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谋求人口

席卷天下 +A -A

  汉部需要人口,大量的人口,能够亲自出去截留流民的机会就那么几次,再多却是不会有。大部分的晋人不是在结寨自保,便是成为了胡人的奴隶,想要获得人口去动那些坞堡明显不合适,唯有从胡人那边交易晋人奴隶了。

  中原和北方的晋人数量不少,但谁也没有一个正确的数字,刘彦的胃口不大,只要治下能够有二三十万的人口,他就有把握在未来的五年将半岛发展起来,随后就该是在后赵诸王子的内战中寻找到更大的机会。

  是的,尽管刘彦对“五胡乱华”的历史真的不是太熟悉,但关于后赵因为争权夺位爆发内战还是知道的。他知道自己有数年的时间来累积实力,一切就看到时候有多大的力量,能在那一次的动荡中做到什么地步。

  与连城伯的交易进行得不是那么顺利,胡人的警觉性太高,汉部又没有足够多的骑兵,双方第一次的交易是二十柄战剑换取了两百四十头牛。

  “这股胡人部落到算是聪明,没有在牛上面下手脚。”纪昌说的是牛大多健壮,公牛和母牛的分配也算是合适。他比较轻松地说:“再交易几次,该支部落就会失去警惕,介时君上想灭……易如反掌。”

  刘彦已经派出了斥候去纪昌选定的位置侦查,他们回去之后就会立即将计划付之行动,按照坞堡的规模先建立一个框架。

  “确实,按照坞堡的规模是略小……”纪昌不是那么懂得建城:“只是……君上?我们与之交战的叫姚伊买,听闻此人乃是姚弋仲之子。”

  姚弋仲何人也?纪昌深怕刘彦搞不懂状况,非常详细地介绍了一下姚弋仲的身份。

  当然,纪昌其实也不知道姚弋仲的过往,但是光在后赵能持节,官拜十郡六夷大都督,武职是冠军大将军,听名头可就真的是够唬人的了!

  刘彦当然担忧,所以就等待着纪昌可以给出什么好建议来。

  “此战结束,回转之后还请君上派人前去东莱郡。”纪昌嘴角带着笑意:“东莱书院该是知晓君上此战得胜,即便是为了后路……也该派人前来为君上效力。”

  东莱书院啊?刘彦还是比较期待,可他真的不认为东莱书院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帮助。这个年头太奇怪了,越是有名气的大儒越不愿意给晋人效力,对于胡人的招揽反而是趋之若鹜。

  “这个……”纪昌不见任何的尴尬,实话实说:“胡人遍布中原,晋室南迁。中原未见有大英雄、大豪杰,与胡人之争皆是失败……。”

  就是说,大儒们并不认为除了胡人之外,谁能够在中原站稳脚跟。有太多太多失败的例子,死的人也着实是太多太多,一次、两次、三次,竟然没有人敢去为除了胡人之外的势力出谋划策。

  刘彦沉默了,他并不是真的了解这一段历史,这段历史在后世的民族大团结需要的前提下一直被淡化,没人能够真的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大儒认为,该教化胡人,使之胡人成为‘华夏’。”纪昌一脸的嘲讽:“先前或许是对的,可是景侯(张宾)谥后,大变样了。”

  张宾啊?辅助石勒建立后赵的一个谋士,被称为“算无遗策、机无虚发。他尽管是辅佐石勒的第一谋士,尽管受石勒和群臣敬重,可生前也就那个样,等死了才被追谥号为景侯,追封为“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堪堪配享丞相同等待遇。

  看吧,第一谋士,石勒能够建国仰仗于张宾的出谋划策,可是生前与奴隶无二般,死了才有哀荣,然而却是堪堪与丞相同等的待遇。就是这样还有无数的儒生羡慕,然后以张宾为例子,开始了儒生大肆投奔胡人的潮流,甘当在胡人看来是条狗,晋人看来是叛逆或奸佞的角色。说,到底贱不贱?

  “你的意思是,东莱书院不会派来能人相助于我?”刘彦眼睛眯了一下:“投奔胡人争先恐后……”,后面的话没有说,那是他觉得应该尊重同为儒生的纪昌,毕竟纪昌对于他来讲已经显示重要性。

  “却要看东莱书院怎样看待君上。”纪昌说的是刘彦的身份:“君上如能在朝廷谋得一官半职,东莱书院该会下注。君上的地位越高,东莱书院派来的人能力就越大?”

  刘彦可没有犯傻到问“比你怎么样”之类的话,他眯着眼睛:“这么看来,东莱书院却是一个为虎作伥的窝啊!?”

  还真的能够那么理解,一个看官职派人辅佐的书院,官职只能是后赵的官职,又还能是哪,难道是晋国啊!?

  对于这样的书院,刘彦开始产生了恶意,思考着东莱书院要是不给面子,哪天就该全部抓起来,该杀就杀,反正就是一帮为了权势地位不顾民族同袍的垃圾。

  当然,刘彦可不会将那些话讲出去,现今年头的民族和国家观念都非常稀薄,大多数有的就是优先家族,认为光宗耀祖才是重要,至于什么民族和国家……呵呵。

  对于会不会被后赵朝廷认为是大威胁,刘彦会有自己的行动,他十分清楚没有什么是黄金解决不了的。如果一锭黄金无法解决,那就两锭,或者更多!

  在营地留下五十人一个屯,大部队踏上了归途,他们会先返回原先的安置地,将在岛上的人接出来大部分,随后前去将要建立坞堡的地方。

  西塞柏辽等人一直在关注此战的胜败,姚伊买和丘林次符无率军撤退之后,胜败已经非常明显,毫无疑问是汉部以寡击众获得此战的胜利。

  对于汉部的胜利,柜县之中有人欢喜有人忧,喜的自然是亲近汉部的那些家族,愁的就该是那些在汉部拔寨离去后有异动的人。

  刘彦回到安置地,命吕泰亲率本部前去柜县。

  吕泰的本部还在前去柜县的路途中,柜县那边的一些家族该跑路的立刻跑路,他们并不觉得汉部首领刘彦会是一个仁慈的人。

  当前年头也不会有什么仁慈的人,归顺再背叛,身死族灭才会是唯一的下场。

  急于表现的西骞柏辽和苏乐完我等等一些家族,他们主动拦截了那些要逃跑的家族,双方爆发血战的时候,吕泰带兵出现了。那些想要逃的家族或是在抵抗中被杀戮,或是投降之后男丁全部被砍了脑袋,只余女眷。

  “吕曲长,却不知道主上有什么指示?”西骞柏辽比较迫切的想要表现一番,他十分清楚汉部撑过了这一次,除非是过于刺激朝廷,不然朝廷就该是以安抚为主了。

  吕泰从来就没有太多的脸部表情:“却是要告知西骞族长,君上要你主持奴隶购进一事。日后,由你向周边购买奴隶。”

  西骞柏辽是一脸的惊喜。他也绝对有惊喜的理由,只有这样才算真正地进入汉部的圈子,更别说在经手期间可以赚取一定的差价什么的。

  “另外……”吕泰依然是一副的死人脸:“君上交代,柜县各家族按照丁口,选出优秀子弟,为君上效力。”

  “自然!自然!”西骞柏辽的大儿子早就在汉部了,可惜的是这次没有随军出战,是被安排在了某个岛上。他寻思了一下,问道:“却不知道主上可要谋得长广郡郡守一职?”

  “已经有人在做。”吕泰不愿多讲,又是交代了一些什么,拱手:“如此,告辞了。”

  西骞柏辽十分热情地亲自将吕泰送走,他看着吕泰远去的背影,寻思着等待刘彦成为长广郡的郡守,西骞家抱上了这么一根大粗腿又该得到什么样的发展。

  而似乎……西骞柏辽好像比较笃定刘彦能谋得郡守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