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为了理想!

席卷天下 +A -A

  时时刻刻周边都有人在窥探,要说汉部还能分兵进行偷袭战,那只能说刘彦或是纪昌,还是某个谁,智力和行动力都到了逆天的地步。

  没办法,汉部本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计斤城一个出其不备,显然是计划没有开始进行,就走入胎死腹中的地步。

  “只能正战了。”纪昌精神头原本好了一些,没有多久又成了看去的一脸的煞白,原本漆黑的两鬓也有了丝丝的斑白,那是用脑过度了。他说:“既然君上说会有援军不断来援,堂堂正正的一战更有震慑效果。”

  说得也是,偷袭战可以打出辉煌或者不错的战果,可是难免有投机之嫌,很难会给人一种“我很强大”的底蕴。毕竟,真的强大又何必偷袭?

  堂堂正正之战?那就不能是一场攻城战,只能是选择合适的地形展开野战。刘彦却不认为胡人会这样配合,计斤城或许残破,可是城池毕竟就是城池,再残破也会有防御上的效果。

  “君上,他们会出城与我们交战的。”纪昌说完自己呢喃着:“他们不出来,我们也会制造他们不得不出来的理由……”

  事实证明刘彦有些多想了,他们隔天继续往计斤城行军,到了中午时分有斥候来报,说是计斤城的敌军已经出城,是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胡人不会攻城,亦是不会守城。”纪昌像是不用多费脑筋,心情好了一些:“他们人数比我们多出整整三倍,周围还有对我们有敌意的部队在游弋,果然还是来了。”

  刘彦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地方,他正在观察脑海中的地图,寻找合适的战场。

  长广郡这边算得上是多山的地形,可是所谓的山海拔并不高,有些甚至只能用“包”来形容,其实就是一个又一个平坦地形中的坡地罢了。

  适合作为战场的地方很快就被找到了,那是一处可以摆下四五万人的旷野,虽然是有一些山地,但已经算是平坦地势比较广的地带,最为难得的是那里还有着河流。

  抢先抵达预定战场,辅兵和民�负责砍伐木头安营扎寨,再派出斥候探索周边,刘彦却是亲自指挥系统农民建造大批量的兵营、靶场、马鞍、铁匠铺,甚至是市场也给弄了出来。

  系统出产的市场亦是一个比较逆天的存在,里面可以交易木材、食物、生铁、黄金,比例是随着贩售的数量在产生变化。

  刘彦发现这个“神器”之后并没有进行运用,那是他认为“好钢需要用在刀刃上”。要不等待急需的时候,因为频繁使用比例被调到了难以接受的地步,他该怎么哭?

  “君上,敌军距离我们不足五里。”徐正一身戎装,身穿系统出产的扎甲,为了体现出匹配统兵将领的身份,特地配上了披风,看着倒是英武。他正在抱拳行礼:“末将请求率兵前去寻觅战机。”

  刘彦笑着点头:“率你本部,我再划拨二百部族武装由你指挥。”

  徐正大喜,他本来还等着开口要一些精锐,还没有开口刘彦先指派了。

  后面吕泰过来,不是来求战,是请求带着本部查看周边,同时是驱赶离得过近的几支小部落。

  刘彦亦是同意吕泰的请求。

  “徐正善于进攻,正好用作先锋;吕泰性格坚韧,做事一丝不苟,适合守成。”纪昌很是有意思,他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君上认为,徐正此番出战会有战果?”

  刘彦摇了摇头,却是不太想接茬。

  现在的系统士兵智商堪忧,要是没有刘彦指挥,信不信直接一头撞上山,又或者是到了海岸边都不会停,直接一个接着一个蹿下海去?

  纪昌见刘彦不搭腔,以为是在担心此战,说了一些分析局势的话。

  “不!”刘彦比较坚定:“此战,我们必胜!”

  纪昌先是愕然,然后轻松地笑了起来。

  胡人作战,不是绝对的精锐充当前锋,就是拿一些奴隶兵,徐正很是谨慎地派去善骑的斥候,很快就掌握到了正确的信息。

  姚伊买派出开路的两千前锋,杂胡小部落占了五六百,余下全是由晋人组成的奴隶兵。

  当然,刘彦等人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敌军是由姚弋仲的子嗣来统率,倒是已经查探到了敌军数量与情报中的差别。

  其实到了现在,计斤城有多少敌军都不会改变计划,是一万以下的敌军要打,是一万乃至于更多的敌军也是要打,刘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迎接这一场艰难的生存之战。

  【没有风雨,何来的彩虹?这一战打下来,哪怕是资源耗空,只要能够激起晋人血性,打出一支敢战的部队,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光是依靠系统可能成事,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刘彦就是要当圣母,培养晋人的血性。他不得不这么干,因为事业的基础就是将晋人改造成为汉人!

  临战,营寨屹立,气氛空前的凝结。

  李匡是与众多的袍泽在小跑,他现在无论看什么都是带着一层的血色,心情比较难以形容,大概就是一种忐忑外加有一丝的期待?

  这一战打完,汉部会吸收一批族人,李匡对被吸收成为族人是一种势在必得的心思。他怎么也曾经是一个家族的族长,有文化底蕴,有武艺在身,晋升怎么也比真正的普通人容易。然而,那些都不是关键,是他清楚身在底层是有多么的身不由己,没有机会向上爬也就罢了,汉部却是允许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还要让阿香原谅,我还有一些族人需要照顾,我要身份,我要地位!】

  有奋斗的目标是一种好事,阿三也有奋斗的目标。他已经娶上了一个婆娘,很是年轻的婆娘,年芳十八的小娘,屁股大,看着好生养。他之前奋战是为了得个婆娘,有了婆娘就是该为子孙计。

  徐正没有骑马,他是跑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他们这一股人,数量是一千二百。一千的晋人士兵在中间,左右两翼是各自的一百部族武装。

  会成为这样的阵型是经过纪昌的要求,徐正将纪昌的话原原本本的记牢。

  纪昌是那么说的,临战要让士卒看到强大的同伴,部族武装的随行会最大程度给予士卒更多的勇气。尽可能地让每一个士卒看到部族武装,那就是士气的保证,一切只因为部族武装在汉部就是胜利的保证!

  好吧,比较扯,但有部族武装跟随,至少让晋人士兵知道自己不是被抛弃,这个倒是显得无比真实。但凡有什么事,晋人一直都是被抛弃的对象,他们那么容易心虚,就是源自于此。

  所有的景物都在从眼角划过,没有人特别去注意周边到底是什么样的景色,有的就是将眼睛看着脚下的路,偶尔看向两侧的部族武装,一些胆小的人总是会带着热切,还有一种名曰信任的情绪。

  屡次交战,部族武装都是最先投入战场的部队,然而这一次不一样,这点晋人士兵已经被事先告知。他们对此没有什么异议,那句话说得比较透彻,想要获得什么样的待遇,就该有什么样的付出,别人的施舍有限,自己争取才能长久持有,哪怕是为了过上好日子,让自己的待遇更好,怎么都应该拼了!

  有骑马斥候回来禀告:“曲长,敌军先头部队距离我们不足两里!”

  徐正拿眼看去,是能够看到地平线上敌军的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