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我心不冷

席卷天下 +A -A

  觉得好看,请求收藏,请求推荐票。

  ……

  所以说,放火是真的需要技巧,纪昌带着二百来人严格按照风向,某个位置放多少柴火,什么地方需要抛燃烧物,干得真是挺好。

  浓烟和蔓延进府邸的火势将胡人逼了出来,走投无路的胡人充分发挥了蛮性,他们不再是觉得没有机会就撤退,是哪怕明知道死定了也极力向前冲,甚至有人受到重创还咬牙反击才躺下。

  厮杀非常激烈,那是到了最后的决胜关头才会出现的景象。到了这个阶段,若是有一方能退,其实早就该有一方溃败。问题是,胡人没得退,再退就要退到火场去烧成焦炭,另一方的系统士兵则是不知道溃退为何物。

  悍不畏死的作战方式,其实就是一种刚硬的打法。这种打法并不是多么厉害,其实就是不断给对战的敌人增加心理压力,实质胆怯后在占尽心理优势下,对敌人的一种精神压制。

  系统士兵才不在乎对方多么的悍不畏死,结果是两帮人都来硬汉的打法,你捅我一下,我砍你一刀,每个瞬间都有人倒下。

  【唔?徐正竟然带人扛住了?】

  刘彦有意外的理由,他虽然一直都在培养晋人士兵,可是直至今天为止……也就是培养出了一些胆量。

  是的,徐正等人面对悍不畏死的胡人是扛住了,他们尽管是心里畏惧,可是他们真的扛住了。

  不扛住不行!什么时候都可以怂,看到那么多的同胞被制作成风干的人肉架子,看到那堆积如山的人骸骨,看到女性同胞的待遇,怎么可以再怂啊!

  “我不想被吃掉!”阿三挥刀劈中一个胡人:“谁想吃我,我杀谁!”

  “我有一个年芳十六的小妹!”手持长矛的斗阿(é)脸上表情无比的狰狞:“以前是没有法子,现在有保护的机会,我不想她遭遇那些!”

  奋力拼杀的晋人士兵,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拼命的理由,没有理由拼杀的晋人则是退到了后面。

  是的,并不是所有晋人士兵都加入到拼杀,总会有一些可以捡便宜就上,遭遇凶恶敌人则是退缩的人存在。

  两百来个晋人,奋力拼杀的数量该是在一百四十余人,剩下的六十多个躲到了一边。此刻,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泾渭分明,从此时此刻开始,他们注定会成为两类人,也将会有各自不同的命运。

  李匡也加入了拼命的行列,他很虚弱,压根就没有办法冲到最前面,只能是跟在向前推进的士兵后面。他是真的想拼命,不是杀掉胡人,干脆就给胡人杀了,死在推进道路上,之前是活得窝囊,最后一息也算是,不枉生而为男。

  冲出府邸的胡人不算少,冲在最前面的人死光,后面剩下的就是一些老弱妇孺了。但是,千万不要小看胡人的老人,他们才是最残忍和残暴的那一类人,就是他们当年南下,夺了晋室的土地。

  胡人中的老人知道怎么让晋人恐惧,可是他们面对的是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恐惧的一群士兵,任何的语言攻击,包括“回忆杀”根本就不会产生效果。结果是,老家伙竭尽所能地想要影响对手,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是因为身体机能不行了,很轻易就在那种硬碰硬的战斗中被杀掉。

  空气中有焦味和血腥味,刘彦刚开始的时候对类似的味道很不习惯。他当初其实在杀人之后,虽说是没有当场吐得稀里哗啦,可是也恶心和懵了几天,毕竟人就是人啊,初次杀同类不可能真的没有任何的感觉。

  杀人,杀着杀着其实就习惯了,人是最容易养成习惯的一种生物了。

  纪昌不知道当了多少年的奴才,现在就习惯了奴才的身份,他不用任何的假装,面对刘彦的时候就是一副奴才样,完全就看不出身为一个谋士该有的骄傲。

  谋士?是的,刘彦刚刚知道纪昌就是长广郡守尔荣的两大谋士之一,另外一个是被他抽刀砍掉脑袋的寿阳文。

  寿阳文是坏蛋,坏到了骨子里,平时无恶不作,为羯人出谋划策残害所有可以残害的人,寿家的人仗着寿阳文的势,更是没少干些生儿子没屁眼的事情……当然,这些是刘彦命人从一些被解救的人那里听来的,其中就包括设计骗开坞堡的那些事。

  “……这,小人不过是……不过是不忍心。”纪昌额头在冒冷汗,他被问及了照顾晋人的事情:“为同族,力所能及,定然是要相护,可是……小人着实是帮不了太多。”

  刘彦在点头,他已经发现纪昌是一个聪明人,根本就是知道自己对晋人至少是持同情态度。

  聪明人好啊,一个对自己的同族多少有点香火情的聪明人,只要不是罪恶多端,刘彦就需要这种聪明人。

  估计是到深夜,不其城的厮杀声才算是完全停了下来。

  本来应该是一片漆黑的夜晚,不其城却是充满了火光,原本就是显得残破的城池,数里之外都能看到不其城的火光,经过大火的肆虐还真不知道最后该是什么样的光景。

  大概是到了凌晨时分?刘彦带人出了城池。

  从队伍看去他们该是有三千出头的人数,大多数是需要互相搀扶,不少是被担架抬着。有那么一伙人显得比较特别,他们像是牲口一样被数人同时捆绑在一条长长的圆木上,由晋人士兵监督着前行。

  “什么时候杀?”阿香骑在马背上显得很高兴,是太高兴了,一直惦记着:“出了城就能杀了对不对?”

  刘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竟是让阿香跟在了身边,也意外阿香竟然会骑马,那么这女的出身该是不会低。

  贪图美色?拜托!好歹刘彦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天然的、人工的、半天然半人工,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会对一个骨瘦如柴、没半点身材、脏兮兮的半疯女人有贪图之心?

  刘彦就是纯粹想要带着这个可能随时会疯的女人,试试能不能让她稳定下来,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把关?对!就是把关,不让自己的心完全冷下去,需要有一些藉慰。

  心要是完全冷掉了,不疯既是魔王,刘彦要的不是当一个冷血魔王,是想要带着自己的族人重新崛起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