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操之过急?

席卷天下 +A -A

  建了个群:三七三四九二七,群名汉军威武,欢迎亲们前来吹水。

  …………

  “大问题,大大的问题。”

  田朔觉得非常之的烦闷,他就发现了,那个叫纪昌的家伙出现之后,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大大的挑战。

  不过田朔不是傻瓜,多次相处下来已经明白了一点,纪昌在军略上有不错的才能,行政能力估计也是有,但没有表现出来。

  其实嘛,田朔知道的,那是作为新来者的纪昌不愿意得罪人。他更加知道,现在自己所在的势力容不得内斗,想要一决高下没问题,但真的是不能把势力给葬送,连带自己也该被玩死咯。

  “这片地方根本就无法侍弄农田,整那些田亩是想干什么?”田朔是在灵山岛上,他也记得自己没有叫开垦出农田啊?他问:“是怎么回事?”

  被问话的人就答:“是领主的家仆过来整理的。”

  田朔立刻闭嘴,不再说三道四,就是内心里十分好奇刘彦到底拿那片地要干什么。

  家仆?这么个年头,可以做一方势力首脑的家仆那是相当幸福的事情。

  田朔大概也知道所谓的家仆是,那些不喜欢说话,看着木木呐呐,干起活来却异常厉害的人。他扭头看向了大陆,心里颇为郁闷地想:“现在,该是那个家伙陪在君上身边吧?”

  发生了令刘彦比较没有想到的事情,纪昌这个家伙竟然会练兵!

  对,就是练兵。要知道现在可是公元340年,甭说识字的人极少极少,哪怕是识字基本上也不是谁都能接触到兵法,更不用说操练士兵这么高深的学问。

  练兵的学问啊!自古就被帝皇所忌惮,没见从韩信之后,谁练兵最好,下场就越惨吗?比较出名的就有汉之条侯周亚夫,这位仁兄功劳不可谓不大,但说被弄死就弄死了。

  纪昌的练兵手法在刘彦看来其实并没有太高深的东西,可是在其他人看来可就不那么想。

  什么年头啊,会练兵的人都是人才,这样的人肯定是有渊博的家世。陈群搞了九品中正制,此后家世就代表着一切,哪怕中原和北地都被折腾成这样子,可一些人的旧有观念真不是说变就变的。

  吕泰和徐正是在得到纪昌的同意之后跟随一同练兵,刘彦自然是看出纪昌想要与两人处好关系。

  【就是练个服从命令的章法,没有练体魄和精气神。】

  刘彦自己有几年的当兵经历,清楚练兵之初就是练服从,不过那是现代的军旅方式,对于古代的练兵,在认知上其实是比较模糊。他当然也没有相信那些影视作品,说起来天~朝的影视作品最是虚幻,极少有认真考究的东西。

  【连《三国演义》都快被当成正统历史了,能指望啥?】

  张石也是在忙碌,他做的事情比较难,是负责打探消息。

  柜县真的不大,人口亦是少得有些可怜。整个柜县的人口也就数千,大部分是集中在县城之内。当然,这里说的人口,是被官方统计在案的数量,不包括一些建造坞堡的豪强。

  不过,柜县现如今似乎也没有多少豪强,之前的动荡让一些豪强受到冲击。

  后面,作为郡守的尔荣又听从寿阳文的意见,对郡内豪强梳理了一遍,因此整个长广郡幸存下来的坞堡真的不多。

  “这一次奉命负责带兵器去与许家交易,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张石一直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在刘彦这边待下去并且站稳脚跟:“民政比不上田朔,军略上与新来的纪昌也比不了,做些杂事也不失是一个方法。”

  这些日子刘彦一直都在打探情报,不止是柜县,包括周边离得较近的郡县。他既然已经知道了该怎么让系统升级,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问题是需要占领一个州,才能升级到“城堡时代”着实是显得太过操蛋了一些!

  张石对柜县的打探不是没有收获,比如柜县的县长正打算卷着家人和族人跑路,然后其余的胡人也是人心惶惶,一切只因为刘彦带人攻打郡首府不其城,杀掉了几乎所有人。

  还用多想吗?刘彦敢率军攻克不其城干掉那么多人,柜县又算是什么玩意,连不其城都能攻下,一个小小柜县还打不下来?

  柜县的人之所以暂时没有跑,那是因为他们获知了一件事情,是郡守尔荣清除坞堡的时候,攻击到了刘彦的亲戚,激得刘彦带兵去攻,也是想要夺回被掳走的人,这些消息自然是刘彦听从田朔意见放出去。

  其中,许家亦是透露出一些是是而非的消息,称刘彦的大仇已经报了,没有攻打柜县的想法,不知道是在帮忙,还是帮倒忙。

  刘彦没有攻打的想法?才怪!他都已经开始在预备了,派出张石去县城送货就是在踩点,不会超过一个月就会攻打柜县。

  其实是比较显白的道理,刘彦连一郡首府的不其城都打了,正着急想要增加人口上限,又很想尝试占领一个县城之后能不能再造一个城镇中心,可能可以会放着羸弱在柜县在嘴边不吃下?

  刘彦暂缓一个月没有其它原因,就是想要让晋人士兵在这一次攻击柜县作为主力,由系统士兵进行掠阵。

  是,系统士兵十分生猛,死了只要有资源也能无限生产,但是刘彦已经清楚明白一件事情,他想要让晋人恢复汉人的荣光,不能只依靠那些系统士兵去拼命,该让晋人流血的时候绝对不能心软。

  攻下不其城不久,现在正式周遭势力最害怕刘彦的时候,现在攻打气势十足,可以压制胡人士气,让晋人士兵在作战时少些损失。

  “君上。”张石行礼,先是介绍了一下到柜县的交易情况,随后说道:“暗中访查,柜县除却许家之外,有西骞一家或许有可作为。”

  西骞这个姓氏一听就不是汉姓,刘彦听下去果然是那样,西骞家族是匈奴人。

  刘彦毫无疑问是想要控制柜县,但是他明白不能明目张胆的控制,做了一样的举动,但是给后赵政权留些脸面和不留脸面,遭遇到的打击不会一样。所以咯,扶持一个家族控制柜县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刘彦还不清楚这样到底会不会被系统认可。不过,这个随时都能改变,大不了不用代理人自己占,不算什么事情。

  “派人接触一下。”刘彦在琢磨着,几乎所有胡人……包括晋人都将他视为匈奴人,或许是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的:“简单明了一些。我们没有过多的时间。”

  张石已经明白刘彦的风格,就是什么事情都有些赶,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可也不知道怎么劝,只能是低头应“诺!”,见没有什么吩咐也就离去。

  刘彦是站在一栋三层高的木楼,他的这个位置可以很好地看到正在接受操练的晋人士兵那里。

  安置地这边现在基本都是士兵,非士兵都是被安排到了灵山岛和就近的那个无名岛。

  灵山岛的岛上打井会有淡水,可是说实话,水源根本就不足够接近三万人的食用。就近的无名岛则是没有淡水。因此,每天都需要有船只装满淡水在两个岛屿来回奔波。两座岛屿都需要储备大量的淡水,另外搭建木屋的木材自然也不能缺少。

  根据刘彦所做的事情,几个文士已经知道那是在做最坏的准备,恰恰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真的搞不懂刘彦明知道会承受无法想象之后果,为什么还会选择去攻打不其城。

  “咱们的君上啊……,怎么说呢?”徐正满脸的复杂:“非常人可以视之。”

  纪昌没有吭声,所谓的“非常人”,可以是褒义词的赞美,也可以是贬义词的蠢蛋。他比较倾向于刘彦是一个易于冲动的人,对于被这么一个人掳来并效力于麾下,其实是一种非常忐忑的心情。

  …………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生逢大明乱世》这是一本争霸与言情并存的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