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安敢戏耍

席卷天下 +A -A

  李匡很尴尬,他是手按在腰间的战刀手柄上,与之阿三几乎是肩并着肩,迈着步伐跟随大队一块推进。他会尴尬,自然是因为上一次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了阿三。

  一千人成了五个纵队,每个纵队是两百人,横二十人,竖十人,第一排是平举着四米的长矛,第二排的长矛是从空隙稍微向上略略抬起些,第三排、第四排……,整个两百人方阵俨然就是一个尖矛的丛林。要是知道什么叫马其顿长矛方阵,看上去就是那个模样。

  与之马其顿方阵有些差别的是,汉部的长矛兵没有装备盾牌,队列上也无法太过整齐。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两个多月前还是平民,被招募加入汉部军队,两个月就练了一个简单的会听从口令,还是近期才学到了三招。

  哪三招?就是握住长矛的杆进行“刺”的动手,然后是“收”。还有没?有的,就是“抖”,抖动长矛,让长矛的杆晃。最后的抖动长矛,是组成方阵之后,众多的长矛一起抖动晃着可以最大程度的起来防御射来箭矢。

  阿三当然看到李匡了。得说一句实话,阿三是用嫌弃的目光在看待李匡。不嫌弃不行!阿三就没搞李匡一个看上去挺聪明的人,怎么家族的坞堡会被轻易骗开,不但是坞堡被里应外合破掉,还连累了一大帮的人。阿三坚持认为,所谓的“一人无能害惨全家”讲的就是李匡。

  “你瞅啥!”

  “……”

  “瞅啥瞅?瞅前面!”

  “……,哎。”

  “再瞅就削你。”

  面对阿三的“挑衅”李匡忍了,不忍不行,阿三是队率,李匡是什长,虽说李匡不是阿三麾下,但官大一级压死人就够呛,别说李匡还觉得自己有些理亏。

  旁边的士卒可没人关注两人在干什么,他们越是新兵呼吸就越沉重,只会眼珠子直勾勾地看向前方,那里有将要和他们展开血战的敌人。

  徐正知道没有太多的时间折腾,见到已经有三个纵队成型,喊道:“甲、乙、丙……全部听口令――呀嘿!进,进,进……”

  甲、乙、丙是一个计数,华夏的军队从来就是这么计数过来,比如甲的纵队,然后甲纵队里面还会分甲一伍、一什、一队……二伍、二什、二队。

  刘彦建军,搞得是两汉时期的军制,五人一伍;十人什;五十人一队;二百五十人一屯;一千人一曲,又分别设立伍长、什长、队率、屯长、曲长。其实中间还会有两个别部司马,但现在汉部连基层军官都缺,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完成该有的建制。

  三个纵队推进,军队每喊一声“进!”,士兵迈步之后就是齐声回应“呀嘿!”。

  当然,别奢望三个纵队可以保持多么整齐的队列,走着走着其实队列就会变得有些扭曲。之后,负责调控的军官就会发出口令让停下,稍微整顿再继续前进。

  在远处坡地观看的丘林次符无,他看得眉头皱了起来:“什么路数?怎么看着有点像是晋军?”

  没办法,胡人作战从来不讲究什么阵列,他们也着实是讲究不了什么阵列。没有文化,不懂兵法都是次要的,是胡人自挛�冒顿之后,再无严谨的军队制度,既是分每个层次的军官。

  胡人作战从来都是一拥而上,顶多就是懂得留下必要的预备队,像是现在,等待两军相距接近三百米,杂胡已经在命令奴隶兵冲锋。而杂胡自己是在向后退,分出了左右两翼,摆明了就是对一直在左右两边游弋汉部的部族武装充满了忌惮。

  关悦和庆悦,近一千四百多晋人,他们在呐喊,喊什么的都有,反正就是冲锋了。

  “止!!!”徐正抬起的手没有放下,他又大吼:“弓箭手上前!”

  弓箭手不多,也就是六十来个,他们小跑着到纵队的前面,听着口令挽弓射箭,连续数波,反正就是等待让从左右两边跑开,再退后,回到阵列后方。

  箭矢从离弦,到飞向半空,又是一阵的飞翔,需要一个过程……

  庆悦漠视耳边不断传出的惨叫声,他就是与关悦手持削尖了的木棍,几乎就是麻木地向前奔跑罢了。

  很突然地,关悦突兀一脚向了庆悦,几乎是庆悦被踹得跌飞出去,一枝箭矢就落下来插在刚才庆悦的位置,犹自还颤动着尾部的箭翎。

  跑在最前面的奴隶兵已经与汉部的长矛兵发生了碰撞……,不,不是碰撞,是一面倒的屠杀。

  长矛组成的尖刺之林在“刺!”和“呀嘿!”,然后是“收!”,再一声“呀嘿!”,闪着寒光的尖锐矛尖会带起血的花朵,会勾起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面对那夺人性命的尖刺之林,任何人都要发怵该怎么闪身过去,哪怕是有人真的侥幸避了过去,那又怎么样?除非是能够杀死敌军的主将,引得敌军全体崩溃,不然少数的几个人从来都难以左右一场正面较量战局。

  真正不要命在冲,还是试图有所杀伤的奴隶兵很少,大多是做做样子,特别是跑在前面的人被捅死、刺死,其余的人都是下意识放慢往前冲的步伐,期待有谁能够做第一个扭身就跑的人,好从众逃命。

  不能奢望奴隶兵能够拼命,他们拼命又不会有什么回报,死了也没有人在乎,不知道是哪个聪明人喊“降了!”,除非是有人质在胡人那边,要不该是多么想不开才会选择进退不得的送命。

  “让那些人滚开!”徐正挥着手:“喊话,降了的自己跑到左右两边!”

  自然会有人去喊话,也别奢望纵队会停下来等待降兵退开。纵队会继续推进,没来得及跑开被弄死纯粹就是活该,杀斗场就是这么的无情。

  “起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唔?!不是那个“君不见”,那个纪昌还没有找人润色和编曲。是《无衣》,就是这一首伴随着秦军、汉军……只要是华夏正朔都会吟唱的战歌。

  “搞什么鬼!”丘林次符无尽管离得远,可是还能听清楚汉部在唱什么。他一拍额头:“岂曰无衣?这个不是晋军唱过的歌吗?怎么……”

  “那个刘彦,莫不是晋室掺在青州的沙子?”丘林艾一连有些幸灾乐祸:“不然他的部队怎么会唱晋军才会唱的战歌?”

  丘林次符无一脸的阴戾:“安敢戏耍?”

  其实……晋军老早就不唱《无衣》了,倒是前凉还会唱,但前凉就是晋人组建的国家……

  哪来的什么戏耍嘛,从始至终就是丘林次符无自己在瞎猜,然后又是自己一厢情愿。

  ………………

  给大家推荐一本写唐朝的书,书名《唐骨》,有兴趣去看看喽。

  《大明1629》由一个小人物书写的历史传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