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这就是谋士?

席卷天下 +A -A

  纪昌开始有得忙了,他是真的很想表现出自己的价值。同时,他真心发现汉部是一个绝对特别的势力。从首领到部民,无一不是透露着一种诡异。

  事实上,纪昌被掳来之后,他一开始就是想活命。后面他看了刘彦对晋人的态度,亦是发现汉部的发展潜力,是真不想这么一个能够善待晋人的势力就那么因为首领的莽撞而消失。

  柜县不大,能够称得上家族的不多,西骞家族不是什么大家族,阖族不过四十多号人,有部下近二百余。他们的家主叫西骞柏辽,是一个看上去起码五十岁的老头子,不过却是显得相对健壮。

  纪昌来柜县,不拜访许家纯属故意,他就是给许家制造精神压力来的,然后用最简单的方式达到想要的结果。

  “没有问题,只要刘领主没有灭亡,我们家可以为之效力。”西骞柏辽其实没有五十多岁,看着像老头,实际年龄是三十四。他抖动着自己的大胡子:“难得我们族里出现了一个英雄,还是一个有奋搏精神的英雄,绝对配合没二话。”

  纪昌一直含笑,他来见西骞柏辽,奉上兵器二十把,上好扎甲一套,几乎没有费太大功夫就争取到了西骞柏辽的支持。却不知道是看在兵器和甲胄的份上,又或者是真认为与刘彦同为匈奴?

  刘彦当然不是匈奴人啊!可是汉部自己的人不清楚,也没有人敢去问。外面的人就更没有机会去问,刘彦自己又从来都没有否认过不是匈奴人,结果也就是这样了呗。

  很现实的事情,刘彦在没有真正壮大起来之前,他根本不会去公证自己的身份,借匈奴人的身份来发展,和喊出恢复汉人的荣光,真的会是不同的遭遇。

  “只是……”西骞柏辽收敛了一下笑容,说道:“西骞家人丁稀薄,恐怕是无法效力了。”

  “无妨,我主部族武装精锐。”纪昌一副满满的自信,甚至是露出了强者才会有的倨傲:“这点长广郡无人不知。”

  西骞柏辽本以为是要在出兵问题上扯皮,肚子里不知道装了多少托词,还准备讨价还价,没想是这个结果。他愣了几秒,点头笑着说:“确实!真不知道是哪个大部落的后裔,竟然有那么多的精锐?”

  纪昌笑吟吟地看着西骞柏辽才没有回答的欲望,其实他想回答也不知道哇!然后,他站起来作势要告辞。

  “等等……”西骞柏辽有些迟疑:“先生且先坐会?”

  纪昌当然是推辞,只说还有好几家需要前去拜访和洽谈。

  西骞柏辽拍了几下手掌,早先退下的舞姬又出来,说道:“先生再欣赏一会歌舞。”,不给拒绝的机会,快步走了。

  舞姬并不是多么上等货色,但是能够养舞姬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这也说明胡人开始向汉文化妥协,毕竟此前胡人可没有养舞姬的习惯,是从晋人那里学来。

  没有多久,西骞柏辽带着一个年轻一些的青年人过来,径直介绍:“这是我的长子西骞建同。有必要的话,他会带上二十名好手为刘领主效命。”

  纪昌与西骞建同见礼,又是一副没怎么重视的模样,听到西骞柏辽会让儿子跟随自己,才算是笑得开朗了一些。

  接下来,纪昌又是走访了几个家族,他做出的声势很大,像极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代表刘彦过来笼络或是联系。

  许家自然是知道纪昌来了,两叔侄有派人暗中跟窥探,但一时间没有琢磨透刘彦到底是想搞什么。

  按照许镇的理解,刘彦可以蠢,但手下总该是会有聪明人,刘彦要做一些明显是会引来恶劣后果的事情,那些聪明人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

  许冥却认为,刘彦可以将部落发展起来不会是蠢人,不过是在试探许家的态度。而许家已经明确表态了,那样一来不管刘彦想做什么,许家的利益总不会蒙受损失。

  此时此刻的柜县县长却是有那么点心急如焚,仲孙鸿真就是县长的名字,他老早就想卷包袱跑了,只是许冥一再信誓旦旦说刘彦不会对柜县怎么样,带着一种侥幸的心理才留下。

  “还说许家没有与刘彦勾结!”仲孙鸿真很是盛怒的模样:“分明就是想拖住我,让老子给宰了!”

  羯族啊……被匈奴人带进中原的时候还是奴才,翻身也就是那么几年的事情。他们对治理国家其实并不拿手,要不也不会治理成现在这幅鬼模样。

  仲孙鸿真平时只敢几件事,为朝廷收集赋税,交给郡首府,然后就是吃喝拉撒睡。说起来,他算是比较不会搞事的一地主官了。

  “什、什……么!?”仲孙鸿真被吓到了:“姓刘的,派人来拜访我!??”

  纪昌还真的就是明晃晃地来拜访仲孙鸿真,他是带着那些投靠家族的人过来。

  仲孙鸿真的第一个想法是,刘彦已经成功收买了大部分人,明晃晃过来是要搞事,下意识就想要溜。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门口已经出现了一大票人。

  “县长安好。”纪昌还是显得比较平和,甚至是脸上带着笑眯眯的表情。

  后面的人陆续行礼,就是动作不齐,表情什么的也比较怪异。

  “你们……”仲孙鸿真扯着难看的笑容,眼睛在四处乱飘:“是来……做什么的?”,他其实是在心里破骂,守门的是不是全死光了,怎么那么容易被闯进来。

  “为送礼而来。”纪昌向左右看了看。

  一个看着魁梧的人从肩膀上解下一个长形包裹,解开包裹是一柄没有带鞘的斩铁剑,可是把仲孙鸿真吓得有些够呛。

  有拿兵器的,亦是有拿财帛的。两种物件摆在了仲孙鸿真的面前,让他愣神了很久,最后冒出一句:“不杀我?”

  纪昌今天笑得比过去的五年都要多,他笑着说:“听闻县长家中老母病重,特地前来送礼。”

  “……?”仲孙鸿是有些废材,但不代表不懂好赖,听不出来。那是刘彦派来人,让自己滚蛋。

  滚蛋好,真的是滚蛋好,借口对方都给找了,虽然说老母是在柜县,但襄国那边还是有亲戚朋友,总是能够找个借口跑路。

  仲孙鸿真跑了,印绶什么的当然是给留下,结果是刘彦拿到了印绶,又听纪昌说柜县随时等候前去接收,他除了哭笑不得就是真心开怀。

  【谋士啊!】

  是的,谋士啊!难怪军师在战争史上那么被重视,就是他们总能够找到很好的办法,用最轻微的代价来获取想要的结果。

  刘彦哭笑不得的是,纪昌说的一些话。

  “君上,咱们取得了柜县的控制权,要是有必要还能随时让出去,影响不大。”纪昌一直保持行礼的姿势,又说:“君上想要练兵,小人也已经尽最大可能孤立了离火部落,可以让君上高枕无忧地练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