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可知穷寇莫追?

席卷天下 +A -A

  战场确实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偶然凑到了一起产生某些效应,文艺又笼统点的讲叫天时、地利、人和。其实也没有太过复杂的东西,无非就是局无常势,令人难以绝对掌控罢了。

  雨势是又开始变大了,刘彦与徐正、吕泰等人会合,两部合成一起,借着雨势开始后撤。

  汉部开始后撤,姚伊买的麻烦却刚刚开始,他不能在帐篷继续待下去,之前的计划失败,原本弃如草芥的杂胡突然变得有些珍贵,自然是需要趁敌军退了赶紧收拢安抚一番。

  刘彦率军后撤,脸上是充满了谨慎,大雨重新阻碍了视野,但他就是知道有一股敌军不远不近地跟着。

  吊在汉部后撤部队旁边的是连城伯带领的队伍。

  连城伯带人不多,也就是五百骑兵罢了。他不需要太靠近汉军,甚至都不需要看见汉军,只需听着那犹如阵阵闷雷的整齐脚步声就可以跟随。

  “首领……我们……”

  “嘘!”

  大雨的声音、雷声和马蹄声本来就干扰了听声辩位,再说话连城伯可就不那么好判断汉军位置了。他跟上汉军是受姚伊买指派吗?明显不是。不过是他想要看看能不能捡到什么便宜,并非是一定要拦截交战。

  五百左右的骑兵并不算一支小的力量,按照通常的判定,一名骑兵能够抵上至少三个步兵。要是汉部露出破绽,连城伯是绝对会挥军而上,哪怕不是全歼,仅仅是咬下一口,对于刚刚败了一场的姚伊买来讲,连城伯不但是帮忙赚了一些面子,多少也是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平时觉得威风凛凛的整齐迈步声,今日却是已经让刘彦连续两次苦恼。

  本来嘛,智商堪忧的系统士兵也就是打打阵地战,要不是今天气候特殊,真的无法造成有效的突袭。让他们放轻步伐,或是不那么整齐迈步?刘彦承认自己办不到。

  “我会命令一部分部族武装停下,你们也摆布好阵型。”刘彦看了一下身穿蓑衣手持长矛的部队,狞笑着说:“敌军是听声辩位,等下给他们来个惊喜!”

  徐正瞬间会意。

  的确,大雨对视野造成的遮掩度太大,需要离得足够近了才能发觉前面有什么,是能够利用起来,给予追击的敌军创造“惊喜”。

  没有太过复杂的过程,徐正与吕泰一层一层地传递下去,接近七百的敢战之士缓缓降慢速度,刘彦亦是在控制部族武装的速度,让晋人士兵的停顿不是显得那么的突兀。

  “我们这是要做什么?”阿三与众多袍泽一样,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倒不至于被雨扑打得眼睛都睁不开。

  李匡愣了一下,说道:“是要埋伏追击的敌军。”

  阿三其实不是在问李匡,他都不爱跟李匡说话。

  渐渐地,将近七百的晋人士兵和四百部族武装先后停了下来,晋人士兵再一次肩并肩将自己的长矛指向了前方,片刻之间形成了尖刺之林。部族武装的动作最为迅速,几乎是晋人士兵刚排好队形,他们就无缝地切进去,成了“依偎”晋人士兵长矛阵的最佳依靠。

  是的,发现不止是自己被勒令停止下来,有部族武装互在身侧,任何一个晋人士兵都清楚自己可不是被抛弃丢下断后,他们眼睛会时不时地偷瞄一眼部族武装,双手紧握着武器。

  大雨磅礴,可视距离应该是不到四五米,连城伯自然是看不到距离他们不足百米的地方在发生什么,他们是用不急不缓的速度驱马还在追赶。

  连城伯有足够的耐心,他亦是没有太强的患失患得心思,有机会就上,没有机会再等待也就是了。

  听着逐渐远去的整齐迈步声,连城伯虽然看不见太远的地方,眼睛还是会忍不住会跟着脚步声移动的方向在扫视。

  【有些奇怪啊!汉部那边的脚步声怎么越变越整齐了?】

  或许刘彦自己都忽视掉了一点,刚才是部族武装和晋人士兵一同小跑撤退,虽说整齐的脚步声会掩盖掉杂乱的那一部分,可是杂乱的脚步声还是会传出去。现在,晋人士兵停了下来,还在继续移动的是部族武装,声音必然是变得“纯粹”了许多。

  连城伯心里有疑惑,迟疑着是不是要谨慎一些什么的,而似乎是略略有点晚了?

  阿三已经屏住了呼吸,不用眼睛去看,只需用耳朵去听,可以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近。

  呼吸急促或者屏住呼吸的晋人士兵太多了,他们是随着马蹄声越近心情越紧张,直至耳边传来一阵“稳住!”的吼声,视野之内也看到了从雨幕中露出身形的胡人骑兵。

  那声“稳住”自然是出自刘彦的嘴巴,他一直都在注意尾随敌军的动向,发觉马上就要发生接触,肯定是要提醒。

  要说实话,连城伯被突然的一声吼给吓了一跳,下一刻就是略略呆住,反应过来嘴巴立刻吼:“迂回,迂回!”

  连城伯其实并没有看到什么,是他已经回过神来,汉军的脚步声太整齐了,整齐到完成不正常的地步!

  胡骑的速度并不快,但只有四五米的视野,许许多多没有反应过来的胡骑已经撞上了长矛,差不多是连城伯喊“迂回”的瞬间,一声声的惨叫和战马嘶鸣声立刻出现。

  “全体都有了!”徐正得到示意,用着最大的肺活量,吼:“进!”

  一声“呀嘿!”,手持长矛的士兵踏步向前。

  每每一声的“进!”,就是一声“呀嘿!”回应。喊的人都在尽可能地发出最大的声音,与之惨叫与战马嘶鸣混成了一片。

  胡人骑兵是真的懵了,那些被杀的人几乎是刚刚发现前方有兵刃,没有反应过来坐下战马已经承载着他们撞上去。

  没来得及做出规避动作的胡骑被通了个透心凉,来得及规避的胡骑却是不免因为动作太大而掉下马背。前队停下,后队撞上去,人仰马翻就会发生,再有汉军的长矛兵不断挺进,马队的混乱变得更加严重。

  连城伯简直有种肝胆欲裂的感觉,汉部的每一声“呀嘿”都有他的一排部下被杀,算上一开始始料未及撞上去的,不到六十个呼吸,五百来个骑兵倒下的人数绝对超过一百。他在狂吼“撤退!”,可是要明白一点,一个人哪怕是声音再大,在满是吵杂声的战场也不可能让多少人听清楚在吼什么。

  不需要太复杂的指令,众多的长矛手肩并肩推进,每一次踏步都是一次刺出长矛,简单的战术却有着难以对抗的效果,晋人士兵在收割着生命,他们杀得畅快淋漓!

  雨中的埋伏,进行的时间不长,不到五分钟的厮杀罢了,直至连城伯成功带着接近三百的部下脱离,厮杀才算是停止下来。

  也许是老天想要让连城伯看清楚什么,雨势竟然又开始变小。他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些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士兵在割取他那些战死部下的首级!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