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进攻,防御,看客

席卷天下 +A -A

  “怎么办?”田朔一脸的纠结:“他们已经在外面徘徊了足有一整天了!”

  从箭楼向外看去,已经被清除出空地的地方,不止一股人正在来回走动着,看穿着毫无疑问就是胡人。

  胡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安置地外,大概是刘彦带兵离开后的小半天?他们来之后没有发动进攻,倒是有个别的胡人想要接近篱笆墙,被吕泰带着弓箭手给逼退。

  田朔当时可是被吕泰的行为吓了个半死,他是要耗费一些钱粮消灾,试图用那样的方式打发一看就是想捡便宜的胡人。

  吕泰并不觉得自己鲁莽,他告诉田朔:“君上带兵外出征战,胜负未分之前那些胡人不敢过分。要是我们一开始就示弱,才是招惹祸事。”

  田朔本来是有点埋怨,觉得要是激得胡人动手那可是要坏事,因为安置地真没多少人……错,是没有部族的战士了,连带一些能转移的也都去了海上的岛屿。胡人要真的动手,他们除了拿弓箭射一波,就还跑去坐船,将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营寨丢下了。

  事实证明了一点,胡人在没有得到刘彦败亡的消息之前,果然不敢进攻,只敢用各种小动作进行试探。

  “不怎么办!”吕泰手按着腰间的剑柄:“他们真的动手,田管事带人去岛屿,我会带着愿意的人留下来死战。”,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去,刘彦信任和厚待他,战死也算是不负托付。

  只有付出过才会懂得珍惜,只有失去过才会知道珍贵。

  营寨的建设也有吕泰的辛苦参与,对他来说那不止是付出了劳动,营寨对于他们这些在中原和北地身份连野兽都不如的晋人来说,从真正获得了安全的那一刻起,营寨就不止是营寨,是心灵的寄托!

  营寨看似简陋,甚至是很可能被一冲击就该坏掉。田朔太害怕遭到偷袭,他连挟持一些人的亲人,逼得出人与他一块出去除草的事情都干了。在胡人窥视的环境下除草,对于一帮历经无数欺压和凌辱的人真的不容易,一边干活一边裤裆里尿了绝不是什么太丢人的事情。安全啊!田朔不想失去安全,是那种能被效忠对象善待,不会在下一刻被砍了脑袋的安全。

  哪怕不为他人……也要为自己啊!

  天下之大,多少地方能够安全栖身,何况吃喝用度从未被拮据?

  田朔好像是被什么突然吓了一跳:“又靠过来了!”

  吕泰想都没想拿起脚边的弓,搭箭就是一射,射出去的羽箭飞了一阵恰好盯在了一双兽皮靴的脚边。

  被箭矢警告的胡人,他弯腰捡起了羽箭,抚摸着笔直的箭杆,又用拇指擦了擦三棱形状的金属箭镞,对着射箭的吕泰咧嘴笑笑,下一刻是将箭矢收好。

  正在靠近篱笆墙的胡人数量该是有三百余?周遭正在围观的胡人不会少于两千人,要是注意辨认的话,其实两千多人里也不全是胡人,有一些压根就是属于奴隶兵的晋人。

  三百多个人停下前行站立,他们开始发出呼啸,亦是对着安置地不断地挥舞手里的家伙挑衅。

  “终于要来了吗?”田朔脸色有些苍白,额头的汗就跟刚刚淋了倾盆大雨似得,他哆嗦着嘴唇:“我下去带人撤到海岛,你……”他顿了顿,看着一脸坚决的吕泰,颇为复杂地说:“难得有可以期盼的日子过,不要轻易死了啊!”

  吕泰看上去很平静,稍微对田朔点了点头,走到箭楼旁边向下看,下方是大概四百来个服装不统一,甚至有些人只是遮住隐私部位的人。

  他们是被招募的士兵,每个人都有家人在安置地生活。正是因为有需要守护的人,吕泰让人选择,他们选择站出来守卫,不止是守卫营寨,更是守卫家人。

  “弟兄、袍泽!”吕泰的口音就是北地,带着并州人特有的腔调:“胡人按耐不住了,想来今天战事已经无法避免。”

  四百多人,他们手里都有武器,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脸上表情,要说有多么的正义或冷酷绝对是扯淡,其实大多数人根本就是一脸的犹豫加害怕。

  “没法子了!肯定是要打过,不打我们生活的地方会成为废墟,不打我们过活的粮食就要被抢,不打我们的亲人……就要被杀被吃。”吕泰看上去有些激动:“难得过上不用遭受凌辱的日子,难得遇上一个拿我们当人看的君上,难得有人肯庇护我们。”

  四百多人没有一个吭声,他们听着听着,握住兵器的手尽管是因为紧张或是害怕在抖,可真的是很用力。

  “君上将领地托付给我们,那些了无牵挂的人可以退缩,他们退缩之后或许会在未来逃走。”吕泰抽出了腰间悬挂的战剑:“他们是不是懦夫,吕某人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只知道领主一旦回来,临阵脱逃的人必定是要受到惩罚!”,他将战剑指向篱笆墙外,加大了喊话的声音:“我们有需要守护的人,我们犯错了不是自己遭受惩罚,想想自己的亲人。为了家人,战!”

  “为了家人……”四百人中的大多数举起了手里的武器:“战!”

  在吕泰喊话的时候,原本静止不动的三百来个胡人(也有晋人)其实已经重新向前移动,只是他们移动的速度并不快。

  一开始的时候,三百来人只是走,走了一段距离开始小跑,听到箭楼上的那个不知道谁在喊话,他们渐渐加快了速度,离篱笆墙约有百来米时迈步的频率加快。

  加快速度的进攻方,他们在接近篱笆墙五十米左右的时候,防御方射出了箭矢。

  看箭矢数量其实也不多,就是四五十枝箭矢罢了,第一波之后就是下一波,进攻方有中箭倒毙者,受伤自然也是有,但数量真的不是太多,也就是三十来人,等于是发射五枝箭矢才有一枝命中。

  进攻的一方在喊,听喊声,几乎是什么语言都有,其中晋人的喊杀声尤其刺耳。

  防守的一方也在喊,喊的像是有些歇斯底里?

  双方隔着一道篱笆墙,其实是谁也看不见谁的现状,他们仿佛是觉得谁的喊叫声比较大,谁就是有优势的一方?

  身在箭楼的吕泰一直在射箭,他的箭术看着非常不错,每发一箭必然会命中目标。可是,他射了十二箭之后,不管是握弓还是搭箭的手,其实都是抖得很厉害。

  也对,射箭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讲究力道、耐力、肌肉和筋骨的忍受力,最为优秀的英格兰长弓手射二十箭就该停下,不是不能继续射,是再射肌肉和筋骨都会承受不住。要是随随便便可以连续射上数十箭,乃至是与连续射上百箭,这样的人不是拿着机械力的弓,就绝对是怪物。

  手抖得很厉害的吕泰弯腰放置弓,几乎是他刚弯腰,一声“哚”,木屑乱抛,一枝羽箭钉在了箭楼的支撑柱,箭杆和尾部的箭羽还犹自颤动个不停。他自然是有发现刚刚发生了什么,不过却没有反应,重新直起腰的时候,是继续盯着敌军看。

  进攻的敌军已经在撞篱笆墙,远处又有胡人在集结,吕泰所见,正在集结的敌人绝对不会少于千人。

  【也罢,防御的人太少,顾不得其它地段,那些胡人想要捡便宜正是时候……】

  吕泰开始呼喊,不断不断为已经发生短兵相接的袍泽打气,他也在破骂:“该死的杂种们,你们会付出代价,你们绝对会付出代价!”

  比较远的地方,一片树林的旁边,许冥和许镇骑马观看战场。

  “叔父,咱们就这么看着?”

  “嗯,再等等,等那些蠢货快赢了。”

  “也好,一个人走空了的营地,刘彦又出兵在外,毁掉营寨不过只是能够劫掠,却是要结下死仇。”

  “……,所以,等一下咱们就该上场,在最危险的时刻,帮刘彦守住。”

  两叔侄说着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带着十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