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皆饵,愿者上钩

席卷天下 +A -A

  张石是在一间小筑见到的蒋干,蒋干给他的第一眼印象就是个武人,也就是……有着十足的锐气。

  “汉部有自己的冶炼技术?”蒋干穿的亦是一种束身装,与之汉部有区别的是,他身上的款式比较花俏。他看着屈膝跪坐在正对面的张石,又说:“还有晒盐的秘法?”

  小筑的环境很清幽,有青竹与流水,看布局该是经过高手的布置,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变成了一处踏青所在。

  张石根本不想回答,一张口就问那种话,可以想象接下来会谈到什么,他都有种要站起来离去的冲动。

  胡人想要什么就是抢,冉闵的幕府以晋人居多,但别奢望能够有多么文明,想要什么东西也就是“抢”一个字。

  蒋干见张石不吭声,“呵呵”笑了几声:“汉部的首领想获得什么?”

  张石总算将视线转到了蒋干身上,说道:“我家主上希望在朝中有靠山……”,他微微皱眉,低叹了一声:“将军一来便问冶炼与晒盐,贵家主上想来不会是一个好的靠山。”

  蒋干也不生气,他说:“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

  张石点头:“我家主上既然拿出货物交易,却是没有想要隐瞒有冶炼和晒盐的秘法。”他见蒋干脸上出现笑容,自己也笑了起来,而后说:“只是敬献给谁,不是敬献?”

  晒盐之法或许还有点用,但是冶炼技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有点鸡肋了。冶炼技术朝廷就有,官员想要冶炼之法简单得很,但有了冶炼之法还要有工匠和固定的矿石来源。

  对于很多人来讲,工匠不难获得也不难培养,难的是固定的矿石来源,那根本就不是单一一个家族所能掌控的东西,很多时候哪个家族意图控制一个矿脉,那离灭族也不远了。

  冉闵真正想要的是汉部的完全投靠,让汉部的生产力成为他的生产力,也就是说刘彦这个人可有可无,但矿石渠道和那些工匠什么的会捏在手里。

  知道汉部有出产兵器和食盐的势力多么?只要是有去探听,想要知道并不困难,毕竟刘彦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隐瞒。冉闵这股不会是第一个伸手的势力,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想要卖出货物,换取自己需要的资源,还想要保密?这是什么逻辑?小打小闹无法满足刘彦的胃口,那就是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隐瞒的原因。再则,是会有一些势力动心,但那也正是他所希望发生的,借此与那些动心的势力接触,各取所需。

  蒋干听张石那么说反而沉默了。

  对啊,汉部可以献出来,但是献给谁不是献?

  “汉部首领想要得到什么?”蒋干又问了一次。

  “我家主上的价码是,200战刀或战剑换取长广郡郡守一职。”张石顿了顿,抿了一小口的酒水,又说:“每季可以敬献一千斤的食盐,寻求在朝中有事了,可以有帮口的靠山。”

  蒋干蹙着眉头:“兵器呢?”

  “除食盐,兵器不在敬献之列。”张石非常认真地说:“除了一千斤的食盐是敬献,想要更多只能是交易。”

  蒋干眯着眼睛看张石,略略有些不怀好意:“也就是说,汉部并不打算投靠修成侯?”

  “投靠?修成侯敢接受我家主上的投靠吗?”张石带着一丝的荒谬:“贵方有打探我们的消息,想必该知道一点,青州那边不过是我家主上的产业之一。莫非以为,我家主上在青州那边是全部的力量?”

  可以理解为,刘彦压根就不是后赵这边的人,在某个地方有着自己的部落。至于部落是在哪,猜去啊!

  没人会真的以为刘彦的实力就表现出来的那么点,要知道刘彦前前后后已经拿出了至少一千二百可以称作精锐的部队。

  精锐之所以是精锐,那就不是一种可以随随便便训练出来的部队。能够拿出一千二百精锐,哪怕那已经是刘彦的全部精锐,背后怎么也该有两三万水平差一些的士兵。这样一来,可以有两三万士兵,那部落的规模怎么也有个十来万吧?

  按照冉闵幕府的一众人猜测,刘彦的来路绝对不会简单到哪去,不可能是塞北,该是在辽东那片区域,刘彦应该也不是什么真名字。

  辽东那边有什么势力吗?还算是蛮多的。最强的有慕容鲜卑,然后是段氏鲜卑、高句丽、扶余等小部族或国家。

  因为刘彦是刚刚进入各个家族势力视野不久,短时间内压根不可能收集到太过详细的情报,那么也就只能是依借有限的情报再加上足够丰富的想象力,来努力地减小范围,最后再进行确认。

  知道冉闵那些智囊们最后得出的是什么结论吗?他们认为刘彦不会是鲜卑或是晋国掺的沙子,排除了有实力无动机的那些强国,诡异地得出刘彦是高句丽那边的人!

  还真的是有点事实依据啊!高句丽接收了相当多的晋人逃民,然后高句丽在文化上其实是高度的汉化,冉闵的智囊们还拿出了“证据”,刘彦的部队作战风格酷似晋军,但比晋军坚韧不是一点半点,刘彦的部队战袍和甲胄风格完全就是“汉军”风格,恰巧高句丽那边也维持着“汉军”的风格。

  当然,知道了不代表要说出来,蒋干表现出要吞并汉部为己所用,不过又是一次试探,见张石那么淡定,基本更加坚定汉部就是高句丽那边的“棋子”。

  “……是啊,朝廷前年与慕容鲜卑战了一场,战而胜之。”蒋干自己将话题扯到了对鲜卑的战事上,他带着笑意说:“鲜卑南下被当头棒喝,已经掉转兵锋,似乎是……将目光转向了扶余和娄挹、�貊……”他眼睛盯着张石看,故意拖了一下尾音,才说:“当然还有高句丽。”

  张石内心是千回路转,适当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举起酒盏抿了一下。他的一连串动作就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也真的是要进行掩饰,但实在也不是那么清楚自己效忠的对象到底是来自哪。

  “想要修成侯出力,每季一千斤的食盐太少。”蒋干自以为计谋得逞,开价:“每月一千斤,再有二十柄战剑。”

  “多了……”张石的语气不是那么坚定:“每季度两千斤,兵器……可以二十柄。”

  “不!就在下说的那个数目。另外,贵方还需要将出产的兵器留下部分自用,其余贩售于修成侯。除青州之外……”蒋干一副吃定你们的表情:“其余地方的食盐也由修成侯代为转售。”

  “容禀。”张石艰难地开口:“若是修成侯能够说服姚家、李家、鲁家、杜家、徐家、尹家……我们自然无意见。”

  蒋干立刻翻脸:“什么意思!?”

  “我家主上并未做刻意隐瞒,不止修成侯知晓我主的事。”张石苦笑着说:“既然修成侯来了,想必……其他家族也不会放弃吧?”

  蒋干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差,心想:“的确……是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