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寻觅猎物

席卷天下 +A -A

  求点推荐票……

  ……

  这个年头,比较知名的大儒很多,可是并不是每一个大儒都有脸去投效胡人政权,哪怕是投效了也不敢太过的声张,主要是之前没有过胡人政权统治中原的经历嘛,肯放下脸投效胡人的大儒无不是想要实际利益,又害怕遗臭万年。

  现在比较出名的中原大儒,如鲁徵、杜广、徐光、尹弼之流,虽说是效力于胡人,但他们可真的不敢做一些太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极为可能是因为无权?应该是吧,至少现在投靠胡人的大儒,极少有表现出自己价值的人,也是胡人对于大儒的重视还不够高。

  已经肯效力胡人了,大儒的脸基本上已经算是丢尽,那样一来还讲节操就显得矫情,对于有贿赂自然是收得心安理得。收了礼,能够干出点什么事,他们也说得比较明白,需要看机会。

  在胡人的政权中,有话语权的无不是带兵的将军,还需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嫡系精兵。当然,他们哪怕是有话语权,基本上也是有限得很,需要寻找门面投靠,例如世子之类的人物。

  冉闵会知道刘彦是哪根葱吗?很明显不会知道。估计,他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特别表现。

  守卫柜县不失的最后四天倒数到了,刘彦暂时放下其它事情,乘船去了灵山岛。他已经物色了建造城镇中心得位置,是一处岛上中心位置难得的空地,那边石块依然是多了一些,但无所谓啊。

  城镇中心不一定要造什么东西,农田可以弄磨坊,砍柴有木柴仓库,其余不是还有矿石仓库吗?

  对于刘彦来讲,新的城镇中心最大作用只有一个,那便是谷地的完蛋了不至于没有替代品。

  鉴于新的战事随时可能爆发,刘彦调动了所有的农民上岛建造新的城镇中心。

  一直是到新的城镇中心建造完毕,刘彦想象中会出现什么幺蛾子的事情竟然没有发生?这个简直不符合“主角定论”,不是主角干点什么事情,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该是多灾多难的吗?连随意逛个街都肯定要有某二代跳出来,等待主角去打脸。刘彦开始怀疑自己不是“人生主角”或“位面之子”什么的人。

  当然,刘彦其实更多的是高兴,灵山岛上的城镇中心起来,人口的上限达到了一千,比较郁闷的是本来想要多一些农民的计划破产,该是“召唤”更多的士兵,最好是威慑力比较大的甲士。

  “啊?”纪昌满脸的惊喜:“君上,会有五百甲士过来增援?”

  所谓的甲士就是剑士,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甲士,因为真正的甲士是重甲步兵,剑士穿的扎甲不过是一种轻便甲。

  刘彦不是装逼,他非常平淡的点头:“是的。”

  其实,刘彦内心的不爽可能更多一些,发展高峰期却是面临不断的战事,幸亏他有额外的依仗,要不换成任何一股势力,怎么都会受不了吧?

  纪昌是真的大喜,是五百甲士,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兵卒。在这么个年头,甲士就不是什么人都养得起,光是那些装备就显得价值不菲,更不用讲刘彦的部族武装显得异常地……怎么说?对,是令行禁止,还有悍不畏死!

  “五百甲士,可以抵得上至少四千乌合之众了!”徐正也是狂喜:“我们还招募了三千士卒。如此一来,我们便有七百甲士和其余二百精锐,又有五千可以从旁助战的兵卒。”

  五千兵卒,真正敢战的不过超过八百,另外的四千二百更像是凑数,也就能够壮壮声威什么的。或许……还极为有可能成为拖累!

  最近汉部一直都在严正关注周边动向,亦是在寻找第一个可以下手的目标,却发现大多是属于雷声大雨点小的局面。那些势力有在集结,但是真正开拔向刘彦所在的人却是一个没有。

  “谁都在等第一个动手的人。”纪昌问了一下五百甲士什么时候能到,得到答案立刻说:“君上,我们可以抢先动手!”

  刘彦能够理解纪昌的意思,现在最好是抓住主动,选择一个看似强大的对象用雷霆万钧的架势灭掉,威慑那些想要动手的。然后,看看张石在襄国那边有什么成果。

  “猛虎架不住群狼……”田朔点着头:“再则,一直没有个结果,什么事情都要耽误了。”,很是碎碎念地抱怨农耕什么的没办法干,刚刚播种的田地会不会被战火摧毁什么的。

  选择谁来作为又一次的“杀鸡儆猴”是个技术活,需要了解周边势力的具体实力,然后还要摸清楚各个势力有没有什么牵扯,会不会打了一个像是捅了马蜂窝似得惹了一大群。

  刘彦自己做不来这种细腻的活,他发现纪昌似乎也不是那么招架得过来,内心就无比渴望可以有更多有能力的人可以为自己所用。

  “传闻北海郡先前有一位能人,只是……”徐正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只是搬走了。”

  刘彦好奇一问,所谓的能人姓王,再一问,王家搬到了魏县。

  徐正干巴巴地说:“末将知道这个消息,是有家乡人传闻,王猛受山中老人点化,遇到了先贤。”

  得,又是一个神话中的故事,刘彦本来是不怎么想理会,因为历史上什么遇到仙人之类的故事太多了,基本上就是为了造势,极可能是一个什么野心家。后面,他却是发现有些不对了。

  “王什么来着?”刘彦很突然地瞪大了眼睛:“王猛?”

  或许是刘彦的反应太大了,将所有人几乎是吓了一大跳。

  王猛啊,那可是王猛,苻坚手下的第一能臣,出身青州北海郡剧县(今山东潍坊寿光东南),影响了某一段历史时期,号称一人能兴国的王猛!

  其实王猛现在的名声并不大,并且估计也还年轻得很。

  刘彦却是不知道王猛现在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他正在急忙问:“魏郡,那是在哪?”

  这个问题能详细答出来的人就值得讲究了,可不是简单的熟读诗书什么的可以答得仔细,更不是粗略看看地图也行。

  结果是,大多只知道在洛阳边上,但是在哪里却没有一个能够答得出来。

  这也算是正常吧。哪怕是在现代,问一个人哪是哪,不是那个地的人肯定是要查一下,还不一定能查得详细。何况是公元340年?

  突如其来的话题迅猛,可是没有结果也就很快揭过,又是在商量应该先找谁开刀。

  “只能是计斤城了!”

  两天过去,纪昌双眼就和熊猫似得,应该是过于操劳和休息不足。他看上去就和一个瘾君子一般,不但有着大大的黑眼圈,眼袋亦是有些吓人,再加上脸色苍白,令人怀疑会不会在下一刻直接倒下。

  “君上,按细作和斥候探查的结果,有四股值得我们下手。”纪昌点着粗略的地图,那根手看着颇像一根干柴:“按需要和接下来的部署,却是计斤城最为合适下手。计斤城集结了三家,再加上城池内本来的势力,那片区域的家族等于是集中在了一起。我们……”,他做了一个握掌成拳头的手势,往下一挥:“灭掉他们!一可以震慑其余窥探的人;二可以攻占城池,留下少许部队建造烽火台,防备高密郡有大军突兀呼啸而来。”

  吕泰与徐正一听,下意识对视了一眼,双双又看向了最后能拿主意的刘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