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空前恶劣

席卷天下 +A -A

  “胜了?”

  “胜了!”

  是直至扭头四顾,发现周边全是与自己穿相同衣服的人,士卒们才发现已经没有了敌人。

  大多数人是有一种木木的茫然感,明明四周已经安静下来,可是耳膜里似乎还不断响着吼叫声和惨叫声。

  稍微等一小会,吼叫声和惨叫声消失,迎来的却是一阵阵的耳鸣,强烈的晕眩感亦是侵袭着脑门,使人控制不住一屁股就直接坐下去。

  李匡就一屁股坐在一具尸体上,他是大大地喘了几口气,反应过来赶紧就近割起了胡人的首级。

  许多回过神来的人都在割胡人的首级,阿三就割得十分的起劲。他的家伙是战刀哇,割起脑袋来可利索了,不一小会腰间就绑了五六个。

  有人割脑袋,有些还是在喘大气,甚至有不少是直接双手撑在血淋淋的地面,张口“哇啊哦”地在吐。

  “喏,给你。”阿三向着一个看顺眼的家伙递出一个首级:“军功啊!”

  这人看着很脸色惨白,胳膊上还在冒着血。他下意识愣愣地接过阿三递来的首级,看着阿三走向了其他人帮忙割起脑袋,反应过来后,笑了。

  不少军官正在大声喊话,说是别割错了脑袋,一经发现拿袍泽的尸体冒功就要原地正法。军官又让检查,发现受伤未死的袍泽亦是算军功。

  徐正与后面过来的吕泰正在讲话。他是听了吕泰的话,才算是知道刚才有一股胡人的援军正在逼近。

  “这股胡人作战意志不坚定。”徐正并未受伤,他是坐在一块石头上面,指向了已经被围起来的那些战俘:“对奴隶兵的管控也没有松懈。”

  徐正没有接受胡人的投降,堵住之后将六百多个胡人全杀了。他对那些投降了的奴隶兵亦是没有放松警惕,回去后打算建议刘彦进行甄别,挑出胡人杀掉。

  吕泰是带着两百部族武装和自己本部一千人过来。他会过来,自然是因为刘彦发觉不对劲。

  刘彦发觉的不对劲不止是计斤城那边的援军,其实还有一股大约一千余的骑兵从远处高速在靠近。

  还保持游牧习惯的部落不会缺乏战马,可是能够凑出一千余骑兵的部落可就不多。青州并不适合放牧,那一千多的骑兵是个怎么回事,自然是有待推敲。

  徐正与吕泰带人回营地已经是临近中午。

  当得胜归来的士卒出现的时候,没有出战的士卒都是伸长了脑袋张望,看到回来的人数看着挺多,不由皆是发出欢呼声。

  打了胜仗归来的士卒情绪很是高涨,他们会举起手里的武器示意,一些腰上系着敌军首级的士兵甚至会十分刻意地显摆。

  他们杀掉的胡人足有六百三十二个,走在前排的人就是腰上都有系着敌军首级的士卒,以至于所过之处丢面被留下了血迹。

  没有出战的士卒看着出战的袍泽腰悬头颅,走路的时候是极力挺直了腰杆,别说有多么的羡慕。

  那可是斩获啊!汉部已经有明文,斩获多少首级就是多少军功,能不能加入汉籍就看有没有斩获,能不能成为人上人也看有没有斩获,羡慕也就成了应该的。

  李匡腰上就有两颗敌军的首级,有了两颗斩获或许还达不到晋升,可是注定要引起更高级军官的注意,对他来说却也够了。

  “如此神速?”徐正有讶异的理由,他带部队出去前,营盘还没有个影子,回来营盘却是外围立起来了。他赞叹:“不愧是君上精心培养的领民。”

  说的是那些系统农民,也的确是非常的厉害,不过是将近四个小时,外围的已经起了一道绵长的篱笆墙。

  也就是篱笆墙罢了,系统农民关于防御设施就会造篱笆墙和石料墙两种。因此,篱笆墙起来了还需要辅兵和民�去挖壕沟,现在辅兵和民�就是在干挖沟渠的做业。挖沟渠的泥土会被集中起来,它们还有另外的用途,既是作为构建夯土墙的材料。他们会在外围构建起至少一道的土墙,与之沟渠形成营盘的外围防御体系,另外还需要布置拒马、坑洞等等,甚至需要设立陷阱,那就是一个长期的作业工程了。

  “君上,情况比我们预料之中更加的糟糕。”纪昌对于沙盘早就不陌生,他指着代表汉部营盘的地方,再用手比了一个大圆圈:“我们周边有太多胡人的势力,算上计斤城所在地的敌军,总数不会低于三万。”

  刘彦并没有感到多么的慌张,他颔首:“营寨要构筑得完善一些。或许,我们就要在这里与他们打长久的阵地战了。”

  汉部选择扎营的地方比较讲究,西侧边是河流,西南侧则是一座比较陡峭的山,北面和东面是平坦地形。这样的地形至少可以不用管西南侧,对于西侧因为有河流亦是不用太多担心,只需要在北边和东边构筑好完善的工事。

  “或许……我们应当更可能地靠近海边?”纪昌带着一丝的忧虑:“若是战事不顺,也好有个退路?”

  胡人着实是太势大了,纪昌还不清楚另外一件事情,有个叫丘林次符无的匈奴人因为自己猜测失误正满心的窝火,处心积虑要弄死他们。

  “不用了。”刘彦胸有成竹绝对不是假装,他有足够的底气:“将城寨的防御工事建设完善,我们可以在这里与他们慢慢耗。”

  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谁能和刘彦更有底气的打消耗战了吧?只要他有资源,可以无限地出看似精锐的部队一直对拼。如果允许,他真的是很想打所谓的消耗战的!

  “君上,幸不辱命!”徐正浑身浴血地过来,拱手为礼,很是兴奋:“属下全歼敌军,无一人逃脱!”

  看吧,刘彦就纳闷“古人”为什么说话非得带着夸张的语气,明明是干掉了一部分,收降了一部分,偏偏喜欢用全歼这样的字眼。

  那却是刘彦用现代人的思维在了解,徐正那样的战果还真的就是全歼,并不是说要杀掉全部的敌军才算。

  一战下来,刘彦并没有指挥随同而去的两百部族武装参战,等于只是在两翼掠阵。他创造出了足够的条件,徐正总算也不辜负,带着部队打了一场胜仗。

  【还要清点己方伤亡,多少人失去了再战之力……】

  当然,刘彦可没有泼什么冷水,用着满意的态度大大地勉励了徐正一番,又特别点明报上此战有功者的名单。

  “敢战者厚赏,哪怕残疾了也该由部族来奉养一生。”刘彦还是比较忧心上午的一战死伤情况,不免带上了一丝特征:“条件不允许,否则我还是很希望能够立祠,记下战死士卒的名字,以供后人缅怀奉上香火。”

  刘彦感叹完了低头看向了沙盘,全然没有发现一帮手下听了他的那些话完全愣住了。

  对于刘彦来讲,不管是立祠还是立碑都是很多小说里用得烂了的梗,可是对于徐正、吕泰、纪昌、等等无数活在当代的人来说,那简直是随时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待遇啊!

  看似在观察沙盘的刘彦,他其实是在看脑海里面的地图。

  营盘周边零零散散的红点不算少,那些必定是胡人的斥候之类。要是向外继续延伸出去,太多的地方似乎陷入“战争迷雾”,地形可以看到,但因为没有“视野延伸”着实是无法发现有无敌军。

  【光是能够发现的大股胡人就超过一万五,小股零散加起来也有将近四千。再算上计斤城将近一万六……更会有后面慢慢聚过来的胡人……】

  刘彦已经无比清楚自己接下来该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不会低于三万的敌军,他需要带着六千晋人,还有随时可以再补充的系统士兵,与敌军在这一片大地上,上演血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