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分享杀敌荣耀

席卷天下 +A -A

  《曹刿论战》有言: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打仗打的本来就是士气,胡人骑兵冲阵没有能够击溃列阵而战的汉部,尔明城命令全军压上也没有致使汉部列阵士兵溃散,打到这一份上,战事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消耗模式。

  骑兵失去了速度等于失去了优势,立在原地的骑兵还不如站在地上的步兵,不是没有骑兵想要退后,可是他们很难有足够的空间,是被彻底的拖住了。

  另外徒步冲锋的胡人,他们在半路迎来了不知道几波箭雨,丢下了近百条人命和伤者才算是抵近。他们撞上了由剑士组成的盾墙,种种怪异的碰撞声、喊声、吼声过后,兵器的碰撞和人的惨叫加入了进去。

  从外围看,尔明城除了带来的五十个羯族人,其余人已经全部加入攻势,现场是人多势众的一方成为围三阙一的形式在攻击汉部军队。

  很多人以为这种情势下,汉部军队肯定是要承受不住压力,怎么也该从尔明城特意留下的后路逃了。可是没有,真的没有,他们看到的汉部士兵尽管处于人数较少的一方,可是一个个仍然沉着、沉默、沉稳地酣战。

  “没想到……青州竟然不知不觉间出现了这样的精锐!”尔明城几乎是咬着牙:“与陛下的近卫军不逞多让。他们到底是属于哪个势力?”

  纪昌一直在担心回去会怎么被算账,有心讲解一下,却压根就猜不出来。

  “等把他们击溃,清扫战场的时候,让人不得私藏,定要全数收缴!”尔明城看着战场,又说:“敢于私藏者,一经发现就杀了。”

  尔明城是在对羯族人讲话,他深切的认为正是敌军兵甲精良,才表现出那么强悍的战斗力。

  纪昌有心想要说一下汉部士兵的素质,并不止是兵甲精良那么简单,可嘴唇动了动没讲出来。

  几次战损过后不足四百的系统士兵对上了至少两千的敌军,实际上也就是在被骑兵冲阵的时候损失大一些,之后的列阵而战交换率绝对是在一比五左右。

  一个手持木棍的胡人,他是挤了半天才算挤进战圈,刚要将手里的木棍对着对方的一名长矛兵捅去,脚下却是踩到了一具尸体,恰好后面又有人推挤了他一下,结果是跌倒在地。

  跌倒的胡人屡次想要站起来,背后却被大脚一踩一踏,一种猛烈的窒息感令他有种要昏过去的感觉。他伸手胡乱抓,感觉到了甲片,很努力地看去,看到是手摸到了一具甲士的甲胄,内心的狂喜刹那间驱散了晕眩感,下一刻他也没有再被踩踏。

  狂喜的胡人可以半立了,他扑过去解起了敌方战死者的甲胄,没成想只是稍微一拉,原本看着很结实的扎甲竟然散掉,令他脸上的表情从狂喜变成了错愕,下一刻是一支长矛从他的脸门捅刺穿过,令错愕永远固定。

  用军事建筑生产士兵,不管是甲胄、兵器、甚至是小到一条腰带,刘彦早就发现随着士兵的阵亡,一种莫名的限制还是什么,反正甲胄、兵器等等东西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毁坏,甲胄会散掉,金属和不了没有多久会出现腐蚀状况,压根难以再次利用,最多只是能是将金属收集起来回炉,用以增加铁这个单位。倒是用铁匠铺生产的物品没有限制,那就是为什么刘彦能够拿出一百件兵器与许家交易。

  两千多个胡人从三面攻击四百人,这样的画面在刘彦的脑海中就是茫茫多的红点从三个方向挤压向绿点,他能够看到红点成片的消融,可是绿点消失的速度亦是一点不慢。

  “喂!你的部族武装要死光了!”

  “别吵!”

  刘彦喝止拓跋秀,又是要指挥系统士兵作战,另一边还要加紧生产士兵,同时还要关注周边观战的势力有什么变化,可以说是忙得很。

  拓跋秀从没有见过比刘彦还要败家的部落首领,那可是部族武装,是兵甲精良的精锐,万分的不理解刘彦为什么说丢下断后就丢下了。

  从交战到刘彦带着晋人士兵撤退后重新站定,整个过程历经大约两个半小时,原本在东方的太阳已经移动到了当空。

  刘彦是带人一直退,退到了距离战场约两公里之外的一处坡地才停下来。

  除了一些个别骑马的人,余下跑了两公里的人无不是显得气喘吁吁,他们用着惊疑不定的眼神看骑跨在战马上面无表情的刘彦,然后又会向似乎乱瞄,像是在观察所谓的援军在哪,又像是在寻觅可以逃跑的方向。

  【全完了……,战场处代表敌军的红点减少了一大片,数量估摸不会超过四百?就是周边原本变成中立的观战势力,又有一部分成了红色。】

  刘彦离战场太远,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

  战场处,尔明城脸色铁青地看着满地的尸体和伤者,他从不其城带出来了二千三百来人,后面又有几个部落投靠让人数超过三千。

  接近三千,有五百骑兵,他们真正对上的是四百个敌人,可是一阵厮杀下来,刚开始的几次失利不说了,后面汉部主将自己失误,他们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打到杀死最后一个汉部士兵,他们能够站立的竟然不足三百!

  “天下间,竟然有这样的勇士!”尔明城脸色非常差劲,可是他语气无比的赞叹,赞叹之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恐惧:“竟然在主将逃跑之后,四百勇士全部选择战至最后一刻,过程中无一人逃跑,更无一人出声!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军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四百,如果不是他们的主将逃跑,数量是四千,有不离不弃的主将,谁人能敌?”

  其实胡人也不全部是死于系统士兵手里,一些杂胡打到一半自己怕了扭身要逃,逃跑的杂胡不是被羯族人射死,就是被驱马追上弄死。估计因为拥挤踩踏死掉的杂胡也有一些?真正死在系统士兵手中的是一千八百四十一人。

  为什么数字那么精确?那是因为刘彦的系统有杀敌统计表,他的统计表上的数字是三千零八十九,这是一年的累积。刘彦猜测杀敌数肯定有什么用,只是暂时没有摸索出来。

  “军主,汉部……还是什么势力,他们竟然连这样的勇士都不珍惜,怎么可能不灭亡!咱们是不是要追杀溃逃的敌军?”纪昌指着两公里之外,又说:“他们溃逃之后待在那里已经许久。”

  尔明城在犹豫啊,三千对四百都能打成这样,现在不足三百去对阵三百,虽说敌军的三百看着就是一批奴隶军,但……心虚啊!

  “军主,周边有诸多部落的人在围观。”纪昌很想多多出力,免得回去后被收拾:“军主派人过去邀请,许诺一些什么,想必会有部落加入讨伐。”

  尔明城一想很对,羯族现在是中原霸主,召唤杂胡效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当即就派族人出去,许诺不追究那些势力的观望,然后又答应在剿灭汉部之后,可以分润甲胄和兵器。

  还真的有一些部落心动,主要是刘彦丢下了一看就是部族武装的精锐,剩下的不过是三百奴隶军,觉得就是一件捡便宜的收尾之战。这样一来,让尔明城在两三个小时之内,东拼西凑又给凑出了一支数量为一千八百左右的队伍出来。

  凑出一千八百多人,尔明城再次深呼吸一口气,他举着狼牙棒指向了刘彦等人所在的方向,大吼:“走,杀光他们!”

  站了很久了,徐正不明白站在坡地是要干什么,因为双方不过是相距两公里,中间也没有什么遮掩,其实互相都能看到对方。他能够看到敌军经过厮杀之后人数锐减,本来以为刘彦是要带着杀上去,可是没有。后面嘛,他看到敌军又再一次推进真的茫然了,直至听到自己背后响起了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以为是有人从后面杀来,惊惧地扭头看,一看却是愣了。

  脚步声是从不远处的树林传出,一排身穿红色战袍的长矛兵首先出了林子,第一排之后是第二排、第三排……列队列得整整齐齐的士兵,他们全是红色战袍和黑色的束裤,是一个个看去高大又雄壮的战士!

  “君上……君上的部族武装!”

  “援军……”

  原本以为快要完蛋的晋人们沸腾了,知道他们之前是多么的害怕吗?连丢下一切逃跑的心都有了,只是没有人带头才愣愣地站在原地。

  现在,他们注视着列队而来的部队,内心的恐惧刹那间消失无踪,只剩下了振奋,为强悍的援军到来而松了口气。

  拓跋秀有种活见鬼的错愕,她几乎是咬牙切齿:“你,你绝对是混账!哪有部族武装分开调遣,要是一开始就八百部族武装……”

  “闭嘴!”刘彦冰冷冷地扫视话有点多的拓跋秀,他牵着缰绳让座下战马动起来,小跑着在感到振奋的晋人士兵前面,呐喊:“将士们!援军已经到来,战过一阵的敌人已经疲惫。四百人杀他们三千,敌人已经胆寒。”

  晋人士兵在看策马小跑的刘彦。

  “多少年了,你们软弱,你们无能,你们受尽欺凌,忘记了你们的祖先叫汉人!不是匈奴人的那个汉,是强汉,是一汉当五胡的汉!”刘彦扭头看向了离得越来越远近的杂胡大军,脑海中下令让系统士兵直接向敌军推进,他高举战刀,咆哮:“此刻,我愿意与你们共同分享杀敌的荣耀!此刻,是时候唤醒你们血脉里属于汉人的热血了!让我们痛宰敌军!”

  徐正带头高喊:“君上威武!汉军威武!”

  这么喊绝对没有错,毕竟刘彦自称汉部,那么说汉军也对。

  汉军啊,多少年前,有多少人喊着“汉军威武”,然后驰骋疆场,杀得胡人心惊胆颤,杀得胡人远遁千里!

  晋人士兵们看着列阵向前推进的……袍泽?他们又互相在对视,一个跟着呐喊“汉军威武”,然后是第二个,随后是一大片人的呐喊。

  这个时候列阵推进的友军加快了步伐,他们整齐踩踏的脚步声仿佛是在敲响战鼓。

  “随我杀!”

  “啊嘿!”

  “汉军威武……”

  战号不整齐,但刘彦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那群现在还是晋人而不是汉人的同族,他们终于举起了武器,有了勇气,脸色不是懦弱而是狰狞,敢于对敌发动冲锋……

  …………

  其实一更的数字能顶2K的差不多两章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