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纪昌的狠

席卷天下 +A -A

  此刻,周遭向着吕泰所率部队前去的武装不算少。

  若是以鸟瞰的视觉俯视,方圆十余里内十数人或是数十人的小股武装,认真的数一数绝对不会少于二十队,那么就是差不多一应家族都有派人到来。另有两股看着上百人的队伍亦是在靠近,稍微猜测既能猜出属于谁,柜县就那么几个能够拿出近百武装的家族。

  纪昌知道“风俗”,刘彦没提,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什么风俗?既是某个家族或是部落归附谁,他们归附的对象在出征的时候,能够向那些归附的家族收取出征税,亦是会进行抽丁。

  刘彦为什么没提?因为他不知道呀!

  纪昌却是将这一次视作试探柜县个家族态度的良机,因为刘彦明摆着就是要攻占长广全郡,现在不是大动干戈的好时机,但是对于一些不服从或者有敌意的家族,他认为及早除掉免得留下成为祸害。

  离火燎骑马跑得快,他带着一些同样骑跨战马的人跑了,丢下了数十个手足无措的族人,亦是丢下了近二十辆装满了货物的马车。

  吕泰只记住了一句话,此战为的是杀鸡儆猴,那么就是逮住人就是杀,哪管是不是跪地请降。

  初次出战的晋人士兵,他们见到敌人跪地请降,内心里仅有的担忧早就抛开了,接到诛杀的命令,略略一犹豫也就挥动了兵器。

  杀胡啊,是杀胡啊!知道这对晋人意味着什么吗?那是多少年来所渴望做而又不敢做……敢做又没能力办到的事情啊!

  现在,他们被一个强大的部族收留。这个部族看着非常强,至少很多晋人觉得很强。然后,他们可以披着一层强大部族的“外衣”,对着胡人举起兵刃,让胡人看到扭身就逃,逃不过就跪地请降。多少人眼睛看着,脑中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天呢,天呢,视我们连野兽都不如的胡人跪地乞降了!】

  不是做梦啊!?这样的滋味是多么地甘美,简直就是在梦中都无法办到,偏偏事实发生在了眼前!

  “杀!”李匡用尽全身的力气捅出了长枪,枪头从目标的身体上刺穿,带着一朵朵的血花,他狰狞咆哮“杀!杀!”,将枪头从尸体拔出来,向着下一个杂胡扑去。

  与胡人有血海深仇的晋人多了去了,渴望杀胡人的晋人亦是多到没法数,真正到了能杀的时候,许多人却是会踟躇。

  有了第一个敢于动手的,其他人有了榜样就彻底红了眼,胆子大的就是狰狞扑上去一阵兵刃加身,胆子小的闭闭眼也就挥出了兵器。

  接近三十余个跪地请降的杂胡,他们没有多久就全成了破碎的尸体,那是多数晋人士兵初次杀人,敢于挥出第一次兵刃,接下来就是发疯似得折腾得自己筋疲力尽。

  纪昌对此早就有心理准备,新兵上阵不懂得珍惜体力,也就是这样才会让新招募的部队出来打这种程度的战事。简单,能见血,还是以多打少,真的很难得才能可以找到这种优良的练兵机会。

  吕泰带人干掉一批,换了批手下开始往离火部落的营地而去。

  周遭的武装已经有进入纪昌视野,他们一出现的时候立刻放慢了速度,游弋在外围不敢轻易靠近,哪怕是有靠近也是一两人单独过来。

  “寇司家?”

  “苏乐家?”

  “汝鄢家?”

  乱七八糟的姓氏非常多,纪昌接受拜见的时候是一脸的傲气,充分表现出强者该有的强势。

  其实那样就对了,面对胡人,特别是面对杂胡,谦逊和谦恭根本换不来尊重,对待他们就应该横一些,逮住机会往死里整,但又不给整死。

  纪昌好歹是为羯族郡守效力过的幕僚,他太清楚杂胡是什么德行了。他也在等,他们带来的部队已经只剩下两百部族武装留下,其余都是被吕泰带去攻打离火部落的城寨。

  两百个部族武装列队静静地站立,没有人坑声,没有人眼睛乱飘,就是那么像是一根柱子似得挺在那里。他们是纪昌的胆量来源,亦是藐视前来问候杂胡的底蕴。

  看看那些凑过来的胡人,他们根本就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几乎是能不引起注意就绝对会安安静静待着。然后,偷偷摸摸地瞅两百列成方阵的汉部部族武装,瞧那眼神,羡慕之中带着恐惧,恐惧之中似乎还有点崇拜?纪昌怎么就觉得心里很是爽快呢!

  “参军!”

  “说!”

  外围伺候来报,说是许家的许镇带着辎重过来犒军。

  纪昌“呵呵”一笑,不无觉得许镇有些小聪明,却是让许镇单身一人过来。他想:“若是许镇敢一人过来,定是要灭掉许家。这种家族有人才,越有能耐就越是个威胁;若是不敢前来,恰好攻下离火部落的城寨,有了现成的借口,可以挥军去灭掉许家!”

  许家啊,柜县第一大家族,刘彦屡次邀请被拒绝,纪昌坚持认为不炮制一下难以压服柜县其余家族。

  另一边的许镇踟躇了,局势的发展真的是充满了诡异,认为汉部不会寻死出兵,偏偏刘彦就出兵了。许家真心是觉得刘彦太过……找死?偏偏许家现在骑虎难下了!

  天大的实话,刘彦找不找死,那是需要后赵朝廷反应过来之后。许家是在柜县,就在刘彦的兵锋旁边,要是许家一个应对失误,灭族就在眼前!

  只是一小会的功夫,天气也不是那么热,许镇不但是满头大汗,甚至是背后的衣裳都像是从水里捞的那般湿透。他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然后双腿似乎也有些飘,愣愣地看着远方人多但是安静的场面,眼睛因为涩到了汗水有些刺痛。

  纪昌在默算:“再有六十个呼吸,他若是不过来,我便下令士兵过去斩杀,然后……伺机挥军许家!”

  二百部族武装用来灭许家绝对是够了!纪昌就是敢这么有恃无恐!他觉得自己的直觉不会错,刘彦对待胡人就是一种暴虐的情绪,就是好像刻意忍耐?

  纪昌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刘彦是哪族,不过没关系啊,他是儒生,还真的就信了“蛮夷入华夏则华夏之”的理念。只要刘彦肯善待晋人,他觉得效力能够得到安全,甚至是得到安全之外的回报,就肯下死力谋划!

  许镇一直在咬牙,像是知道自己接下来做出的反应将会关乎到许家的阖族生死存亡,不敢轻易做出抉择。

  纪昌没搭理那些在奉承的各家族代表或是族长,他已经数到了第五十一,再有九个呼吸就该招呼部族武装杀上去,干掉包括许镇在内的许家人,然后大概是最迟明天就能挥军,干净利索地灭掉所谓的柜县第一大家族。

  那个时候不管其他家族是什么心态,纪昌都会建议刘彦一个一个的灭,敢于有意见就灭!在柜县这块地皮上,他们有这样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