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身在地狱,仰望天堂

席卷天下 +A -A

  在相当多的人看来,刘彦就不像是一个会打仗的料。而的的确确,刘彦也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绝世名将。

  “哪有人会让部族武装分批,不是一次集中起来取得胜利?”

  不会只有一个人会有类似的想法,但他们懂什么,刘彦要是能够一次性集中起八百系统士兵,至于那么费尽脑筋吗?

  收拾战场,将所有金属集中起来,尸体亦是有选择性地进行区分,属于本方的将士挖几个大坑合葬。敌军的尸体?谁管那么多啊!

  用了大概三个小时,刘彦率领部队继续向着不其城进发了。

  与来时的沉默相比,重新踏上征程的晋人士兵话比较多,说什么的几乎都有,说最多的是杀多少胡人算给自己的什么人报仇了。少部分人是在攀比杀敌的数量,有些人压根不是战场杀敌,不过是后面参与处决,不过谁也没有分那么仔细,反正杀的是胡人就成。

  “你打算攻城?”拓跋秀有太多的疑问,偏偏刘彦不是全部回答。她说:“羯人是虚弱,可中原霸主依然是羯人。你那样做是能够展现自己的威势,可是要面对羯人的下一波报复。”

  刘彦其实也权衡过,他不是冲动了才选择干出这样的事情。

  对,刘彦势力几乎是没有,实力也弱小,他有千百种理由漠视那些被称呼为晋人而不是汉人的人,被羯族或是什么胡人任意屠戮和吃掉。

  实力太弱了,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然后躲起来,当做没有听说过有数千晋人被关押等待做成人肉干,也不知道有多少晋人少女被日夜~奸~淫,少女还时不时会被斩杀吃掉。

  很多时候啊,只要给自己找到一个借口,那么就会有无数的借口。刘彦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理解,他有看过一些专业的心理学书籍,清楚的知道人只要有一次找借口的经历,必然会有下一个借口。

  纵观历史长河,想要干点什么大事业的人,他们可以因为时势的不利去避免一些什么,可是从来都不会去违背本心,特别是在一些必须的权衡上面,哪怕是再难,哪怕是下一刻败亡,他们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做。

  人都是在一件又一件艰难的选择和拼搏中前进,许许多多的时候啊……那真的是不前进就要倒下!

  许许多多的时候,人没有选择,像是名叫李匡的晋人,他就陷入了没有选择的余地。

  李匡应该算得上是世家吧?不过那是中原板荡之前的事情了。晋室南逃,很多世家跟着逃,相当一部分的家族留在了北方和中原。他们本以为谁成为统治者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反正谁当家他们都是缴税纳赋的命,可是错了,胡人当家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胡人这是第一次统治中原,此前谁也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例子。中原大地从东汉末年就陷入了动荡,诸侯混战的那会,统治者更是一换再换,他们就真的以为胡人成了统治者不会有什么区别。

  错了,真的错了,胡人的统治有区别,区别大了,可是等他们后悔的时候……没办法南逃了啊!

  大概是在一个月之前,李匡的家族与许许多多留在中原的豪强一样,他们建立坞堡,收拢平民,过着封闭但是滋润的生活。

  之前羯族对坞堡是一种打了会损失人手,不打反正能征集到东西,大概是一种比较放任的态度。可事情不知道是怎么开始,或许是从羯族征集的各种税越来越多,然后越来越多的坞堡交不上税开始?原本不大搭理各处坞堡的羯族,竟然是用同为晋人的一些人骗开了李匡家族的坞堡……

  李匡家族完了,他们完了之后,人被抓,东西被抢。李匡等一些人被羯族用亲人性命胁迫着,寻了关系友善的坞堡,干起了同样骗开坞堡的勾当,几乎是将自己受害的经过重演了一遍,不过这一次他是站在了背叛者的一方。

  滚雪球啊!这家被骗开导致坞堡沦陷,受害的这家找下一家,人总有一些关系相对好的人,一家连着一家真的是在滚雪球啊!

  长广郡多少豪强,他们说是大意也好,说是没脑子也吧,说是轻易信任什么的,在羯族的阴谋下几乎是被清扫大半。听说出主意的人是一个晋人大儒?也对!只有晋人才能想出那种法子,甚至是只有大儒才有足够的知识设计环环相扣的一套策略,可是其心……何其毒也!

  此时此刻,包括李匡在内的四千多人,他们仿佛像是牲口一般地,一个又一个被捆得像猪仔那样,被随意丢在一个大篱笆圈内。

  近期长广郡没有下过雨,地面好歹是干燥,被捆绑住,胸膛顶着地面,手和脚却像翻倒的乌龟那样翘向天,至少不会是被泥泞地给闷死。

  很多的人在抽泣,有因为亲人的被杀,有因为自己的愚蠢……的林林总总。哀叹或者什么,他们很又可能在下一刻会被拉出去像猪一样地被放血,被割掉喉咙,瞪大惊恐又绝望的眼睛,贪婪地注视着能够看到的最后光明,然后慢慢被黑暗笼罩。

  在关押男性晋人的另一侧篱笆圈里,大概七百多名晋人女性被关押着。她们的年龄分布比较广,从七八岁到三十来岁,大多数是二十来岁,没有被捆绑。

  时不时会有被关押的晋人被拉出去,男性晋人在被拉出去的时候会发出哀嚎声,声音之凄厉令人听了无不毛骨悚然,只有前来拉人的胡人脸上才会出现残忍的笑容。

  白天的时候被拉出去的女性晋人比较少,她们被拉出去的时候也会哭喊,但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地注视向了关押男性晋人的位置,眼眸里充满了麻木……

  不是那些不哭喊女性晋人比较有骨气,事实上是她们完全绝望了。对于女性来说,丈夫或子女已经死了,她们的内心已经完全的黑暗,对于死亡不是恐惧,其实是比较渴望。

  夜晚,特别是到了傍晚,被拉出去的女性晋人会比较多。她们与男性晋人不同,男性晋人被带走之后没有人会再返回,大多数被带走的晋人女性则是会再次返回。她们被带走做什么?不忍言之。

  其实可以看到的,被关押的人要是到了篱笆边,不但可以看到男性晋人是怎么被杀,还能听到临死前的各种声音。不但可以看到男性晋人是怎么被杀,也能看到被拉出去的女性晋人是怎么被侮辱。

  李匡的位置比较好,但是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有一种要令他发疯的视觉刺激。

  人被捆绑着成为跪下的姿势,头发被扯着导致腰向后弯,喉咙很明显地露出来,一支利器快或慢地从喉咙位置划过,鲜血就像漏了水的水龙头飚了出去,人被随意弄倒,那个时候就只能是等窒息而死。

  一个之后是下一个,一个又一个被划开喉咙。看那些忙碌的胡人速度,有些被划开喉咙没死的晋人,他们会被胡人抬起来走到一排正在煮的大锅边,会有胡人用熟练的手法开膛破肚,取出不需要的内脏,然后将清理好认为可以吃的人体,一整个很是随意就丢进水被烧得沸腾的大锅里。

  空气里会有一股味道,很难形容那到底是什么味,血腥之中带着臭味,似乎闻着还有点腻?那是人体的鲜血、屎、尿混合着煮人的汤在一起的味道。

  李匡认识刚才被丢进锅里的人,就是那个家族的族长带着族人骗开了坞堡,使得他们家的坞堡被里应外合攻破。

  本来看着仇人死去应该是一件很快意的事情,可是李匡心里真的没有任何产生快意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可能在下一刻就该疯了,偏偏一直没有疯!

  “什么时候轮到我?”

  李匡很想看一下天空,可是因为是前胸在地面的关系,视线被篱笆挡住大部分,真没办法看到天空。

  “不知道天蓝不蓝,有没有云朵……”

  …………

  更新少,好羞耻,但能求点推荐票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