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谁算计谁(为最爱依韵飘红而加更)

席卷天下 +A -A

  懵了,突然的飘红,没存稿,明天再加更一章,感谢最爱依韵的飘红。

  ……

  雨势一直没有减低的迹象,因为一开始就是倾盆大雨,一些低洼的地段聚集了太多的雨水成了水坑。

  一只又一只大脚踩在地面上,松软的土地被踩踏得多了就变成了泥泞,有时候不小心没有注意脚下被滑倒并不是什么太不可思议的事情。

  旷野要找避雨的地方?特别是在有打雷的时候,那可真的是不太容易。人都有基本的常识,打雷雨天可不能去树下避雨,天才晓得会不会有闪电过来,连人带树给劈成了焦炭。

  “什么!?”姚伊买有震惊又有喜悦:“发现了汉部的部队?”

  丘林次符无点头:“因为雨势的关系,看不太真切,不过能够确定那是汉部的部队。就是无法确切知道有多少人。”

  被发现的是由徐正与吕泰所率停下来的部队,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其实也看到了突然从雨幕从出现的胡人侦骑。

  胡人侦骑发现了汉军,他没有试图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是直接调转马头就跑。

  当然,徐正与吕泰所率的士卒倒是追了,甚至有人试图射箭,可是箭矢被射出去没有多远就掉到了地上。

  有点军事常识都该知道一点,雨季里面用牛筋做的弓弦会变软,下雨的时候亦是不适合射箭,因此雨季作战基本都是肉搏。要是看到雨季还能箭矢满天飞,笑笑也就罢了。

  “竟然只有不到两里?”姚伊买是大大松了口气的感觉:“雨势让我们无法行军,他们也被迫停了下来。”

  丘林次符无嗤笑道:“刘彦这是白费心机了。”

  姚伊买没有多做评价。他很明显地发现丘林次符无对待汉部的态度差异,心里虽然奇怪,却也没有想要问的意思,毕竟两人又不熟。

  雨还在继续下着,没有找到可以避雨的地方,胡人干脆就只能是原地自己弄一些能挡雨的东西。有盾牌的就举盾蹲着,没有盾牌的就脱掉衣服拿手撑着,更有砍来带有叶子的树枝,或是寻找叶子面比较大的植物,反正都是猫在了原地。

  “听到了什么没有?”

  “什么?”

  雨滴在了草丛,“��”声非常的大,亦是有太多的胡人在说话,除了雨声就是说话声。

  “没……,估计是我听错了。”

  几乎是什么声音都有,但是注意倾听绝对是能够听到点别的。

  “还真的有什么……”

  “唔?”

  “你的手放在地上……”

  “……?”

  刘彦早就想要骂娘了,系统士兵跑起来就和“克隆人”似得,同一时间抬脚,同一时间落地,声音大了不说,要是人趴在地面离得近了绝对能感受到震动感。

  所以呗,偷袭什么的刘彦早就不带指望,他能够打的就是正面突击进去,杀一波先看看胡人的反应。

  越来越多的胡人感受到了异常,他们下意识地看向了仿佛传来雷声的方向,有机灵的人早就跑去报告自己的首领。

  发现不对劲的胡人是向着自己熟悉的人靠拢,然后手持武器看着有异动的方向。他们因为视野模糊无法看太清楚远方,只能是绷紧了神经,眼睛被雨水涩得难受。

  胡巴就是握着剑柄在看传来阵阵“雷声”的方向。他能够分辨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雷声,不同于马蹄声,那滚滚而来的声音太有节奏感了……

  【什么东西会让声音这么……整齐?骑……骑兵?!】

  对的,但不是骑兵,是骑将,刘彦手持长矛,骑跨着战马,用着奔驰的速度在单骑冲锋。

  胡巴还没有反应却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他也真的是飞了起来,是被刘彦用长矛给抽飞,一边飞还一边不断嘴巴里狂吐鲜血。

  刘彦压根就没有降低速度,就是在可视距离内胡人都一脸的呆懵中,挥舞着长矛不断地抽飞一个又一个,对着胡人凑堆的地方杀去。

  滚滚雷声越来越近,胡人却是吼叫了起来,他们指着远去模糊的那个骑兵的背影,仿佛是觉得无法理解那样的嘶吼着。

  在接下来,胡人却是惊恐地叫了起来,他们看到的是排列整齐的敌军,就那么一整排的冒出来,手持利剑和盾牌,进行着高效的杀戮。

  “什么情况?”姚伊买正在听取汇报,耳边传来了吵杂的动静:“你继续说。”

  前来汇报的胡人侦骑一脸懵,反应过来之后说:“主人,刚才是要说发现汉军抵近,现在……汉军杀来了。”

  “……?”姚伊买一脸的荒唐,看去却没有多么的紧张,扭头看向了有些呆住的丘林次符无,说道:“先前被发现的那支汉军是诱饵,是为了给真的杀来的这支创造机会。”

  丘林次符无问道:“那么主将有什么布置?”

  “如罗菊武想必已经开始行动了。”姚伊买吩咐旁边的人给自己穿上蓑衣,然后才对丘林次符无说:“杂胡死多少,我从未有过在意。”,他嘴角勾起了冷笑:“我的靖弟,会让他们来得,回不得。”

  一阵错愕,丘林次符无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在这之前,姚伊买可是告诉他和如罗菊武,说姚靖是带着一千骑兵去汉部营寨附近游荡。

  是啊,杂胡死多少,五大胡族才不会在乎。

  所以,在刘彦率军杀过去的时候,外围都是杂胡,羌族、氐族、匈奴都是在核心的位置。

  一万多人,分布又广,该是杀到什么时候才能杀到核心位置?更加不用提大雨天气下,人踩来踩去早就将地面踩得泥泞,要是汉军敢杀进核心,姚伊买会很高兴地让如罗菊武来个里应外合,根本不用再麻烦姚靖,他们就能够将前来袭击的汉军埋葬掉。

  刘彦正在上演割草,尽可能地引起胡人的恐慌。他也真的办到了,一人单骑在胡人之中左冲右突,说过之处留下一片死伤。

  八百部族武装是摆布成了一直线,每个纵队是四排,非常稳健地平推,任何挡路的胡人将被全部斩杀。他们平推了近一百米,身后留下的是一具具躺在雨水地上的尸体,丢面的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浑浊,是带上了红色的鲜艳。

  雨势中视野遭受到最大的遮掩,前方的胡人在被屠宰,后面看不到前方景象的杂胡慌了。

  慌了的杂胡在寻找自己的首领,可是声音太过吵杂,谁都在喊话,惨叫声又是彼此起伏,着实很难去寻找到谁。

  姚伊买不在乎杂胡死活,早就下令自己的本部固守,有杂胡敢冲击也是选择驱开,实在无法驱赶就格杀。

  杂胡对于五大族的恐惧像是天性,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敢真的硬闯,因为他们清楚五大族不但不将晋人当人看,对他们这些杂胡也是一般模样。

  刘彦能作弊,他一直都在观察脑海中的地图,很快就发现了诡异的情况。

  【胡人的中心位置红点密集,那些慌乱到处蹿的红点与中间那些有相隔带?】

  突袭是引起了类似营啸的事件,但胡人的核心部位情况着实是太诡异了,令刘彦无法不产生警惕,他开始下意识地指挥部队驱赶杂胡向中间位置,打算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再做下一步的抉择。

  …………

  《权臣风流》:家徒四壁,权贵环伺,再活一回的程墨,岂能庸碌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