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匈奴铁弗部

席卷天下 +A -A

  将近一百的晋人士兵,大部分高声欢呼,却有一部分显得迟疑,不过倒是全部喊杀跟着徐正发动冲锋。

  刘彦在合适的时机亦是命令刚刚左右包抄的士兵合拢,一步步压缩了匈奴铁弗部的骑兵,最后虽然干掉了三十来人,俘虏了近四十人,可也让二三十匈奴铁弗骑兵突围而出。

  【可惜了,系统士兵是什么兵种就是什么,无法进行转职。晋人士兵又战力太弱,白瞎了收集的近五百匹战马。】

  是的,刘彦手中并不是没有战马,只是难以组建骑兵。

  如果骑兵真的想逃,步兵别想追上,匈奴铁弗骑兵跑出去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有个家伙让刘彦留下名号。

  刘彦才懒得搭理,他倒是想激将一下,让那些逃了的匈奴铁弗部骑兵返身杀回来,可别人也不是傻子,放几句狠话拍拍马屁股走了。

  将近一百的晋人士兵,大部分高声欢呼,却有一部分显得迟疑,不过倒是全部喊杀跟着徐正发动冲锋。

  相对于系统士兵,晋人组成的士兵冲锋时根本就不存在队形,他们奔跑着、呐喊着,也不知道是兴奋过头,还是过于惊惧,一些人的喊叫声里面满满都是歇斯底里。

  刘彦在合适的时机亦是命令刚刚左右包抄的士兵合拢,一步步压缩了匈奴铁弗部的骑兵。最后虽然干掉了三十来人,俘虏了近四十人,可也让二三十匈奴铁弗骑兵突围而出,吓得刘彦不得不近一步命令部分士兵组织防线,要不被冲锋可就糟糕了。

  【可惜了,系统士兵是什么兵种就是什么,无法进行转职。晋人士兵又战力太弱,白瞎了收集的近五百匹战马。】

  是的,刘彦手中并不是没有战马,只是难以组建骑兵。

  如果骑兵真的想逃,步兵别想追上,匈奴铁弗骑兵跑出去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有个家伙让刘彦留下名号。

  刘彦才懒得搭理,他倒是想激将一下,让那些逃了的匈奴铁弗部骑兵返身杀回来,可别人也不是傻子,放几句狠话拍拍马屁股走了。

  拓跋秀本来还有二十来人,一阵厮杀下来连她在内只剩七人,她现在正被人围了起来,不断喊是代国国主的亲妹妹,然后心情紧张地等待该是个什么待遇。

  在绝对的优势下,刘彦没杀拓跋鲜卑是依稀记得这是一支最后全面汉化的胡人,似乎是有些历史学者还高度赞扬拓跋鲜卑对什么什么的贡献,要说有什么打算,则暂时没有。

  系统士兵对服从命令绝对坚决,可是真的太僵硬了,刘彦有必要摸索一下看看能不能任命军官什么。在摸索到可以任命军官之前,刘彦渐渐有一种明悟,系统士兵只能作为底蕴,可是一有500人口的上限,二来屡次指挥都需要在场,想要将势力壮大,还是需要依靠土著。

  有了明悟的刘彦是选择让徐正带人进行俘虏,毕竟再怎么样也算是提高晋人军心士气的机会。果然刚刚还在为有袍泽死伤黯然和伤心的晋人士兵,一听可以俘虏胡人的什么公主,有惊惧骇然的,自然也有瞬间兴奋得长啸的。

  “你们不能这样,我是代国公主,哪怕是被俘,也只能是被高贵的人俘虏!”拓跋秀一副抵死不从的模样,远远地注视着刘彦,大声喊:“那汉子,你不想亲自俘虏我吗?”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目前的代国国王拓跋什翼犍因为长期在中原作为人质,他是一个汉化程度非常高的人。另外胡人喊某个谁汉子,于当代无疑是是一种敬称,因为他们真的是既害怕曾经的强汉,又崇拜属于大汉时期汉人的武勇。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胡人身份高贵的女子被俘虏,按照胡人的风俗就成为其财产,拓跋秀显然是有什么想法,才会那么喊。更加重要的是,匈奴铁弗部只会俘虏拓跋秀,不会杀。要是被突然冒出来一股不知道什么势力杀了,拓跋秀做鬼都不会原谅自己。

  刘彦只是撇了一眼,然后继续计算这一次意外战事的伤亡,那一抽一抽的嘴角,使人看去就知道是个什么想法。

  【妈蛋!一战阵亡19长矛手、6剑士、12弓兵,可能还招惹了一个强大的部落还是部族,真是……】

  呃,刘彦暂时不清楚“铁弗”是什么。

  “铁弗”东晋十六国时期有两种含义,其一指的是多族混血,其二是专门针对娶了胡人大部族贵女的汉人。

  所谓的混血铁弗,基本上就是专门用来称呼匈奴中的一部,可是匈奴人并不承认铁弗部是他们的一部分,因此大多数部族又认为铁弗部应该是属于杂胡,很多大部族下面都有铁弗部,并不止匈奴有。

  东晋十六国时期,杂胡的数量多到难以细数。同时,大多数的部族或部落兴起也速、灭亡也快,几乎是没有人会有兴趣专门进行列传什么的。

  幸存下来的匈奴铁弗部骑兵走了,他们带着仇恨离去,不知道今天发生的这一事件,会对刘彦在后面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刘彦命人清点伤亡,除了系统士兵的损失之外,晋人身份的士兵竟是没有伤亡产生。

  “君上,以后还请让我等参与作战!”徐正是一脸的感动又羞愧:“我们不如君上的族兵,可也是君上的士卒啊!”

  说起来,徐正等被挑选为兵的晋人,他们在待遇上要比普通的流民好多了,不但是在伙食上有干的可以吃,偶尔也能吃肉。吃的不算,生活待遇上亦是有明显区别,比如流民只能挤着住排房,他们则是能够十人住一间。

  千万不要小看房间的拥挤,拥挤代表着混乱和空间狭小,还有各种不方便,有过相似经历的人能清楚一个舒适的寝室代表着什么。

  清扫战场,收拾敌我双方战死者遗体,安置伤者和缴获战马的运输问题,绑好了众多俘虏,刘彦这才带着人往安置地赶。

  途中,拓跋秀一直在对刘彦喊话,她软言相求和威逼利诱都尝试过,可是刘彦根本就不做搭理。

  有一个拓跋鲜卑人要动粗,下场是被刘彦下令斩杀当场,总算是让拓跋鲜卑的人消停下来。

  拓跋秀的消停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竟然向同样被俘的匈奴铁弗部挑衅,惹得匈奴铁弗部中的一些人暴跳如雷。

  刘彦正满心的烦躁,仅是这么些骑兵,他们占据突袭和地形的优势,一场交战下来损失略略惨重。他满脸不爽地吩咐徐正:“去告诉那个娘们,再玩小聪明,等一下先剁了剩余的六个鲜卑人,最后是她。”

  徐正应“诺!”而去,很快拓跋秀的囔囔声就不见了。

  知道连绵数十里的篱笆墙令人看起来是一个什么样的视觉感官吗?在这个胡人不事生产,什么都显得破败的时代里,绵长的篱笆墙和成排的木屋,任谁看到都不得不感概一句“这才是文明气息”。

  “天呢!”拓跋秀张望着,下意识惊呼:“羯族人统治下的齐地,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是啊,羯族统治下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地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