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谁都不蠢

席卷天下 +A -A

  刘彦是没有发现啊,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当跟屁虫的田朔,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泪水。

  “太好了……”田朔是给激动的:“万世根基啊!赏罚分明,有才得以施展,无能便要退位,这是要强盛的制度啊!”

  看似挺简单的,但制度还真的就是决定了一个势力的格局,甚至可以决定一个势力是不是能够走向强大。

  万丈高楼平地起,想要起高楼就要有牢固的地基,田朔有激动得掉眼泪的理由,因为该是道理其实统治者身边绝对会有人建议,可统治者能不能接受,接受之后统治者会不会执行,执行力度是什么样,那可真的就是一件很没有谱的事情了。

  【呀!如果制度被执行,作为提议者的我,必定要恩惠无数人,不敢比肩陈群,但……要是君上发展到可以建国,那我岂不是该名留青史?】

  功利心重的文人都有一个相同的毛病,当官了就追求财又追求名,为了财可以出卖国家,为了名利却能连自己的父母妻儿全部都给卖掉……无外如是!

  一想到有可能会名留青史,田朔了然一身没有父母妻儿好卖,暂时好像也没有成家的机会?他只能卯足了劲,浑身都是力量,想要为刘彦肝脑涂地。

  两天后,吕泰和纪昌带着部队凯旋了。

  跟随凯旋部队回来的一些人,他们是各个家族的族长,都是带着厚礼过来,为的就是表现臣服。

  刘彦只是接见了有限的几个家族族长。他这样做完全符合时代的特性,区分出少数,蔑视大多数,既是让多数觉得合情合理,又让少数觉得荣幸。

  “尊敬的主上。”西骞柏辽一脸的谄谀:“我带来了牛羊两千头,美貌女子二十,‘金’五百斤,为恭贺我主。”

  “金”其实是铜,可不是黄金。事实上一直到隋唐,多少“金”什么的还真的就是铜,黄金的话该是称呼全名。

  胡人南下中原,金钱的概念得到普及,可是因为他们的肆虐,铜钱成了稀罕物。作为统治阶层的胡人,他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制作铜钱,吃的就是晋国朝廷留下的老本。

  另外的寇司家和苏乐家,他们也是恭敬地奉上了礼单。

  礼单耶?好高级的东西!其实也是胡人和晋人学的,要不就是嘴巴喊一喊送什么。

  刘彦不需要对他们多么和蔼,不过是一些走狗罢了,给个笑脸已经是恩惠,要真的是和蔼相待,信不信等西骞、寇司、苏乐三家回去,就该是合谋造反?

  为什么?非常简单的道理啊!上位者对附属家族来个无缘无故的和蔼,不是图谋家业,就是动刀子前的假惺惺迷惑。

  西骞、寇司、苏乐可还没有为刘彦做什么贡献,汉部前一脚雷霆万钧地灭掉了离火部落和许家,分明就是一个霸道到没边了的新兴势力,谁相信刘彦会是一个和蔼的人?那样不显得矛盾吗?

  刘彦没有说多少话,形式地勉励几句,让各个家族好好过日子。

  “主上,听闻主上需要奴隶,苏乐家愿意将三百奴隶全数献于主上。”苏乐完我看着是一个白种人,却不是羯族,是来自西域的杂胡,他一脸的正经:“若是主上有需要,苏乐家还愿意到各处为主上购买奴隶。”

  所谓的奴隶其实就是晋人,也包括一些战败了的胡人。

  刘彦刚才正在观察脑海中的地图,看着里面的白色、蓝色、红色,比较认真地辨别红色是哪些,就等着时机合适了开始“算账”。一听那些话,他眼睛看向了一脸恭敬的苏乐完我。

  要不怎么说胡人的名字奇怪呢,用汉语来听怎么都觉得别扭,可那是音译,甭管是叫什么名字都有胡人本族的意思,例如苏乐其实就是龟兹那边吹胡笛出身的。

  “你家的就不必了。”刘彦注意到这句话说出去,三个族长紧绷的脸都放松了下来。他说:“愿意代为购买奴隶却是极好。”

  三个族长有松了口气的必要,要真的苏乐完我稍微那么一提,刘彦顺着杆子就应下来,信不信这仨在地图的显示颜色立刻就变了?

  几个人都表示可以代购,甚至不要本金,只说买多少就支付多少。这一次刘彦没有拒绝,是含笑认可了下来。

  “主上,柜县已经夺下,不其城也空了。”西骞柏辽很是有狗腿的自觉,介绍了一下周边的形式,说道:“邻近还有计斤(胶县),那里可要夺下?”

  说起来,计斤城是西汉时期的名字了,东汉的时候叫介亭,到了******的时候也改了一次名字。但是******根本就不会受人尊重,东汉武力不明显,倒是西汉让胡人无比的敬畏,后赵建立政权之后搞了一下各州郡县的命名,一些地方名字给恢复了西汉时期。

  刘彦之前可是重新派出部队占领烧成了白地的不其城,是想要看看系统有什么反应。重新占领不其城之后,操作页面是多了一个1/8的提示,但并没有其它反应了。

  “君上自然是会占领计斤。”纪昌可是作陪来着,他刚刚分明看到刘彦有些无动于衷,深怕闹出什么幺蛾子,斗胆地插话:“不说计斤还有不附的家族和豪强,光是计斤紧邻高密郡也要夺下。”

  刘彦才不是无动于衷,是他在权衡夺下计斤一县会有什么后果。或者说,夺取了计斤之后系统会有什么变化。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他都还在思考,纪昌竟然插话了。

  纪昌还是很小心在观察刘彦脸色的,毕竟他身为属下,没有经过请示就开口,还是在这种正式场合,被上司命人拉出去打死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幸好,他看到的是刘彦对自己露出鼓励的表情,心里像是流过一股甘泉,想道:“君上如此信任重用于我,我怎么能不尽心尽力为这样的主君效劳呢?”

  说到底吧,刘彦就是还没适应下来,什么都是从能不能从改变系统,或者是获得系统奖励,作为出发点。至于说什么战略啊、局势啊、时势啊,只是照着历史的发展情势制定一个大方向,细节上却是不用想有多么高明了。

  浑身都是干劲的纪昌却没有过多地说什么,只是偶尔看向刘彦时,那眼神让刘彦对视了有种……怎么说?就是让刘彦汗毛有种要竖起来的感觉。

  酒宴就是意思一下,然后该滚蛋的全部滚蛋,倒是西骞家的西骞建同被留下,虽然没有直说,作为人质的意思却是非常明显。

  “君上!”纪昌的恭敬简直就是恨不得表现更加明显:“攻柜县也是攻,既然西骞柏辽建议攻打计斤,想来是要试探君上的气魄。”

  没有地图,刘彦其实连计斤城在哪都还不知道。他绘制的地图都是在南面,也就是上次到处溜达,给认真绘制,对于北面则是一片空白。他是攻下了一郡首府,可是按照胡人的尿性,典籍什么的没有,舆图什么的还奢望有?

  要知道一点,古代啊,地图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