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胡汉最明显的区别

席卷天下 +A -A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拜托,拜谢!

  ……

  时时刻刻被人盯着的感觉着实是太令人厌恶了,只是刘彦手里并没有太过精锐的斥候兵,否则真的派出去收拾那些盯梢的胡人。

  其实类似斥候拼杀的事情汉部也有在做,只是不成规模,后面损失稍微大了一些,刘彦干脆对那些盯梢的胡人置之不理。对他来讲,连待在原地打阵地战的心理准备都做好了,还怕被时时刻刻盯着?

  “还需要尽力清除可以造成火势蔓延的杂物。”纪昌看去简直就是憔悴无比,短时间内整个人看着瘦得几近成为骷髅架子:“还请君上派人,对河流进行必要的探勘,切不要发生上游被筑坝,以至于被水攻的事情。”

  刘彦已经不止一次劝纪昌多多休息,真的是担忧这一场仗还没有打完纪昌就该先倒下,又或者是在胜利的最后一刻纪昌成了最后一个死去的人……被累死。

  “胡人势众,我们想要坚持下来,定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纪昌的两鬓是真的全白了,满是血丝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沙盘:“还有什么地方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呢?”

  水攻?

  火攻?

  一切事情的发生总是会存在征兆,可不是某件事情说发生就发生了。

  比如水攻,总该是要在上游筑坝,那样一来河流的水位肯定是会降低,没注意到,导致最后被水淹了还真的是活该。

  再来说军事历史上最为厉害的火攻,那亦是需要有着天然的地势和环境,例如山谷,又或者是什么盆地、城市。当然,要是没有注意到山谷或是盆地、城市被满布柴火,甚至是没有闻到火油味,被烧死也绝对是活该。

  真正的军事战例上可没有那么多的水攻或火攻什么的,恰恰就是因为例子太少了才会被铭记作为特例,符合越是稀少越要大讲特讲的规律,要真的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讲来干什么,谁会一本正经地介绍一个没毛病的活人该怎么去呼吸啊?死人会呼吸才是需要讲的。

  接下来的日子挺简单,就是在构筑营寨中度过。为了保证防御工事的修建速度和牢固程度,除开那些着实是不会干活的系统士兵,就连刘彦也是加入到了构建防御工事的行列中去。

  计斤城那边的队伍退了回去,是第三天又重新开拔出城。这一次人数远比上一次少许多,认真观察的话,会发现奴隶兵的数量大大减少。

  也对,奴隶兵战力太差,没有牵绊的话也太容易临阵投降,要是敌军愿意接纳奴隶兵的投降,带上反而是成了拖累。

  精简后的计斤城部队数量降至七千,其中包括姚伊买兄弟带来的一千羌族骑兵。

  带着一千骑兵来支援姚伊买的人叫姚靖,他是姚伊买的弟弟,颇为有些勇名。他还给姚伊买带来了新的消息,燕公石斌正在准备插手代国与刘虎的战争,期望姚伊买可以快点解决青州汉部,然后去燕公石斌那里谋得职位。

  差不多是姚伊买带着七千左右的部队开拔向汉部营盘所在地,外围的三个大部落也开始汇聚。

  连城伯派人联系了另外的两个部落首领,提出暂时结盟的意愿。按照连城伯的意思,听从朝廷的指派攻击汉部没有问题,可是光有命令怎么足够,总是需要一些赏赐。

  “姚伊买?让他先运来一千石的粮食,再送来五百奴隶。”连城伯还是比较有诚意:“作为交换,我们出动八百骑兵和两千五百步兵,参与针对汉部的战争。”

  姚伊买当然很快就收到了连城伯的要求,丘林次符无力主先答应下来,如罗菊武却认为连城伯完全就是狮子大开口。

  “三个部落联合起来,只出动八百骑兵和两千五百步兵,还可能是奴隶兵居多,竟然开口要一千石粮食和五百奴隶?”如罗菊武像是尽最大的忍耐力才忍住破口大骂。他还是呸了一口,才说:“义阳公(石鉴)才开出多大的价码?那家伙一下子就想吞下十分之一?”

  让胡人去为朝廷作战自然没有问题,可是要有回报,不然哪怕羯族是所谓的“国族”,大多数胡人也根本就不会鸟。

  石鉴开给青州各地的价码着实不高,是一万石的粮食和若干的财帛。像是丘林次符无和如罗菊武,他一个是为了过来观察汉部是不是匈奴人,另一个是认为汉部强大不到哪去,才会过来长广郡凑热闹。

  得说实话,一万石粮食真的不少算了,特别是植物类的粮食,可不是什么肉脯之类的玩意。至于财帛?饿了可以吃不,渴了能够喝吗?又或者到底有没有购买力什么的……,答案是后赵的生产体系早就崩溃,基本是一种有钱没地方花的地步。

  “先答应下来。”丘林次符无阴险地说:“说好攻灭汉部再给予酬劳。”

  姚伊买也是这样的意思,反正先将人拉过来,能攻灭汉部,到时候看缴获而定,分多少就是一句话的意思,三个杂胡部落罢了,难道还敢叽叽歪歪。攻灭不了汉部?那还分个屁啊!

  双方会合,短暂的休整以及行军队列和位置重新分配,壮大了的胡人部队再一次向汉部逼近。

  满心打算赶紧灭了汉部,然后就去北方找燕公石斌某个职位的姚伊买,他遇上了比较恼火的事情。

  下雨了啊,竟然没有任何的酝酿,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极短的时间之内乌云密布,然后开始下雨了。没有做相关准备的胡人是一阵的鸡飞狗跳,一个个成了落汤鸡。

  找在天气出现变化时,一直在注意天气变化的纪昌找到了刘彦。

  “君上,胡人不识天时(天气变化),断然没有做相关的准备。”纪昌语速比较急:“小人请求君上出兵,就在胡人路上会路过的树林,侵袭他们!”

  其实,现在敌我双方的距离真的不远,也就是相距四五里,要是在地势绝对的平坦环境中,互相之间可以看到对方。问题是,周边地形不是绝对的平坦,再有树林并不算少,相隔四五里看不到对方。

  汉部是在出战之前就已经预先知道会再次迎来雨季,准备了大量的蓑衣、斗笠、生姜等等必备物资。其实这也是华夏部队与胡人部队的区别,华夏部队重视天气变化,只要有足够的条件必然习惯做好万全准备,胡人却是不讲究那么多。

  刘彦点头,问道:“长史认为应该派出多少,又该派什么样的部队?”

  “精锐!”纪昌咬着牙:“这是难得的机会,全部的精锐,再加上所有敢战之士!”

  …………

  推荐一书《带着成都回三国》:别人穿越时带手机,带电脑,还有带坦克飞机的,在刘鑫看来都弱爆了。因为,刘鑫穿越时,带着的是整个成都市!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