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再有十七天

席卷天下 +A -A

  绵绵细雨,随着风势来回摇摆,仿佛天幕苍穹之下,一道道的悠帘之后,争相演艺窈窕身姿,于朦胧中展露舞蹈。

  青州算是北方吗?那就要看是身处什么位置来看待青州。

  从长江以南,青州自然是在北方,更北的地方则还是依然被称呼北方。

  从塞北看青州,无疑问青州则是变成了南方。塞北的胡人大略听说过一些事情,青州并不适合放牧,因为那里的山地颇多,只有东北部和北部称得上是平原。

  从后赵都城襄国看青州,青州估计是东南方位?

  刘彦其实并不知道后赵都城是个什么模样,他按照自己所见的城池来猜想,估计也繁华不到哪去。甚至觉得襄国的城防该是不怎么样,要不然冉天王为什么会在慕容鲜卑激战的时候,不是驻城而守,是选择带着精锐出城野战?

  襄国是后赵自己取的名字,本来的名字叫作邺城,曾经是四世三公袁绍的老巢,曹操后面也将邺城设立为都城,传闻还在邺城以南的一河间隔之地建造了极为豪华的铜雀台。

  细雨蒙蒙的视野中看不到太远的地方,其实哪怕是晴天,刘彦也根本就看不到千里之外的襄国。不说什么中间隔着千山万水这么夸张但是有诗意的话,就因为地球为圆形,视线不受阻隔的话,千里之遥的距离看到的该是地平线。

  青州临近夏季的时候会下一段时间的雨,听一些当地人讲,每一年的雨季会连续下多少天的雨并不固定。

  刘彦喜欢下雨啊,再有十七天,系统给的“使柜县一个月不失守”任务就会完成。到时候,他就可以在灵山岛建立第二座城镇中心。

  此后除非是后赵有水军,有水军还要能够攻陷灵山岛,要不就等于是刘彦立于不败之境地了。

  “……雨季该是给春耕下的。”田朔一脸的惋惜:“只来得及播上近百亩的种子,也有些略晚。却是不知道秋季能够打多少斤的粮食。”

  近百亩?晋代亩与现代不是一回事。另外,似乎真的有那么多田亩。就是种的可不全是麦子,大多是以豆子居多。

  这么个年头,种豆子这种粗粮才是主流,像麦子则算是精粮。至于稻米?北方几乎是不种稻米,只有长江以南才是种稻米为主。另外……稻米现在可没有杂交稻,稻苗是不是适应北方,可真的不是那么好说。

  下雨了嘛,这样的天气,大部分的活是没办法干了。属于适合猫在家里酣睡,或是没事卯足了劲和妻子造小人。至不济,有孩子了,就被静不下来的熊孩子惹得恼怒,收着劲抽着玩。

  当然,以上的事情对大部分晋人来说,是一种极度的渴望或者是说奢望的事情。大部分的晋人能活命就已经是侥天之幸,还奢望有亲人?

  “君上,雨季的时候,小人建议安排猛士与娘子相识。”纪昌今天穿的是一身亚麻色的长衫,头发却是随意披在了肩膀,可真有点晋魏风度:“好提升军伍士气。”

  又是登高望远,话说刘彦怎么就那么喜欢在高处?他们一伙人,大概是十多个,基本都是安置地里管事的人,身在一处五层楼顶层特别加盖的亭子之内。幸亏是亭子够大,不会被泼到雨,可是风吹来的时候着实有一种冰凉。

  前些天刘彦就让人在该处弄好了石头隔层,他自己则是亲手搭建起了烧烤架子,为的就是在雨季空闲时期稍微乐一乐。

  这不,忙碌还是有用处的。他们一些身份地位高一些的人围成了一圈,外围是那些身份地位低微一些的人,两个圈子就是围着一个烧烤架子。

  刘彦才不在乎什么君子远庖厨……,亲自切了细片的肉,又给串好。准备了油、盐、豉、葱、姜的有限的几样调料。其实现在是有代替辣椒的植物,只是刘彦给忘记叫什么,想让人搞中华大地老早就有的芥末,却是时间上来不及。

  孟子在给梁惠王说“君子远庖厨”的时候,也不是说士人不能烹饪,指的是一种不忍杀生的意思,哪里是指不能做饭。也不知道后面的那些儒家士子到底是怎么整的,给牵扯到烹饪上面。

  对了,要清楚的知道一点,日本芥末中的黄芥末就是从中华流传过。还有,所谓的和服是简化版的汉服。榻榻米一直到了两宋时期依然还是中华的……,那些所谓的大名也是宋人的种,因为从隋唐到两宋,日本统治者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派女人来到中华“渡种”,说是为了改善基因。所以,日本的贵族有一段时间称为“华族”可不显得搞笑。

  一边谈着话,一边烧烤,虽说没有太多的种类,可是自己动手自己吃,怎么都算是一种趣味。

  有些让刘彦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郁闷,一帮人听闻几乎什么都是刘彦亲手准备,先是一脸的感动,后面吃什么都恨不得两眼泪汪汪来表演演技,以示自己感受到了效忠对象的善待,一定会忠贞不渝、死而后已。

  安排相亲嘛,很是不合适现在的观念。

  按照当代的习俗,刘彦完全就够资格直接点着谁,让谁娶谁,让谁嫁谁。被点名的还觉得理所当然。因为没有了父母,刘彦是他们的统治者,甚至可以说他们很自觉地认为自己是刘彦的财产,刘彦有充分的资格进行安排。

  第一次一块烧烤,气氛不是让刘彦很喜欢,不过也不勉强。换作他与领导,特别是能决定自己命运的领导一块吃饭,能放得开吗?所以,将该谈的事情谈妥,刘彦让他们自己捣腾,招呼了几句话也就走了。

  刘彦离去,围在火炉子烤架边上的人也就纪昌、吕泰、徐正、田朔,要是张石在的话,也够格占个位置,不过张石是带着使命去了襄国。另外的七八个人,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外围,用着眼观鼻鼻观心的态度,看着顶头上司们边吃边聊。

  “新军的训练不会停止。”徐正一边说,一边用手哈着嘴巴,他刚才着实是被烫着了:“正,要建议君上再行招募。”

  吕泰接过话题,说道:“一番淘汰下来,正卒(战兵)只剩六百余人。是该建议君上再行招募,辞退掉那些连辅兵都不堪用者。”

  军事上的事情,田朔从来都不打算吭声。这也是他们的默契,该是管民政的绝不过问军事,管军事的人也不该插手民政,各自有各自的“地盘”。

  汉部现在超过八成全是青壮,要说起来,能够养得活军队的话,招募两万人也是有得招。管军事的一帮人却是比较理智,一直是将士卒与平民的比例控制在十五比一的阶段。

  “听闻,许多坞堡并不接受君上?”徐正脸上出现了阴测测的表情:“他们有后悔的日子。”

  纪昌“呵呵”笑了几声,仿佛并不介意:“汉部新晋崛起,攻灭郡首府,再占柜县。豪强与大族都在等待朝廷那边的反应。未分胜负,不会有多少人站到我们这一边。”

  “等他们做出选择……”吕泰面无表情地说:“就该轮到君上来选择是不是接纳。”

  其实纪昌也不是没有收获,大多数的坞堡还是选择缴纳一些税,积少成多之下,也算是为汉部的后勤减少一些压力。

  能够幸存下来的豪强和大族,他们绝对不会轻易下注。往明白了说,雪中送炭没有,锦上添花却是大把。他们正在等待后赵朝廷的反应,大多认为只要朝廷大军开来,汉部就该覆灭,哪怕是汉部不覆灭,估计也只能窝在海岛,不成气候。

  “君上有言,不日将会再调四百部族武装前来。”纪昌的信心估计是来自于这个?他说:“如此这般,我们便有八百精锐。”,看向了田朔,问道:“雨季结束,田朔兄就要带人挖壕,造土墙了吧?”

  早就有人建议刘彦将防护设施的篱笆墙加强一下了,但是刘彦很明显不是那么上心。

  一开始,建立篱笆墙就是为了防止野兽乱窜,可不是为了作为防御工事。

  现在,有了一批管事的人,再加上越来越多的晋人归心,他们一致想要让自己生活的地方多点安全感,建造夯土墙的建议再一次被了提出来。

  田朔却是一脸的怪异,说道:“君上……只让挖壕沟,还分段挖壕沟,并未允许建立城墙。”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看向田朔,他们是满脸的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