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狗屁倒炉

席卷天下 +A -A

  事情的过程并不难还原,分开每个人,让他们描述当时的情况,再配上一些证人的佐证,事情经过是怎么样很快就能摸个八九不离十。

  “……”田朔表情很不好:“这么说,是一个误会?”

  并不简单的是误会,阿香招呼阿三,等待李匡来了却撕拉自己的衣服尖叫,李匡自然是以为阿三想要对阿香怎么样。

  李匡是阿香的丈夫,只不过阿香一直不认得他这个丈夫……,现在看来阿香肯定是想起了李匡的身份,也不排除阿香是看到李匡才陷入疯魔状态,但可以肯定阿三在这件事情里绝对是无辜者……至少他真的没对阿香怎么样,不管是没来得及,又或者是真的不想。

  “禀告君上吧。”吕泰说道:“我们处理不来这个。”

  田朔颔首:“是啊,阿香是君上的……侍女。”

  这算是第一次军官级别的军与民矛盾事件,处理不慎要是被当成日后处理一些事情的“旧例”,容不得他们不谨慎。

  将几人分开,或是关押,或是软禁,目前是深夜的状态,军国大事当然是要将刘彦从睡梦中喊起来,像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了。

  刘彦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在床上躺着发了会呆。

  要是往常阿香就该端来梳洗的用物,今天却是没有什么动静。

  要说起来,成了上位者被伺候几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除非是过度地用于装逼,不然哪个上位者身边又缺少可以使唤的人呢?古今中外,不外如是。

  阳光从窗户照射入屋,亦是能够听到一阵阵的鸟鸣声,仔细聆听还能听到一些说话声从远处传来。

  刘彦从床上爬起来,利索地将衣服穿好,走到床边向外看去。

  中央食堂那边像是往常那般,早就排起了长龙。那是排队在领取每日的朝食,日日重复,说话声就是从那里远远地传来。

  视野转到了篱笆墙的外面,早就用饭了的人被带出去,他们正在清除杂草,这样的事情已经干了接近十天。

  按照田朔的想法,周边五里之内的杂物都该被清除掉,或是作为农田,或是作为空地,说是哪怕不干什么,总不能留下给人施以火攻。

  有危机感是一件好事,证明田朔是真的对汉部有了归属感。刘彦对这个一有机会就喜欢当跟屁虫的家伙,还是一种比较欣赏的态度,毕竟这么个年头找一个懂内政又有实际动手能力的人真的不容易。

  【唔?奇怪了,阿香今天怎么没过来。】

  不是被伺候得有了惰性还是什么,就是刘彦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迷惑。

  说来也巧,刘彦前一秒还在奇怪,下一秒门外有人呼唤。

  声音一听就是贼年轻的小娘,刘彦让进来,一看也就真的就是一个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主人,奴婢前来伺候。”她看着很是清秀,端着脸盆做了一个福礼,放下脸盆将肩上的布巾恭敬递上:“请主人梳洗。”

  布巾上有几根柳条,还有一小撮的盐巴,这个是用来作为漱口用。

  刘彦没有多说什么,看了几眼小姑娘,内心迷惑,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才问:“阿香……,算了。谁让你过来的?”

  “回主人,是几位大管事。”小姑娘看上去紧张极了。

  刘彦“哦”了一声。他看得出来,小姑娘的出身可低不了,要是没有受过类似教育,根本就不懂伺候人。这点可是不分古代还是现代,因为伺候人从来就是一个技术活。要说现代的小姑娘,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就会一个撒娇技能,除了撒娇可能连自己梳洗、穿衣、吃饭……都不会。

  田朔等人确实是****点心思,他们是从众多的小姑娘中才挑出了向依这么个可人儿,难得的是向依出身大户人家,受过琴棋书画的教育,还学习过礼仪。

  这个绝对是真的,乡野村中的姑娘哪会做什么福礼,看着也不该是斯斯文文的清秀气质。气质啊,不是想装就能装的。

  刘彦梳洗完毕,打开门走出去,没有走几步路,却是看到田朔和吕泰带着一些人站在走廊,数个人就像是桩子那样地锄在那,还是等他们看到刘彦才反应过来进行行礼。

  接下来没什么好说的,田朔通报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做任何的评价与论断。

  刘彦是一边走一边听,等待田朔说完,他们也刚好是来到了中央食堂的顶层。

  一路上都在重复每天的步骤,排队的人看到刘彦都是弯腰行礼,刘彦走到哪,哪里的人都是弯腰行礼。

  弯腰好,可不要动不动就膝盖触地跪拜。不过现在也没有动不动就跪拜的习俗,还是叉手、弯腰、低头做一个行礼的姿势就够了。跪拜是对上天和先祖,面对君王的时候也是特别场合才需要跪拜,不然也是弯腰行礼。

  说起来也怪,刘彦就是喜欢登高望远,可以看得更远,就是风有点大,吃东西的时候要是不赶紧吃完,很快就该凉了。

  “按照现有律法办事。”刘彦一碗粥就是三两口,佐菜是一种小鱼干:“不需要特别禀告我。”

  田朔却不会当真,毕竟阿香是刘彦的侍女。

  要知道一点,侍女可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身份,主家干什么时候通常无法避开眼睛,与主家接触多了也必然有感情。首领或君王的侍女更是这样,她们或许对于首领和君王就是一件伺候人的工具,但是对于之外的人却是必须要尊重和慎重对待的人物。

  “那个李匡,斩首三级,那应该是个队率了吧?”刘彦又说:“阿三,怎么现在还是一个什长?按照晋升制度,该是一个队率,近一步提拔也是未尝不可。我也一直琢磨着该给介绍一个对象。”

  田朔将刘彦的那些话当成了暗示,就是赶紧地让阿香和李匡夫妻俩待一块去。然后,阿三不能处理。就是他不知道这样理解对不对。

  刘彦又哪里一句话会暗示那么多啊。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就是一家两口子,妻子回忆起来有天大怨气给丈夫找不痛快,阿三纯粹就是倒霉给在特定的场合撞上了倒霉的事情。

  得了态度,田朔就好处理了,却是不能搞得人尽皆知。

  刘彦后面还专门见了阿香一次。两人谈什么没人清楚,后面阿香终究还是没有与李匡住到一块去,亦是没有再担任侍女一职,是被排了一个带着妇女养蚕的活。

  不是有一句话吗?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农桑亦是一件大事。田朔开始在注重农事,桑是与农并重的头等大事。

  “唔?可以适当的透露。”刘彦的谈话对象又变成了纪昌:“那些豪强,却是不容易与之相处。”

  纪昌这些天就是在忙碌这些事情,他说:“小人已经通告幸存的豪强,却是需要再振振威势。”

  “演武?”刘彦自己说着都在摇头:“不适合再去刺激那些家族。”

  纪昌当然知道不宜大动,不然真的是会刺激到那些胡人家族,徒惹更多的麻烦。他说:“君上,一些坞堡……却是要处理。”

  攻击不其城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消息传递到后赵都城襄国最快就是六天的事情,却不知道后赵朝廷会是什么反应。

  坞堡……要是不从内部瓦解,真的就没有一个好攻的,那就要看纪昌的能力。后赵反应过来之前,不将那些豪强或大族稳下来,等待后赵有反应,各地坞堡真的是会成为巨大隐患。

  刘彦稍微惆怅:“据我所知,能够结寨自保的豪强和大族基本没有善茬,特别是他们能在上一波的清扫中幸存袭来。”

  “是的,君上。”纪昌一脸的阴霾:“一个个狡猾如狐,为虎作伥者亦是甚众。”

  这就是刘彦惆怅的原因了,他想要重振民族志气,再塑强汉辉煌,无比任重道远!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