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深夜袭击

席卷天下 +A -A

  刘彦当然担忧石虎攻打前凉和东晋不顺之后将注意力集中在国内,才会拼命地想要发展实力。

  拓跋秀见刘彦脸色变了变,不由微微暗自得意。她从刚才的试探中也得出一个结论,显然刘彦是独立自主的势力,不属于后赵体系的官员,那样就更有操作的地方了。

  “石虎虽然去掉帝位自称天王,可是他不该攻打晋国……”拓跋秀一阵对时势的评价,见刘彦听得专注,又是抖了不少的干货,比如慕容鲜卑在辽东的动静,最后才说:“我们代国虽然初建,可不是草创。”

  要说起来,代国离青州还真的不算远,平面地图是六百余公里,真正的路程该是一千二百公里到一千五百公里之间?若是以塞北的情况来看,不缺马匹的鲜卑人想要南下,大概也就是一个半月的时间?

  拓跋秀在那边一阵对代国的介绍,说的东西当然是往好了挑选,总的意思就是等待羯族人反应过来,不属于后赵体系的刘彦肯定是要倒霉,不如带着部众北上投奔代国。

  如果刘彦不是要光复汉人河山,再塑强汉辉煌,去代国混好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代国前期只是与虚弱了的匈奴人交战,没有参与中原战事。后面慕容鲜卑南下,代国在东边的压力全无,趁着时机大大发展了一把,数十年间将曾经的匈奴人领地全部攻占下来,甚至还打下了北极圈附近的全部土地。这样一来等于是另一个匈奴,难怪后面可以建立北魏。

  拓跋秀原以为刘彦听得仔细,后面觉得不对劲了。她算是看出来了,刘彦根本不是听得入神,根本就是走神了!

  “举族投靠你们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关于赵国(后赵)的威胁我也早有应对的策略。”刘彦看着拓跋秀,说道:“我想知道救了你,你的兄长会给予什么样的报答?”

  拓跋秀愣了愣,笑着说:“你想要什么?”

  “暂时还没有想好。”刘彦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对着拓跋秀说:“你暂时就待在我这边,等待我解决完敌人,或者我被敌人解决。”

  “敌人?”拓跋秀想要说什么,刘彦已经迈步离去,她想要追上去被看门的卫士拦住,只得大喊:“那汉子,你的敌人是谁?”

  刘彦没有回话,他连回头都没有,只是抬起手摆了摆,看似潇洒的离去。

  匈奴铁弗部的二三十名骑兵不可能长久地待在这边,终于有一天他们想要尝试偷袭安置地,只不过他们在靠近五百米之内立刻被随时关注的刘彦发现。而这一天刘彦已经久等了。

  所以说,系统就是逆天神器,哪怕是生产NPC单位上有坑人的500上限,可是只要有脑海中随意可以查看的地图,刘彦就是赚到了。

  发现有红点靠近,早有准备的刘彦立刻给系统部队下达命令,连犹豫都没有,调动部队在匈奴铁弗部想要入侵的周围埋伏起来。

  要说起来,匈奴铁弗部一直徘徊也算是不得已,他们很不容易才逮住出外游玩的代国公主拓跋秀,为了造成可以追杀的环境刘虎甚至调动大军陈兵代国边境,没想已经逼得拓跋秀山穷水尽的地步,偏偏就冒出刘彦这么一帮人出来。

  匈奴铁弗部的这一些人可是被下了军令状,不抓代国公主回去自己要被砍头,家人也将要受到牵连。这就是为什么明知道二三十人拿刘彦这么庞大的势力没办法,却依然不离去的原因。他们已经徘徊了七八天,眼见随身携带的干粮要吃光,军令状的时间限制也临近,商量了一下,既然活不了了,死前怎么也要玩一把大的。

  “记住了,冲进去之后,遇人就杀,然后纵火!”

  “对!看着全部都是木材结构的房屋,纵火必然会造成难以扑灭的火势。”

  “嗯!咱们活不了,拉上数千上万人陪葬也值了!”

  谈不上什么月黑风高,决心玩一把大的二三十人,他们包好了战马的蹄子,将马的嘴巴绑住,小心翼翼地靠近安置地。

  因为人力不足的关系,刘彦在建立篱笆墙之后根本就没有清除掉周边的杂草,匈奴铁弗部的二三十人带马,只要不是策马狂奔或是自己大喊大叫,哪怕是篱笆墙每间隔一百米就有一座�望塔,也真的难以发觉有人靠近。

  这时,稳步接近的匈奴铁弗部那些人,他们就在纳闷既然有功夫建立篱笆墙,为什么不清除周边杂草,想着这样能有多大的防御功效,只能是起到不使野兽进去伤人的作用罢了。

  没错,刘彦一开始建立篱笆墙就是为了防止野兽伤人。再有,哪怕是智力再高的人,只要刘彦不到处囔囔,谁又知道他脑海中有一个不是卫星,却比卫星更加神奇的系统地图?

  安置地到了夜晚不说暗得没有任何光线,没有人走动倒是真的,靠近到篱笆墙旁边的匈奴铁弗部众人,他们之中有神射手一直在观察临近的�望塔,想要先解决上面的哨兵,可是等了有一会却不见哨塔上面有什么人。

  “是没有人,还是松懈?”

  “不好说啊!”

  “算了,箭在弦上,先尝试破坏篱笆。”

  “只能先这么干了!”

  篱笆墙可不是那么容易破坏,发出一些动静更是理所当然,只是他们破坏的时候竟然没有惊动守卫,使他们确信哨兵应该是开小差不在哨塔上。

  哪里是什么开小差,哨兵只不过是被刘彦严令不准有什么动作。

  刘彦左等右等,脑海的地图上,那些红点就是在篱笆墙边上磨磨蹭蹭。足足二十来分钟,他看到有红点越过篱笆墙入内,先是一个点,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一大串,走的位置也是之前猜测的方向,他总算振奋了起来。

  破坏篱笆墙入内的匈奴铁弗部,他们入内之后就攀上了马背,分散了对准前方的房舍直冲,这个时候动静可就有些大了。

  沉闷的马蹄声在深夜里响起,睡梦中被惊醒的晋人先是好奇,后面有人想要出门张望,他们刚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干点什么,早就等候的士兵让他们回到房屋。

  耳边听到了安置地内吵闹的声音,已经御马狂奔的匈奴铁弗部骑兵不再掩饰行踪,反而是大声呼喊,试图用这样的方式造成安置地更大的混乱。他们不知道,早在他们被刘彦发现的时候,安置地内已经有一套措施布置下去。

  现在,田朔、徐正、吕泰等人没干别的,大半夜被刘彦召唤,一套任务布置下,各有各的分工。

  田朔的责任是安抚民众,他认为这是被重用,自然无比卖力。

  徐正和吕泰的分工是带人将民众堵在房内,不让民众出来乱跑乱窜添乱。不过,两人对于安抚民众而言,更想带兵参战。

  刘彦现在在干什么呢?他骑跨在战马上,手中拿着一杆长矛,腰间悬着一把战剑,目视着越来越近的匈奴铁弗部。他调动了除了站岗之外的所有系统士兵,判断敌军冲进来是想要放火,安排在可以取得火源的必经之路埋伏着。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