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狂喜?狂喜!

席卷天下 +A -A

  纪昌搞不懂刘彦为什么非要占领柜县,更加搞不懂的是之前为什么可以轻易占领又没有。他搞不懂的事情太多了,也没有必要每件事情都问个仔细,只需要刘彦想要柜县,是一种哪怕名义上的占领,那他就尽力办到便是了。

  对,纪昌窥探到的情况就是,刘彦无比渴望占领柜县,是哪怕要付出巨大代表都要占领,但是占领的方式很顺便,顺便到哪怕是扶持一个傀儡都行。

  没法解释,甚至是根本说不得,刘彦只能是似是而非地讲解一下,其中就有关于拿柜县作为前哨站的理念。

  纪昌一听吓了一大跳:“君上要在这个时候扩张?”

  真是够了啊!后赵虽然是有些虚弱的迹象,可远远不是一个部落所能够挑战的。纪昌不得不隐晦地打听一下刘彦是不是代表某个国家,又或者是代表哪个大族。

  刘彦还是说得比较含糊,他越是这样纪昌就越是有种安心的感觉。

  其实纪昌是往其它方向理解了,大概是觉得刘彦背后肯定是有坚强后盾。

  刘彦等待纪昌离去却是蹦了起来!

  【又一个印绶……】

  刘彦是安排部队前去柜县,造成占领的事实,然后快马加鞭去了谷地,将柜县的印绶放进城镇中心。

  印绶刚被放下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刘彦突然瞪大了眼睛,大到眼睛好像是会凸出来掉到地上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在谷地响起,笑声里充满了狂喜,还有一种怎么听都有点类似于“我已经无敌了”的嚣张韵味。

  刘彦是真的狂喜啊!他刚才脑海里面响起了一段提示,说他首次攻占县城保证一个月不丢失的条件,奖励再建造一座城镇中心。下一次的奖励可造城镇中心,是在攻取一郡之地后。

  可以不断建造城镇中心?那可真的是值得狂喜,刘彦不免也会有些迷糊,因为按照“帝国时代”的设定,该是到了“城堡时代”才能建造城镇中心才对。

  想到“系统”难得发善心提示,说是城镇中心建造之后,人口上限会增加到1000人,刘彦简直就是有一种要昏过去的幸福感,以至于又是一阵“哈哈哈”的狂笑。

  确定了!攻占城池,并且是得到印绶交给系统,就会解开一些限制!

  刘彦狂喜的同时,内心里还不知道是多么的埋怨“系统”。

  【别人的系统不是萝莉就是御姐,反正绝对会是大美人,最后还能实体化成为“亲密”伙伴。到了我这里,系统就是一个闷得问什么都不回答,没有必要绝对不会出声的存在!】

  没有理由不狂喜,刘彦就一直担心说城镇中心被摧毁会失去最大的依仗,几乎是日日夜夜都在担忧。

  下一个城镇中心应该建造在哪?不会有任何的二话,刘彦绝对是会建造在灵山岛!

  【之后,应该合理安排系统生物单位,之前为了攻打不其城却是制造过多的系统士兵,接下来应该好好安排!】

  没有办法的事情,系统农民真的是超级农民。这么说吧,一个系统农民可以顶至少十个晋人,是在效率和任何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建造某些东西上。

  【坚守一个月?】

  刘彦喜悦之后就该细想一下了,比如该怎么将柜县给守下来,然后丢了对柜县的统治权之后,建造出来的城镇中心会不会消失……

  “啊?君上要驻防柜县?”纪昌开始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刚刚见过面的刘彦怎么会风风火火地过来,一听不免有些愣神:“君上不是大张旗鼓攻打柜县,甚至……我们也没有攻打,不过是县长有事离开,暂时交给我们保卫罢了。”

  “……”刘彦一听就明白了,柜县是被他们控制,但方法温和,没有谁去到处囔囔,在天下大乱的中原,一个破落县是不是还处于朝廷的管辖,谁会去闲操心。

  刘彦好像是走进了什么误区,以现代人的思维来理解目前的人们,又用错误的思维来理解当前的局势?

  “君上,对于离火部落?”纪昌又看到刘彦一脸的严肃,以为是在专注思考什么,等了一小会,才说道:“宜早不宜迟。”

  刘彦颔首:“那么,徐正和吕泰的那些兵,什么时候可以拉上战场?”

  “小人以为,他们现在就能拉上战场。”纪昌说道:“士卒还是需要在战场培养。再则,有君上的部族武装掠阵,哪怕是有意外,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招募的晋人已经有两千之众,刘彦预计还会再招募一千,采取淘汰制度。

  刘彦最近处理了不少人,主要是对一些临阵退缩者。他也不是直接清退,是专门的区分出来,给编成了类似于辅兵的兵种,待遇上开始与那些敢战者有明显区别。

  “君上设立淘汰制,战兵与辅兵待遇有差。敢战厚赏,畏死重罚,这是君上的英明。”纪昌也不知道是在拍马屁还是说出内心的想法,一脸的敬服:“治军,重在赏罚分明,如君上者,不多。”

  刘彦撇开了脸,他大概是听出了一点意思,纪昌分明就是看那些系统士兵才会有那样的想法。

  其实……刘彦真不觉得自己会练兵,他也没有想过用现代训练士兵的方法来训练冷兵器的士兵,因为从一开始套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他还是略略知道一些,冷兵器的士兵看的不是战斗技巧,应该是胆气为先,愿意服从上官的军令,要是没有胆气和不服从,武技再厉害又有什么鸟毛用!

  两人正谈到一般,一阵吵闹声从远而近,听着像是拓跋秀在闹什么。

  说起来,自攻打不其城回来之后,刘彦就没有再怎么搭理拓跋秀。

  “滚开!”拓跋秀看似蛮横,被拦住后动了粗。

  守在外围的晋人士兵不太拿捏得准刘彦到底是要怎么对待拓跋秀,只是按照职责挡着,却是不敢过于粗鲁。

  “你就复杂安排针对离火部落的战事。”刘彦说着扭头看向撒泼的拓跋秀,眉头皱了起来。

  纪昌其实也是不知道刘彦与拓跋秀是个什么情况,应命之后逃也似得离开,像是不敢粘上一点点首领的私事。

  刘彦命人让开,让拓跋秀过来。

  “刘彦,你给个话。”拓跋秀过来之后反而是心平气和的模样:“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要关到什么时候。”

  拓跋鲜卑?现在他们在塞外的实力不算弱,但刘彦暂时关于拓跋鲜卑的印象是来自于比较模糊的记忆,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印证之前,一系列的事情无法做出部署。

  刘彦静静地盯着拓跋秀看,比较突然地笑了一下。

  “笑什么?”拓跋秀深呼吸一口气:“给个话!”

  风和日丽的天气,似乎是一个登高望远的好日子?刘彦站了起来,没有说话抬脚往外走。

  要不是刘彦今天高兴,任是拓跋秀那种模样,他可不会有什么凝香惜玉念头,绝对会直接让人关起来。

  拓跋秀带着一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屈辱感默默跟在刘彦身侧,她比较郁闷的是看到刘彦时不时会露出笑容可是很快又收敛,下意识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被……戏弄?

  ………………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架空世界的历史故事,陈衡庆蛮四国之间的斗争,一个少年如何走完复仇之路,请看《陈国我为王》黄氏啊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