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一场乱战(为最爱依韵飘红而加更)

席卷天下 +A -A

  中午14:30和晚上19:30还各有一章。另外求点推荐票。

  …………

  能够纵观全局,和无法分清局势,战争有了这个区分就会让胜利的天枰倒向对全局有控制力的一方。

  刘彦对部族武装的指挥不需要靠吼,可以说这个又是比较逆天的手段,毕竟能够将士兵有如手臂一般的指挥,占据的优势绝对不是一点半点。

  只要不笨,发现胡人核心位置的情况,就该觉得不对劲,刘彦敢于继续杀下去,是凭借可以纵观全局和自己的高强武力值,再来也是战机难得,自然是要多造成敌军更多的杀伤。

  总归来讲,战争无非就是让敌军的有生力量不断减少,谁无法再拿出可以作战的士兵,谁就会战败。难道不是吗?

  部族武装的杀戮还在高效地进行,他们每推进一步都会有胡人倒下成为尸体,频繁的惨叫声让剩余搞不清楚状况的杂胡内心更加恐惧,导致掉头就跑的杂胡更多。

  毫无疑问的是,杂胡崩溃了,他们面对高效的杀戮,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连一点坚持都没有,是转身立刻就逃。

  部队向前推进约二百米,接战的杂胡越来越少,目标达到的刘彦早没有再上演割草,他是退到了军阵旁边。

  【呵呵,原来是有所依仗?】

  从脑海地图中,刘彦看到本方的后面有大量的红点正在聚集,不用多想,肯定是胡人要玩什么内外夹击。

  夹击嘛,军事用途上会使陷入两面作战的军队产生恐慌,可是刘彦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带来的部队会发生恐慌什么的。

  【前队继续平推,后队掉头。想要两线交战,奉陪就是!】

  说白了,战争打的就是协同能力,沟通也就显得无比重要。

  现在,一万多的胡人中,大部分并不是有效战力,到处轮跑乱窜的那些不会低于三五千,核心位置的胡人约有两三千,从后面包夹过来的大概是一千余。

  胡人设置的战场挺立体的,但是刘彦万分怀疑胡人到底要怎么保持协同,平时还能决定令旗信号,在这种视野受限的情况下,难道就靠吼?

  得到命令的部族武装后面两排转身掉头,他们在沉默中开始迈步向前。

  该是向前的部队依然在向前,他们已经清除掉了挡路的敌军,要是不降慢速度很快就会接近到敌军核心部位。

  在刘彦脑海的地图中,显示的情况是,两道绿点布成的线开始分裂,向着前后分别推进。向前的绿点在平推散乱的红点,向后的绿点撞上了想要包夹的红点。两个方向的厮杀声,配合着雷声频繁不绝。

  如罗菊武是带着本部来进行包夹,可是他还在准备的时候,汉军却是有部队掉头杀来。他无比的迷惑一点,汉军的主将是怎么在视野受限的情况下发现后路的动静,又怎么能协调部队杀来。

  多想却是无益处,最令如罗菊武发懵的是,汉军也着实是诡异,沉默的冒出来,不吭声直接扑上来就是一阵拼杀,过程中竟然没有嘶吼,哪怕是吭声也仅是首创时会发出闷哼,又或是战死才会发出一声惨叫。

  【这就是攻克不其城,将满城杀得鸡犬不留的那支军队吗?】

  真的就是精锐的模样,表现出来的协同能力太强了,好像是长久了长年累月的配合。在这种视野受限的环境下,能够依然保持配合,对阵失去互相配合的军队,结果是什么不用过多的言语。

  如罗菊武感觉非常的心疼,仅仅是几个照面而已,他的部下倒下了一大片,第一瞬间竟是有点挡不住的迹象。

  氐人是真的是差点没挡住啊,他们又不是什么精锐,说白了就是地方的部落武装罢了。欺负没有什么反抗之心的晋人挺威风,真的上战阵遇到正规军又该是另外的模样。他们要比杂胡好一些的就是,内心更加坚定,不至于稍微有点挫折就那么快崩溃。

  “该悠着点,赏格要拿,损失却是不必。”如罗菊武对着身边的人吩咐:“去告诉姚伊买,有什么后续手段快点使出来。汉军实在凶猛,后面又有汉军的后队在杀来,我顶多困住这股被夹击的汉军一盏茶时间。”

  什么消息都要靠人传递的年代,如罗菊武其实是在为自己寻找后路,他真不愿意损失太多的实力。毕竟,姚伊买有个好老子,有了战功可以获得厚赏,他如罗菊武就是一个没有官职的氐人。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雨势开始逐渐转小,凑堆围在一起的徐正、吕泰等将近七百人,他们见到雨势有转小的迹象恢复开进。

  其实相距两里左右,他们能够听到前方激烈的厮杀声,只是用听也能感受到战事之惨烈。

  “周边有一队胡人。”

  “数量约有五百,远远张望,暂时没有抵近厮杀迹象。”

  徐正是边小跑边与吕泰沟通,他们并不急切地想要过去正面战场,被吩咐的就是为刘彦保障后路。

  “稍微向主战场靠近,吸引这支胡人过来!”

  “甚好!”

  队伍在缓慢的前进,那股约有五百的胡人果然是得到消息开始靠近,他们接近到了百米之内的时候,徐正与吕泰发动了攻击。

  接近七百的晋人士兵还是手持长矛几乎肩并着肩,脚步比较杂,但能够同一时间推进,士卒踩踏着地面,溅起了一阵阵的泥水。他们在高吼“为了部族”,仿佛那么喊出去就会平添无数胜算。

  一直在跟随的胡人见汉部发动攻击,胡人是适当地向后退,好像根本没有交战欲望。

  “怎么办?”徐正很讨厌这种连接触都不干直接退后的胡人,他认为不能让后路有这么一支成建制的胡人部队存在,迟疑道:“我率人杀过去?”

  吕泰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只能点头。

  率领五百胡人的首领是丘林艾一连,他带着的五百胡人就是自己家部落的人,不过超过七成以上是收拢的杂胡和晋人,匈奴人却是只有三成不到。

  年轻气盛的丘林艾一连半点都不喜欢监视的任务,倒是对厮杀颇有兴趣。但他不能无视自己父亲的命令,面对徐正带着不到三百人敢于迎上来,他内心里无比恼怒却也只能是忍耐下来。

  “哈哈哈!”徐正态度嚣张:“胡人,杂碎尔!只要我们敢战,他们哪敢触及锋芒!”

  丘林艾一连可是听得懂的,他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就是要被气炸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