穿越时,带着的是整个成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