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自掘坟墓?

席卷天下 +A -A

  张石并不知道刘彦为什么要选择冉闵,在后赵朝廷的官员中,冉闵绝对不是风头最劲的一个,亦不是最有身份地位的一个。

  在后赵这个朝廷中,羯人身份才是“高贵”的前提,许许多多的要害职位都是由羯人来担任,哪怕是那个羯人除了血统没有其它的才能。

  羯人作为“国族”他们没有才能可以占据高位,有了才能更是会被大用。只要有了官职和身份,想要人才效力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那么在张石来看冉闵就真的不具备耗费巨大代价拉拢的价值。

  很简单的事情,要说是刘彦想要选择晋人出身的人作为靠山,李农在地位上或许不会比冉闵高,但李农与许多的人都能搭上话,再则李农看起来也好像比较容易“喂饱”的模样。

  是的,在张石的感官中,冉闵有些过于贪婪了,不是指什么,目前只要是能当官又有身份地位,谁都会贪婪。张石所谓的贪婪是,他觉得冉闵好像所谋甚大?当然,那也只是张石的感觉罢了,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接触了蒋干,不代表事情就那么定下来,张石还需要与相当多的家族进行接触,完全就是一种虽然身为肥肉,却能选择被谁叼走的态度。

  “是有些大张旗鼓,但那是军上的吩咐。”张石心中的压力其实很大,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无法应付局面:“真希望……能够招揽到可以用的人才啊!”

  套用一句后世的用语,张石是有想要招揽人才,但“然并卯”,真正有才能的人根本不会搭理一个看似地方的胡人部落。

  “属下不明白……”王聪一脸的迷惑:“其余人都是选择食盐,为何修成侯碰了兵器?”

  说的是,哪怕是想要占便宜代为销售,目前也就只有冉闵提出代销兵器,而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担保,也没有谈货到付款,该是多少款项之类的事宜,令人不得不迷惑到底是几个意思。

  “在下倒是有点知道君上为什么会选择修成侯了。”张石按照自己的理解,说道:“修成侯义子的身份是其一,其二是晋人出身,最为重要却是修成侯……有欲望,一种君上喜于乐见的欲望。”

  王聪明显感到困惑,那些却不是他这种小人物有资格去干涉,只得说道:“襄平县公那边……”

  “时辰是快到了。”张石抬头看一下天色,说道:“那便过去罢。”

  襄平县公说的是姚戈仲,当然不会是由姚戈仲自己亲自见张石,张石远没有重要到这种份上。就好像冉闵虽然期盼汉部能为自己所用,可是冉闵根本不会亲自出面借鉴张石一样。

  代表姚戈仲出现的是一个白种人胖子,不是羯人,是一个西域胡,应该是�羌和西域的混血杂胡?

  对了,�羌其实不能算是羌人的一支,但目前讲究民族的年代,姚戈仲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可是西北区域的羌人大统领,只要能与羌人沾点边的都划拉进自己的阵营。

  “……要求不高,一次性300把兵器,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马信远就是他的名字,他带着看似憨厚的笑容:“尔后,固定的兵器和食盐交易,我们要占贵部的三成,每次财货两清。”

  还真的是有些宽宏大量了啊,姚家展现了自己的气度,根本就不计较姚伊买与汉部的征战过往,直接就是向着利益看齐。

  “襄平县公的意思?”张石陪着小心,他可以和蒋干那种人物扯皮,也能向蒋干展现风度,对于马信远这样的杂胡却是不能。

  他们见面的地方是襄国有名的酒肆,消费高,但是什么都有提供,就是环境显得略微吵杂。只因为什么雅间之类的只提供给高官或是“国族”,其余人再有钱也只能是选择分隔的大堂餐位。

  马信远在啃牛肉,啃得满嘴的油腻。他都懒得回答张石。什么叫是不是姚戈仲的意思?哪怕真的是姚戈肿的意思,尽管汉部表现出了不简单的一面,有了给人拉拢和利用的价值,但到了姚戈仲这个级别,除非是王子的级别,不然谁够胆子问是不是姚戈仲本人的意见。

  “别跟我讨价还价。”马信远适当地露出了不耐烦的态度,放下手里没有啃完的牛肉,拿起杯子大口灌了几口葡萄酿,用着衣袖抹了抹嘴,才说:“那是一个你们必须接受的条件。”

  张石陪着笑了笑,说道:“我会禀告我家主人。”

  “刘彦要是聪明会答应的。”马信远挺了挺肚子,似乎还打了个饱嗝,脸上适当地出现了不屑:“另外有一件事情,贵部首领要是足够聪明,选出五百精锐和一千五百的正卒,等待我家公子前去接收,他们会被带去北疆,参与对段氏鲜卑或者拓跋鲜卑的战争。”

  这一下张石连伪装都做不下去,先是错愕,然后是震惊。

  贸易归于贸易,但是出兵接受指挥就是完完全全的投靠,意义上存在巨大的区别。要是汉部出兵听懂姚家子弟的指挥,立刻就会被划入到姚家阵营,到时候可能会减少无数的麻烦,但新的麻烦必定是会出现。

  张石在思索,他要是情报没有错误,冉闵是归于石鉴一方,姚戈仲是归于谁?好像也没有特别归于谁,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忠诚于石虎?

  “大惊小怪!”马信远的不屑根本就没有掩饰:“燕公受命征讨不服,眼巴巴想要效力的人多的是。那是我家公子见贵部的部族武装不错,打算让他们露露脸。”

  张石立刻就回过神来了,他心想:“难怪姚家那么轻易就将交战的事情揭过。”

  出兵效力什么的,张石当然不敢答应,马信远却好像是吃定了汉部一样,两人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闲事。最后,是以马信远拿着张石奉上的好处,乐呵呵地走了。

  “原来……姚家是站到了石斌那一边?”王聪略略迷惑地说:“可是,看着不像啊?”

  张石没有多说什么,胡人做事看的是利益,随时都能改变主张。

  接下来好像是到了什么高峰期一样,之前对张石爱理不理的那些家族都有了动作,或是谈利益,收贿赂,讲交情什么都有,就是对食盐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连王子都将目光转过来了……”张石苦笑连连:“事情……完全失控了啊!”

  对的,就是失控了,就好像是汉部成了一颗石子丢进了湖面,然后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大鱼小鱼开始都跃出了水面。

  张石觉得自己效忠的那位好像有点玩脱了,没有低估稳定兵器供应的威力,但好像对食盐的重视有些不足。

  对的,食盐啊,人绝对不能没有吃盐,那会产生各种疾病,同时也会使得人的机能产生不健康的状态。

  肯定是有人从柜县获得了汉部出产的食盐,粗糙一些的不用多说了,但是谁见过像细沙一般雪白的食盐?

  粗糙的盐巴肯定是主流,盐巴的利益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毕竟整个后赵出产盐的地方真的不多,可不是有海岸线就等于有盐巴出产,导致除了一些人家比较讲究是真的吃盐巴,更多的家庭是用有咸味的东西来进行代替。

  “事态……已经不是我所能控制。”张石的小心肝在哆嗦,他抖着嘴唇对王聪说:“你做好准备,明日就回去面见君上,将事态完完整整地禀告君上。”

  王聪大约明白是什么事态,十分慎重地行礼:“管事放心,聪必定原原本本汇报予君上!”

  ……

  下周一起,更新三章,时间分别是早晨7:30,中午14:30,晚上19:30。如果没有特别的通知,更新时段就不会改变。请亲们推荐票给点力。

  PS:推荐一书《明末开封一秀才》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为何?他是穿越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