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先杀一个

席卷天下 +A -A

  姚伊买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了。很多时候,计划还需要一定的执行力才能够发挥得出来,他不断下达指令……。而似乎并没有太多有效的回馈?

  雨势在减小了,雷声却是变得更加频繁,姚伊买透过帐篷向远方看去,那里的山正在冒出浓烟,该是山上树木勾了天雷?

  “汉军,推进到了什么位置?”

  “禀主人,距离我们的埋伏圈不足二百米。”

  姚伊买脸色算是好看了一些,他放弃掉那些杂胡,就是要让刘彦带着部队突进埋伏圈。

  杂胡在任何大族眼中都是可以随意抛弃的,一切只因为大族召唤起杂胡真的太过容易,根本就不会珍惜。

  另外,按照现在的普世价值观,杂胡为大族服务是天经地义,利用的一方觉得理所当然,被利用的一方也都习惯了,就好像是收税与被收税的角色那样。

  姚伊买并不是奢望说一次埋伏就将包括刘彦在内的汉军全部干掉,但造成严重损失却是有把握。按照他的想法,任何人受到埋伏总该是惊慌失措的吧?一旦惊慌失措就该露出破绽,那就是如罗菊武率军从后方夹击的时刻了!

  好吧,姚伊买压根就还不知道如罗菊武的状况非常不好,这就是信息延滞的缺点了。

  刘彦自然也发觉雨势在减小,他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在收缩部队准备脱离。

  以寡击众,真的就是要分情势,敌军视野受阻是突袭的好机会,一旦敌军的视野恢复,发现来突袭的部队数量不多,原先那些跑散了的杂胡又该重新扑上来,那被粘住就该糟糕了。

  徐正与吕泰正陷入麻烦,他们无论怎么挑衅,那股约有五百的胡人就是远远吊着。这种情况令他们很是忌惮,毕竟他们收到的任务就是保证退路,有一股胡人在旁边虎视眈眈,就不算退路有保障。

  “雨势开始变小,君上应该已经要……”

  吕泰话声未落,不远处的厮杀声一静,然后又突兀爆发出一阵惊恐连连的喊声。

  发生了什么事?

  却是刘彦收缩部队,自己控制坐骑开始有计划地后退,视野恢复后看到了一个看似胡人指挥的家伙骑着马在比手画脚地大叫。刘彦几乎是第一瞬间就下意识控制坐骑开始冲,是对着如罗菊武发动了冲锋,因为他知道阵前杀将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战场之上,发生什么都是存在了一些偶然,刘彦就是在偶然间发现如罗菊武看似很特别,又发现胡人正在如潮水一般地后退,等于是清空了他冲向如罗菊武的障碍。

  刘彦在冲的时候可不会大喊大叫,接近目标的时候更不会学一些猛将傲娇地喊一声“看招”啥玩意的,结果是他离得近了如罗菊武才反应过来。

  如罗菊武是真的被吓到了,他知道刘彦本身就是一员猛将,想都没想就要策马往自己部下那边凑,嘴巴里也在大喊:“拦住他!保护我!”

  氐人眼见自己的主子有危险自然是要奋不顾身上前保护,刘彦却是非常轻易突破慌张冲来的敌军,又在一阵追逐中追上了如罗菊武,异常轻易就将武力值只有53的如罗菊武连人带马的颈部捅了个对穿。

  刺死目标的刘彦已经弃掉了长矛,他抽出战剑环顾,发现周边的胡人,几乎全是在看那个从后背被用长矛连马钉在一起的家伙,怎么能不明白自己杀掉了一个似乎比较重要的胡人,

  如罗菊武一死,现在先是一静,随后惊恐的呼喊声中,在场没死的氐人彻底癫狂了。他们不要命地扑向刘彦,被干掉了一批就是下一批,颇有些前仆后继的架势,还是直到刘彦调动部族武装过来挡住才算是得到制止。

  【妈的!(本书第一次粗话?)杂鱼疯狂起来也很可怕啊!】

  刘彦可真的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刚才好几次差点被不要命胡人飞身扑下马。可以想象,他要是掉下马去,再给人不断堆上来,再猛也没有发挥的余地吧?

  一时间的狠劲过去,胡人却是不敢再疯了,他们带着仇恨在退却,看到刘彦驱马过去将如罗菊武的脑袋削掉抓在手中,不少氐人干嚎着难听的啸声,却是加快了后退的步伐。

  丘林艾一连的火气已经累加到一定份上了,他差不多忍不住要上去教训一再挑衅的徐正,却是发现了主战场的怪异动静。

  徐正自然是发现对面的胡人将领要忍不住了,他要再加把劲的时候,却是看到那个家伙带人一退到底。他向吕泰喊了一句话被一阵雷声打断,只能抬手指向了西北侧的方向。

  吕泰扭头看去,确实看到刘彦驱马在前,后面跟随着部族武装。

  而在这个时候,身在后侧的姚伊买还不知道战场的情势已经彻底的恶化,他一直在问汉部的军队到底进入埋伏圈没有,得到的答案也不尽相同,有说汉军正在缓慢推进,又有说发觉汉军有后撤迹象。

  有太多的信息了,姚伊买需要从众多的信息中分辨出真假,还要从真的信息中进一步进行推断,最后才是拿出决定的时刻。

  “让如罗菊武发动吧!”直至现在,姚伊买都还不知道如罗菊武的脑袋都已经被砍了。他看向了丘林次符无,说道:“你儿子带着本部在监视另一支汉部杂兵?”

  丘林次符无一直都在倾听帐篷外的动静,他没有回答姚伊买的问话,反而是说:“主将,此间外,却是声音渐渐平息?”

  这个时候,有一个满身皆是泥泞的人冲进帐篷内,急声说道:“如罗菊武阵前被斩,汉军主将率军有序徐徐而退!”

  两个“什么!?”几乎是同一时间从丘林次符无和姚伊买嘴巴里喊出来,都是带着深切的震惊。

  “如罗菊武……被斩?”丘林次符无有点难以反应过来自己:“不是……还没下令包夹吗?”

  姚伊买也就是稍微震惊一下,截断丘林次符无要说的废话,大喊:“谁离敌军位置最近?”

  来报的人看一眼丘林次符无,对姚伊买禀告:“丘林艾一连领兵五百,位置处于敌军后撤路线。”

  “主将,我儿只有五百部众。”丘林次符无非常急切地说:“那边还有汉部七百人,更有士气正旺的汉部部族武装在回转,我儿绝对挡不住,恐怕阻碍片刻都难!”

  姚伊买是想要让丘林艾一连挡一挡,他要亲自带着部队追击上去,一听丘林次符无的反应,无奈苦笑出声:“非战之罪啊!”

  丘林次符无只有连连称“是”的份,他也真心觉得如罗菊武有够倒霉的,竟然是与汉部的第二次接触战就被斩了。他更不想自己的儿子,包括自己带来的精锐为了姚伊买的“大业”去流血。

  这个时候,帐篷内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是雨势又转大,雨点拍打着帐篷,一片杂声中的姚伊买和丘林次符无在面面相觑。

  “天助刘彦……”

  为什么那么说?雨势又变大,是有姚靖在半路上会截杀刘彦所部,可总要让姚靖能够找到刘彦哇!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