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欺人太甚

席卷天下 +A -A

  连城伯看得那个叫睚眦欲裂,天空闪电有如银色飞舞那样,随后是连续数道炸响,他昂天狂吼,湿润的头发随着脑袋的晃动在甩。

  闪电是在当空闪烁,使人怀疑看到的银蛇会不会于下个瞬间劈到自己头上,那仿佛世界要崩裂一般的雷声亦是敲震着耳膜。

  刘彦当然看到了连城伯昂天狂啸的画面,他却是撇着嘴感到不屑。

  恨啊,悔啊,痛啊,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吗?想追上来捡便宜,便宜没捡到,落了个损失惨重,以为是在拍连续剧,为了增加画面感呢?昂天吼叫个什么鸡~巴玩意!

  连城伯自然也看到了汉部中唯一一个骑马的刘彦。他是带着极度仇恨的眼神在看刘彦,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能什么和什么的一大串。

  该怎么恨还怎么恨,但是别想连城伯上去拼命,他是带着剩余的部下,呼啸一声撤退了。

  “君上?”徐正脸上的表情很是高兴:“我军仅是二十余人受伤,无重伤、无阵亡。”

  刘彦一直对“古人”数字的不敏感一直很苦恼,二十再带个“余”,难道就差那么点功夫清算一下正确的数目?他是看着远去消失在雨幕的那些胡人骑兵,脸上略略带着思考。

  【一里附近再无追赶的敌军……,现在是回身再给胡人来一记狠的,还是罢手退回营地?】

  胡人刚刚遭受了一次突袭,应该还是在整顿的时候?在这种天气下,姚伊买想要重新收拢逃散的杂胡不会轻松。

  刘彦并不知道自己对战的主将是姚伊买。他是在思索一件事情,胡人遭受了一次袭击,他也率军撤退,那么胡人是不是处于松懈?

  “徐正。”

  “属下在!”

  “你可有胆子率军再去袭营?”

  徐正愣了一下,然后咬牙行礼并未吭声。

  “胡人刚刚被袭一次,我们做出撤退举动,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还会返身再去。”刘彦看似信心十足:“这一次袭击,会比第一次容易,或许……会直接决定此战的最终胜负。”

  深感压力的徐正一脸慎重:“属下愿往!”

  一旁的吕泰一直欲言又止,最后深呼吸一口气,请命道:“君上,属下亦愿往!”

  刘彦让徐正去做准备,留下了吕泰。

  作为汉部的首领,哪怕是之前不懂,后面一再被纪昌提醒,刘彦也该懂得作为首领应该有识人之明。

  徐正带兵灵活,脑子也比较灵活,喜欢冒险,亦是敢犯险,恰是适合多变的战场。

  吕泰为人略微死板,不说是没有灵活多变的脑子,但为人刻板和律己就不像是能够处理太复杂的东西。

  或许刘彦对两人的看法并不全对,但对于他来讲,至少徐正是已经有了带兵野战的考验,吕泰却是只有一次防御城寨的经验。

  “也好,你带三百部族武装,作为后队跟上。”刘彦才不会告诉吕泰真相,比如所谓的指挥部族武装是他自己在弄。他又慎重地说:“若是徐正突袭失败,你便是接应他们的后手。”

  吕泰看似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行礼应了声“诺!”,只有那双紧抱的手露出青筋才暴露他内心的紧张。

  安排妥当,刘彦自己也不会闲着,他需要知道周围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样一来就需要将之前布出去的侦查骑兵相对的调动一下。

  徐正带着晋人士兵走了,他们还带着刚刚得胜的高昂士气,有些雄赳赳气昂昂地向着胡人的营地进发了。

  吕泰所率的部族武装比较特别,他们还需要待在原地等一小会,至少是需要与徐正的部队拉开一些距离。事实上,吕泰并不知道一点,所谓的部族武装是被刘彦操控了一个“跟随”的选项,让他们跟着吕泰。

  没有人天生就是统帅,哪怕是有再好的教育,有再多的知识,缺少了实践也只能算是纸上谈兵。刘彦清楚自己不会是什么天才,至今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一是运气使然,再来就是因为谨慎。

  很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所能看到的地图视野,确认周边除了胡人营地有红点聚集,其余地方再无发现,刘彦对再一次的袭击充满了信心。当然,他却是没有发现一点,自己的那个营地周边冒着一支为数千人的骑兵,这支骑兵就是姚靖所率的羌族马队。

  对的,就是马队,并不是所有骑马的士兵都叫骑兵,严格的区分出来就是马队而已。不过吧,还都是习惯称呼骑马的士兵叫骑兵,姑且也就先那么称呼着。

  姚伊买还真的就没有想过退去的汉军会再次杀来,以至于外围爆发了战斗,是等待声音传过来才算是反应过来。

  “欺人太甚!”姚伊买暴怒,他也真的是应该怒,但怒完了就该接受现实:“杂胡收拢进行到一半,再次遭受袭击必定要再次离散,想要聚拢却是不易。”

  丘林次符无认可姚伊买的判断,说道:“汉部一再取胜,士气高涨。我想……还是严防死守?若是贼军进攻我们核心区域,尝试能否造成重创?”

  与之来时的信心满满相比,他们现在只感觉异常烦躁,行军作战是极度依赖士气的一件事情,士气高涨的时候可以将不能可能的事情做到可能,士气低落哪怕原本可以办到也会办不到。

  姚伊买听见了外面的歌声,他侧耳倾听,明确听到汉部是在吟唱《无衣》这个他知道的战歌,突然说道:“汉部不会是晋国掺的沙子。”

  丘林次符无其实也早就反应过来,汉部真的要是晋国那边掺的沙子,该是极力地进行掩盖,哪会是明目张胆。不过什么猜测都无所谓了,他们看着好像无法全灭汉部,就是造成重创也就是那么回事,他还是琢磨该怎么收藏吧。

  徐正率军袭击,轻易地杀进了原本就慌乱的杂胡之中,一片的腥风血雨再次上演。他其实是比较关注胡人的核心区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等待苦战,没想核心区域的胡人就是坚守。

  没有足够的视野,看不太清楚到底在发生什么,徐正也知道胡人的谨慎是应该的。他带着部下更加卖力地剿杀那些乱跑的杂胡,只觉得满心的畅快。

  后面,吕泰也率军突入,两股人也不靠近胡人的核心区域,摆明就是核心区域的胡人不出来就尽力清除杂胡,只要清扫光杂胡,那些所谓的大族才不愿意给自己造成损失,那样在后面的交战就会显得轻松非常多。

  厮杀持续的时间不短,杀到后面,雨势重新转小,但哪怕是可视距离恢复,核心区域的胡人也压根没有杀出来的迹象,徐正与吕泰短暂地协商,决定见好就收,却不知道姚伊买会不会让他们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