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掌握主动

席卷天下 +A -A

  纪昌现在其实是比较后悔没有阻止刘彦把寿阳文给杀了,寿阳文虽然是有点助纣为虐,可是才能上面真的不差。

  【寿阳文出自东莱书院,却不知道那里还有无能人?】

  是的,纪昌深感自己全权负责军事、谋划、情报分析很是捉襟见肘,很是希望能有人来分担重任。这也是他真的把自己当成汉部的人,想要汉部能够生存并壮大下去,才会有的觉悟。

  “东莱书院?”刘彦听得比较仔细,是书院,不是书苑。他慎重点头:“我会派人前去,若是还在,必然亲自前去拜访。”

  书院啊,教书育人的所在,比之私塾高级不是一倍两倍,像是三国时期的颍川书院就是这么回事。而书苑则是一般泛指藏书,进行某一些文艺探讨的所在。

  胡人当道,能开书院的人必不简单,可以教出人并为一些势力效劳就更不简单,证明有人脉,又有实际的教育能力。

  纪昌深怕刘彦不知道严重性,少有的多�嗦了几句,然后才又转回到当前的局势上面:“计斤城现在集中了约一万二千余人,由十来个家族拼凑.其中有三个有名的大族。我们的细作很轻易能够窥探,除开少数胡族武装,绝大部分是由被掳掠的晋人组成。”

  绝大多数的晋人在胡人的武装中是作为奴隶兵的存在,整个中原能够作为非奴隶兵又是独立成军,大概也就是乞活军这么一支较为庞大的部队了。当然,中原的坞堡也有自己的武装,他们也不能算作奴隶兵。而且要公正地说,坞堡武装的战斗力比之胡人真的不差,相等数量交战一定是坞堡的一方胜,只是豪强和大族太过一片散沙。

  拿晋人去拼,不管是对拼消耗,或者是什么,屡屡胡人交战都是晋人最先流血,只要是有战争,这种事情在中原几乎已经是成为了惯例。

  “选择计斤城为首要进攻对象,我们若是动作迅速,抢先击溃或歼灭胡族武装,可以解放剩余的晋人。”纪昌目光非常坚定:“能够成为胡人奴隶兵还能活下来,都会是合格的兵源。君上介时可以整合,我们将有更多的资本与其他势力交战。”

  应该说是比较合适的作战步骤了,但想要解决肯定是要出动全部的部族武装,那又等于是将安置地交给晋人士兵守卫。

  上一次这么干,虽说有柜县和周边的那些家族在觊觎,可是至多也就是一两千人。这一次却不是那么一样,不但是长广郡大半家族有动作,周边的郡也是有行动。

  果然,田朔迟疑道:“那么……城寨要留守多少?”

  “恐怕只能留下少许。”徐正解释:“大军出动需要运送辎重、粮秣等等,除了辅兵还需要有接近一千五百人的徭役民�。”

  民�打战都是要的,一些运送物资的事情,包括扎营、野炊等等,其实就是辅兵和民�的活,战兵不可能亲自去做这些事情。

  想要快速攻下计斤城,只能是动员绝大部分的力量,那样安置地也就顾不得许多。

  “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刘彦没有表现出什么无奈,反而是比较轻松地说:“若是遭遇战火,安置地毁了也就毁了,我们另寻地方建造一座合适的城市。”

  田朔想了想点头,原本的烦恼似乎也没有了,好像是在思考什么地方适合建城。

  如果周边的势力想要进攻安置地,事实上汉部哪怕是能够守住一次、两次……三次,也没有可能将有生力量耗费在一座可以舍弃的城寨上面。他们实力本来就低于敌人,只能是选择掌握主动,怎么会被动挨打呢?

  有了作战目标,还需得有作战计划,汉部这边的动静其实也是在己方势力的窥探之中。

  “他们有水军。”连城伯可不是爵位是伯爵,是采用连城这个姓氏名叫伯。他来自一个还保持游动的部落,已经在安置地边上觊觎了汉部有四五天:“这样几乎没有劫掠的价值了。”

  必须再严正声明一次,刘彦现在并没有水军,哪怕是有船只也是渔船和粗制滥造的普通船只,并没有舰船。能够屡次来回折腾,那是造了大型的木筏排,借鉴于“铁索连横”的典故,将一个又一个木筏排连接,再配上简陋的风帆,也是由船只导向。

  连城伯来的时间比较晚,他看到的是汉部的领民被船只接走,周边也看不到牛、羊、马等东西,留下的一看就是服务于即将爆发战事的一些战士或辅助人员。

  以己度人,明知道要开战了,有价值的东西肯定是要转移走,那也是连城伯认为自己的没有参战价值的原因。

  他们会过来,不过是听闻半岛崛起一个新兴势力,听说显得极为富庶。来了一看,新兴部落人口是挺多,可要说有多么富庶真的就是骗人。因为他们没有见到成片的牛、羊、马又没有看到繁华的城市,看着不过是一片木头盖起来的城寨罢了。

  与连城伯有类似想法的都是一些还保持游牧习惯的胡人,他们的思想还保持着“淳朴”,对于他们来讲只有牛、马、羊才算得上是第一劫掠目标,随后是人口,再来才是财帛等物。

  汉部的城寨看不到牛、马、羊,人口也基本是被转移到海上岛屿,那么保持游牧习惯的部落就真的没觉得有什么好劫掠。

  青州还保持游牧的部落不算少,目前还保持游牧的地方是北地较为多谢,另外就是翼州那种平原较多的地方。

  哪怕是不用脑海中的地图观察,刘彦也非常清楚有许多的眼睛盯着他们。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群狼环伺了,并且是那种只要逮到机会,肯定是要有实际行动的狼!

  “君上!”田朔今天找刘彦,是经过深思熟虑,他一见到刘彦就说:“既然是要放弃,不如就直接放弃,不留守军,不留领民。”

  田朔是怕啊,要是安置地要留人,他就得留在安置地。稍微想一想可能会遭到攻击,不会像是上次那种小打小闹,他真的是觉得一股股的尿意侵袭而来。

  刘彦却是比较认真的点头:“那行。”

  田朔大大地松了口气。

  不就是拆除城寨吗?调来农民建造木材仓库,将建好的木屋一个个的平推,木材放进去就会被仓库“吃掉”,虽说是费了些功夫,但速度并不慢。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木材被丢进同一个仓库不见满,虽说大多数的晋人已经习惯,可怎么都会有种诡异的感觉;那些窥探汉部的势力,他们则是愣愣地看着汉部将自己的城寨给拔了,是非常干净利索地拔了!

  “也好,放弃城寨……”看着非常憔悴的纪昌笑得比较洒脱:“这样一来主动权可算是完全掌握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