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喘息之机?

席卷天下 +A -A

  劳烦要贬的时候,能不能举个什么例子,别那么是是而非?有过改之,无过勉之,但纯净水就别怪荣誉删了。特别感谢lifox给出的良好意见。

  ……

  雨势一直在持续的下,有时候是磅礴大雨,有时则是细雨蒙蒙,纪昌专门派人到上游查探,上游那边已经在形成洼地,最为担忧的有人筑坝水攻却是没发现。

  连续大雨之下,很多地方都形成了洼地,个别低洼的地方甚至形成了临时的水塘,有经验的告诉刘彦,大概是需要到了正夏的时候水才会完全的蒸发掉。

  “往年的时候,那些放牧的部落会在驱赶牛、羊、马前来,今年……”李匡保持着恭敬,语速比较慢:“有君上大军在此,他们哪敢再来?”

  刘彦知道李匡的名字是因为阿香,但是刘彦可没有想要插手这对夫妻私事。他接见李匡,一是因为李匡作战骁勇,二来是因为李匡是当地人,了解当地的气候,亦是知道往年当下时节会发生什么事。

  要说起来,他们待的地方其实是处于半岛的位置,算是胡人相对不乐意来的所在。

  半岛啊,按照刘彦的思考,他们会先谋取这个半岛,等待时机合适了就该是向外进行扩张。

  刘彦勉励了李匡几句,又特别说了一下阿香,在李匡一脸的感激中,让李匡离去。

  说起来,刘彦真的越来越像一个上位者了,懂得一有机会就收拢人心。他也明白只能是这样,部下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看似简单的慰问中培养起忠诚。他需要哪些晋人的忠诚,真的需要。

  “君上,我们虽然做好了万全准备,却有近四十来人染上了风寒。”纪昌看去并没有多么担心,说道:“小人已经将他们进行隔离,并按照君上的指示尽量保持卫生整洁。”

  风寒啊?在小小感冒就有可能要了小命的年代,发热发烧绝对不是什么小病。刘彦出征之前有准备斗笠和蓑衣,但并不是有了雨具就能绝对避免身上被雨水弄湿。

  不但是蓑衣和斗笠,更是准备了大量的生姜,连带药材也是有所准备。染上了风寒的士卒被隔离时,可以说是异常的惊恐。可是,随后看到刘彦亲去探望,还有医匠过去诊脉,又有药水,他们立刻是放松下来。

  也对,隔离什么的太可怕了,就好像是患上了什么绝症似得,哪怕原本是小病,也该因为内心的担忧变成大病,那是一种很科学的心理暗示。正是清楚心理暗示的可怕,刘彦才会亲自到场嘘寒问暖,又立刻让医匠过来。

  “我们有做好充分准备,胡人却是没有这等讲究。”纪昌在幸灾乐祸,他说:“却不知道淋了雨的胡人,会有多少人不是死在战场,是因病而亡?”

  现在,两个半的“京观”垒在了汉部的军营之外,那一颗颗有着各种狰狞表情的脑袋被水浸泡得更加恐怖,它们会警示那些实力弱小的胡人滚得远远的。

  有能力聚集起数万大军的胡人,汉部已经在正面战场击败了他们。

  按照纪昌的猜测,计斤城的胡人大军一败,先后被汉部战场斩杀近五千,那已经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要是算上失踪和溃逃的胡人,计斤城那边肯定无法再聚集第二次的大军。毕竟,胡人做事看利益,汉部给他们的印象明显是风险大于利益。

  雨大大小小连续地下了六天,除了一些极为不开眼的小武装还在汉部营地周边转悠,根本就没有出现成规模的敌军。

  等待第六天天气放晴,汉部营地边的两个半“京观”彻底是把那些胡人给惊到了。他们也的确是应该被惊到,一颗颗从发型一看就是各族人的脑袋垒在了一起,有两个半的人头堆,那么没有被汉部砍来垒成“京观”的脑袋又有多少?

  胡人一般还是非常多的识时务者,他们察觉到难以占什么便宜,近乎是野兽的直觉,便会立刻远离危险。结果是,本想来占便宜的胡人不断离去,在离去的途中个别的胡人武装还杀了起来。

  连城伯也是带人在汉部营地外游弋了几天的其中一支。他是一个极度记仇的人,觉得吃了亏就想要报复回去。

  姚伊买和丘林次符无带着人马溃退后,连城伯趁乱夺了一批战马和牛、羊,又捕了一批杂胡和奴隶晋人。他连对姚伊买和丘林次符无都敢那么干,对于直接干掉他们二百来人的汉部又怎么可能放过?

  汉部建了一个龟壳……至少在连城伯看来,那满是拒马和沟渠,再加上渐渐形成规模的一段又一段土墙,看上去就是龟壳。他们是想要报复不假,可是没有傻到直接冲进去的地步,大多只是用着仇恨的目光扫视汉部的营盘。

  天气放晴了啊,汉部却是没有挪动的迹象,甚至是趁着天气转好又开始建设起了防御工事。

  “君上,此处建设城寨,哪怕是战后亦是可以留下作为哨岗。”纪昌经过几天的修养,看去虽然还是像骷髅架子,可脸色真的红润了一些:“这里可以作为柜县与计斤县的中间连接点。”

  他们对于计斤城是志在必得,有了第一次胡人纠集着来找麻烦就会有第二次,那么汉部哪怕是不为占领地盘,也该是有一些卫星城池。

  其实纪昌很清楚一件事情,现在绝对不会是汉部扩张的好时机,毕竟朝廷(后赵)是连续在两次国战损失惨重,但要说失去了对国家的统治力则是未必。

  现在,对于汉部来说最应该做的不是扩张,是积累实力和进行必要的建设!

  “半个月后,我们前去取计斤城,随后……”纪昌盯着沙盘,指向了一个位置,说道:“君上,事后还请允许小人前去查看此处。”

  汉部需要一个更好的落脚地,建城虽说未必,可是总要建立类似于坞堡一样的防御工事。

  刘彦希望的是能够拱卫大陆上的那处城镇中心,给纪昌交代的是,哪怕是真的要建坞堡也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看沙盘,纪昌选择的建立坞堡位置就是在那处谷地的一侧,比之前选择的安置地的地势更好,还能够存有保卫谷地的作用。

  当然,建立坞堡的位置还需要勘探有无适合作为港口的海岸线,汉部在海外可是有两个岛屿,其中一个岛屿都已经确定要大力发展。

  事实上,纪昌已经从刘彦对谷地的重视发现了什么,可是他作为一个聪明人就知道一点,刘彦要是不提他也假装不知道谷地的重要性,但行动上还是要尽最大可能保卫谷地。

  刘彦却是有点回味过来了,纪昌说的是去“取”计斤城,那也就是说纪昌认为计斤城不会有反抗,不然就该是用“攻”或者“克”的字眼。

  要是拿下了计斤城,柜县、计斤和即将建立的坞堡,三个地方的位置也就成了掎角之势,那样只要在一些要道地点再设立一些岗哨,汉部就可以最大程度地利用掎角之势内的地盘。

  “田管事一直惦记着农耕……”纪昌说着自己轻笑起来:“确实,想要部众心安,没有什么比农耕更合适了。”

  刘彦也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他可以理解为纪昌认为接下来他们会迎来平稳的发展期,内心里也渴望真的该消停一下。然后,他是该带着人好好地种种田,也有个空档了解一下天下局势什么的。

  “君上,却要去书张石。”纪昌眼眸有些深邃:“有了这一战的胜利,民间胡人或许不会再来,朝廷那边……却是……”

  唔?!他们是将民间的部落、家族什么的给吓唬住了,可别将朝廷的大军给招惹过来,那可就真的舍本逐末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