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幸福是什么

席卷天下 +A -A

  阿香的身体在动,前前后后地在动着,她是被一个人影骑在身上,被动地前前后后耸动着。发生什么事?会发生在中原或北地很多晋人女子身上的事,她们正在遭受侵犯。

  在阿香的不远处,上演着一个又一个被捆绑的男性晋人被放血,地面上洒满了殷红色的血迹,刺眼的红色汇集成了水流,一些比较低洼的地方已经有了血池,非常非常多的苍蝇“嗡嗡嗡”地卷着。

  嚎叫,不同的出发点的嚎叫,有些是频临死亡,有些则是仿佛野兽。

  是的,正在遭受侵犯的不止是阿香,有至少三十来个晋人女性正在遭受屈辱和痛苦,犹如野兽一般的嘶吼声从侵犯晋人女性的胡人嘴里发出。

  对于晋人来说,他们正在经历仿佛身在地狱的一切,天色临近了黄昏,世界很快就不会有光明。而对于中原或是北地等等生活在胡人统治下的晋人来说,哪怕是光天化日,阳光多么地明媚,他们眼中从来都不存在光明,是身和心处在了阴冷的黑暗。

  【为什么不死呢?很快就要死去了吧……】

  阿香的位置离被关押的晋人男性比较近,她可以透过篱笆的空隙看到里面被关押的人,与她视线对视的是一个表情呆滞、脸色同样呆滞的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好像是自己的丈夫吧?

  【对了,我的丈夫叫什么了呢?叫李……李什么了呢?只是一个多月,好多美好的事情已经想不起来了呀……】

  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了,那是眼眶已经被泪水弥漫,阿香看什么都好像隔着一层水雾。她已经不记得好多东西了,记不得丈夫叫什么,记不得家里的摆设,记不得门前到底有没有小溪……身和心被屈辱和绝望填满,脑子里面是回忆起来就想尖叫的一个月经历。

  “夫、夫人……”

  一道声音将阿香从极度恍惚中唤醒,她尽力扭头看去,看到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娘,小娘身上同样压着一头野兽。

  【这声音……这脸蛋……好熟悉,是谁呢?也想不起来了……】

  “夫人,我们什么时候死去?”

  “对啊,什么时候死去?”

  小娘的姿势有点怪,双腿被高高地抬起,导致腰呈现半折。她脸上带着极度的痛苦,不知道呢喃着什么,声音越来越低。

  “……好希望……,死了之后可以安葬,……不是、不是……被吃掉……”

  “是呀,死了可以安葬,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阿香其实不知道小娘是谁,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听称呼,应该是自己堡内的什么人吧,不然可不会称夫人。

  小娘没有声音了,她歪着的脑袋,脸上的表情已经凝固,看着异常狰狞,嘴角似乎勾着一个笑的诡异,眼眸里面是那么的期盼。

  【是呀,死了可以有一抹黄土,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阿香知道小娘死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多太多了。她听到了野兽的怒吼,看到了记不得名字的小娘被扛起来。

  【她要被炮制了,很快就会变成野兽嘴里的食物……】

  人世间可以有很多的不幸,生时是发泄工具,死后是食物,中原大地的晋人女子不会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遭遇。

  这样的事情过去在发生着,以后也还会发生,一切只因为晋室……就是司马皇族,连带那些官僚和可以逃的人,他们浪漫地开始了衣冠南渡,将花花江山,将万千本来应该由他们保护的民众丢下。

  无数人在临死前会诅咒司马皇族,会诅咒可以诅咒的一切。

  中原的天空飘着,不断地飘着汇集起来的怨气,但怨气也只是怨气罢了,虚无缥缈的东西从来都难以改变什么。指望天空能够劈下闪电,将比野兽还残忍的胡人一个个劈死?老天爷又不姓“晋”,没有义务去给晋人报血海深仇。

  ******室逃到了长江以南,他们在给愚昧的南方带去文明,忙着酒宴歌舞庆祝自己逃离虎口,没有功夫去关注被他们丢下的人正在遭遇什么。

  为了保持虚假的安定,又或者是极度害怕连长江以南都没有办法苟延残喘,晋室朝廷连接纳中原逃民的事情都不敢干。他们像极是害怕收留逃亡的同族,会引来胡人饮马长江,让他们连最后一块醉生梦死的土地都失去,选择了不纳同族,甚至是驱赶同族让胡人可以杀,好像是胡人杀高兴了就不会将视线转到长江以南了。

  阿香好想死,她又隐隐约约记得好像自己不能死,死了之后会害了对自己很重要的什么人。

  对,羯胡告诉被抓的晋人女性,只要她们敢自杀,就会对她们的什么人怎么样。只是阿香忘记了,记不得了,那个小小人儿的身影被埋藏在了记忆的最深处。

  一阵阵好像是什么呼声传进了阿香的耳朵,她突然间瞪大了眼睛。

  【战败了?出战的三千人近乎于全军覆没??敌军正向着不其城杀来???】

  对了,汉军是什么,与晋人有什么关系吗?阿香的思维有些乱。

  【不过无所谓了,只要有人可以来杀尽这帮野兽,哪怕是与之陪葬也是一种幸福啊!】

  ……

  不久前威风凛凛出战的尔明城回来了,他是带着将近三千队伍出去,回到的时候剩下的不足三十人。

  尔荣已经知道尔明城战败的消息,带去的二千三百人除了部分羯族活着跑回了不其城,其余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连带后面凑起来的一千八百也是全灭?他们之中幸存的人,现在极可能也有多数选择漫山遍野逃窜,但回到不其城的就真的不足三十人。

  四百人对阵三千,三千仅剩下不足三百,对方全灭?尔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不是其它什么东西,是哪个部落或者部族的首领会拿出部族武装来这样葬送?

  对,尔荣很明白近三千临时纠集的人哪怕是能赢也会死伤惨重,他对死掉多少杂胡其实很无所谓,关注的就是谁会拿出部族武装损失在这种几乎没有意义的战场上。

  “他们正在朝城池杀来?”尔荣感觉自己有点懵:“是什么势力?汉部?一个新晋崛起的势力啊!能够拿出至少四百甲士,不会是什么小势力,哪怕是辽东的慕容鲜卑,举全族之力也就三千甲士,什么时候甲士这么不值钱了?!”

  尔明城看上去无比的狼狈,他还喘着粗气呢!大大地呼吸以后空气,他说:“兄长,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赶紧让人固守城池,然后向周边召集人手吧!”

  固守城池?不其城虽然是长广郡的郡首府,可是什么时候修缮过城池啦!遍处是豁口的城墙简直就和筛子似得。喊人守城?不其城是有不少人,但以前召集的杂胡都葬送了,城内现在除了五百左右的羯族,一些原本生活在郡首府的“国人”,似乎也就仅存三千多抓来没来的做成肉沫的晋人了?

  “等等!”尔荣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做出倾耳倾听的模样,听了一小会,脸上变色:“这么快!?”

  什么这么快?听有些模糊的呼声,好像是……喊杀声?

  …………

  推荐本书:《重生苏联》

  PS:明儿个起恢复两章的更新,没有特别通知的话,第一章改为早晨七点半,第二章晚上七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