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欲望产生动力

席卷天下 +A -A

  既然是打算将现有营地转为哨岗一般的存在,工事建设自然是不能停顿,反而是要更有计划地来进行修建。

  因为是哨岗的作用,空间肯定是不需要太大,但要求绝对是要牢固。兵堡的话,刘彦倒是有不少的方案,不过他很清楚因为“时代”的不同,说的方案并不一定管用。

  对于怎么去修建一个类似于兵堡之类的存在,刘彦与能说得上话的人稍微沟通,纪昌给了一个很好的建议,认为一些本来为各家族长的人有着充足的经验,其中就有李匡。

  除了李匡之外,司宏壮、谢子瑜、钟兴这三个人被纪昌给挑了出来。他们有一段类似的经历,都是在上一波胡人(尔荣)清扫长广郡地方豪强、大族的时候倒的霉,自己被胡人抓去差点做成了肉脯,家破人亡之余还有亲戚幸存都算是幸运。

  “一些人还是需要用起来。”刘彦并不是太担忧那些原本为一家之长的人能搞出什么动静,他说:“有功劳亦是可以适当地进行提拔。”

  现在这个年代难啊,想要找个识字的人都不容易,有一些特殊专业的人才更难找。要是因为担忧谁谁谁曾经是什么人而不敢任用,刘彦就干脆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干好了。

  一个集体总是需要进行分工,作为领导者哀叹手下可以用的人少证明发展进入了高峰期,只有停滞发展的势力才不会显得人手窘迫。

  刘彦让李匡、司宏壮、谢子瑜、钟正兴各自复杂一个方向,开始对兵堡……好吧,还真的就是兵堡,开始了更进一步的建设。

  兵堡预定的留守人数为一个屯,也就是五十人,将会建立一个主建筑物,留下一个校场,需要的仓库和另外一些设施。考虑到还需要带有驿站的用途,占地也就超过了两亩,却是需要建立起至少一道的夯土墙。

  后面,李匡等人给出了更专业的意见,必定是要有地窖,也必须要有连接外面的地道,防止被合围的时候无法将消息传递出去。

  刘彦很乐意接受正确的意见,将众人的建议记录下来,先开工一些现在能够做到的,等待战事完全平息再来弄后面那些,忙碌其它的事情去了。

  马上又有新的行动,有功之士也该进行赏赐和提拔,算整体军功,亦是要算上斩获,也算是适当地鼓舞了一下士气。

  按照首级斩获记功不是那么靠谱,刘彦就亲眼看到不少人是战后在割首级,不过谁又会那么较真?只要能够拿到敌人的脑袋来报功,必要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不了。

  对那一批敢战之士进行赏赐,待遇完全从优。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成为军队基层军官的种子,个别一些表现突出的人当众提拔,再由刘彦亲口勉励上几句,一系列下来,用于作战和没有积极性的人,很快就区分了出来。

  “或许可以借鉴先秦的军旅之策。”纪昌手里捧着一碗热腾腾的肉汤,缕缕的白烟飘着,让那张消瘦的脸有些迷幻:“耕战之策。”

  刘彦马上就听进去了!

  先秦的耕战之策确实合适乱世争锋,只是那有一个前提,没有这个前提进行不下去。而这个前提是汉部目前所没有的。

  “先将半岛拿下!”刘彦也捧着一碗肉汤,碗里的肉绝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多。他一脸的思索:“拿下半岛,耗费再大,也该建立一套防御体系。”

  对的,刘彦发狠起来,建造一道“长城”将半岛圈起来都肯干,只是他自己也清楚那样做很傻?但……再傻,到了真的需要的时候,也是需要干啊!

  真的要在半岛建造“长城”的话,总长度可是超过一百公里,结果是刘彦稍微那么一提,纪昌听了脸彻底的僵住。

  “君上……”纪昌没办法不僵住脸庞:“数百里的城防,似乎……”,不是似乎,是压根就造不起来吧?也不想想之前各个战国造长城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又是造了多少年。

  耕战之策需要的前提就是土地,恰恰汉部现在就是没有一块可以安全耕作的土地,让刘彦连建“长城”的念头都出现了。

  刘彦很尴尬啊,他也就是稍微一提罢了。为了减少尴尬,他将手指向了远处在游荡的胡人:“这些家伙,在外面终日游荡。”

  纪昌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也是将视线转移过去。

  汉部营地外面的人自然是流连不去的连城伯所部,在所有胡人都离去之后,只有他们还坚持游弋着,可见连城伯是一个多么不愿意吃亏的人。

  “胡骑……”纪昌苦笑:“那股胡人骑兵不好解决。”

  他们已经试过派出诱饵,也试过设立陷阱,但连城伯显然也不傻,结果双方你来我往了数天,似乎也就这样了。

  “是个威胁。”刘彦不止一次遭遇过这样的胡人:“他们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发动袭击,有这股二百来人的马队,我们受到的限制太大。”

  哪怕是有百般计谋,面对一伙怎么诱~惑都没有用,只是远远地盯着的马队,怎么使出来?

  “君上,明天便是出兵拿取计斤城的时间……”纪昌眼睛没有离开连城伯的马队,说道:“大部队离开,不知道他们是跟随,或是留下来觊觎营寨?”

  “那可就看部队带多少辎重了。”刘彦是瞬间会意,他觉得和纪昌是越来越有默契:“可惜没有号鼓旗帜,否则倒也能伪装一下。”

  “君上,现在却是不宜亮出旗号。”纪昌刹那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变得非常诡异:“等待,一直等待,君上总有亮出旗号的一天。”

  亮出旗号?那还真的就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干的事情,后赵朝廷可没崩溃,现在亮出旗号等同造反!

  刘彦其实还蛮期待自立旗号,他并不觉得那是造反。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是后赵的什么人,造的是什么反?

  再次出征的时日一到,一大清早营地就是一片的人声沸腾,他们需要先排队领取食物,基本就是几块烙饼加上一竹筒的热汤。

  阿三是军官,他们这些军官在烙饼上没有多,可是多了一块肉脯,哪怕是竹筒里面的肉也会比较多。

  像是普通士卒,烙饼虽然也是一样,但竹筒里面的汤就真的只是汤,连根菜叶子都别想有。

  更加高级的军官,例如徐正和吕泰,他俩现在可是有亲兵的大人物了,压根就不需要自己去领取食物,并且在食物上面绝对要比低一级的好上更多。

  军队是阶级最为严明的所在,刘彦一早就知道这个,他本来就有分待遇的想法,是在纪昌的帮助下完善起来,就那么执行了下去。

  他们现在也就只是在事物上能够分出待遇区别,等待有了更好的机会,不止是食物上面,住的、穿的、用的……等等相当多的地方肯定也是要分出一个等级。

  事实上就是这样,人与人总需要有区分待遇或是级别,要是永远都是一样的待遇,谁愿意去付出更多?只有付出了有回报,人才有更多的拼搏欲望!

  “咱们留下?”钟兴长相斯文,他看着即将开拔的部队,对着李匡说:“大部队离去,周遭有一支胡人马队,我们……任务不轻。”

  李匡自然也是在看准备出征的队伍,闻言点了点头:“君上与长史肯定有所计较,只是我们的身份还不足以知道那些。”

  两人长久沉默观看,可以从他们的眼眸里看到一种渴望,一种想要往上爬的欲望!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