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拓跋秀

席卷天下 +A -A

  汉军?大汉早就公元220年的时候已经灭亡,哪来什么汉军。要说汉军,那也是匈奴人刘渊建立的汉国,一声暴喝让那些拓跋鲜卑脸上错愕之后出现惊惧,匈奴铁弗部的人也是一愣。

  拓跋鲜卑惊惧,那是因为他们的对头就是匈奴那一方的势力。

  春季啊,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植物疯狂地生长着,形成了一片片茂密绿荫。

  整齐而又哄然的脚步声在踏响,可惜的是周边杂草横生,视线基本被挡住。不过也正是因为视线受阻,不但是前方有动静,看左右两侧的草丛也是不断被推翻,令混乱一片的拓跋鲜卑和匈奴铁弗部的人,反应过来之时后路也是出现动静,让他们下意识招呼人手凑到一块,马匹在外、人在内部,想要借此以图自保。

  草丛被不断推翻,拓跋秀被幸存下来的部下围住,本来就复杂的环境已经使人难以观察到什么,再被人以肉盾围住更加看到不到什么,她只得不断重复大喊“我是代国国主拓跋什翼犍的亲妹妹!”,像是这样的身份能够成为护身符。

  刘彦当然有听见,但他并没有太特殊的感觉。

  因为没有得到什么更改的命令,列阵平推的系统长矛手根本没有停步,他们半斜着手中的四米长矛,沉默中不断前进。

  拓跋秀透过人墙的空隙死死盯着发来声音的方向,能够听出脚步声越来越近。不知道是不是看错,她看到了数道亮晶晶的光亮出现,等待看清楚才知道那是长矛的矛尖兵刃,下意识就往地下一蹲。

  保护拓跋秀的鲜卑人不断喊着、吼着,长矛从草丛中露出来的时候,外围的战马于下一刻被长矛捅中,战马受痛发出惨嘶声,有些是挣开握住缰绳的手跑了,一些没有挣开的战马则是原地立了起来,前蹄不断在空中踩踏。

  跑出的战马冲向了侧边的长矛队,系统士兵的死板在这一刻显露无疑,他们根本就没有做任何闪避的举动,是继续按照命令踏步推进,大多数冲去的战马撞上了长矛,战马是在刹那间倒下,可是数名长矛兵连人带兵器翻倒在地。

  个别冲撞到长矛兵本阵的战马,它们冲翻了前排的人,冲乱阵型,幸亏是数量太少,也是士兵都来自系统……可能是迟钝还是智商堪忧,被冲倒只要没死不残都是重新爬起来跟上队伍,看得一旁策应的徐正整个人有一种要燃烧起来的感觉。

  “看看!看看!君上的精锐,那就是君上的精锐!”徐正鼓动一样看得热血沸腾的袍泽,大吼:“不敢望其顶背,却要紧随其后!”

  系统士兵冲锋一往无前,那种悍不畏死的模样任是谁看了都要发怵,可谁又知道刘彦心里是既欢喜又无奈呢?

  【智商是关键,可能需要升级到“城堡时代”,NPC的智商才会变高一些?】

  不断调兵的刘彦很突然地愣了一下,呢喃“拓跋鲜卑?”,他赶紧让即将冲撞上拓跋秀的那股士兵绕开。

  【拓跋鲜卑不是建立北魏的那个拓跋?而那个拓跋鲜卑的哪个皇帝来着?似乎就是他执行全面汉化,才让汉还能成为一个民族继续有辉煌的机会。】

  显然,刘彦光知道北魏,却是不知道已经建立的代国。其实这个代国也非常生猛,只是前期被慕容鲜卑和语文鲜卑联手坑了。不过,宇文鲜卑坑完了拓跋鲜卑自己也掉进了大坑,被慕容鲜卑直接灭掉,宇文鲜卑分裂成了契丹和库莫奚(即是后面建立辽国的“帝族”和“后族”)。

  拓跋秀这边冲上去的四个人已经被长矛兵挑翻,她看到出现的敌人是悍不畏死的模样,小脸立刻煞白,不断在内心里思索:“他们不是中原霸主羯族人,中原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支举世强军,并且自称汉军?!”

  眼见手持长矛的士兵一脸面无表情,然后是在沉默中踏步而来,拓跋秀顿时有种要死了的感觉。可是下一刻,那些长矛兵竟然绕开,冲向了匈奴铁弗部,她太紧张又是长久屏住呼吸,身躯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刚才属于刘彦的弓兵发射的箭矢可一直没有停,他们射的当然是结阵自保的匈奴铁弗部,就是不知道战果如何,但也算是压制住了。

  经过刚才的消耗,还在继续推进的是50剑士、61长矛手、50弓兵,他们在厮杀的时候从来不会大喊大叫,不是致命伤也是奋力拼杀,给人的感觉真真就是精锐中的精锐。特别是有一队的剑士面对匈奴铁弗部数个骑兵的冲锋,先是用盾挡住,随后战剑狂劈,竟是打出以损失3人却干掉6个骑兵的成绩,令看到的人无不确定自称汉军的部队真的就是一股强军。

  所谓的强军,无不是拥有令行禁止的特性,然后是能扛得住巨大的伤亡奋战不休。冲锋在前的长矛兵遭遇了匈奴铁弗骑兵,虽说匈奴铁弗骑兵因为没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加速,但是长矛兵的伤亡真的是不小。

  步兵对抗骑兵本来就有天然的劣势,那是骑兵可以居高临下,地面的步兵看到高头大马的骑兵会产生下意识的恐惧。系统生产出来的长矛兵倒是不存在什么恐惧,只是步兵本身有劣势,然后他们只懂得僵硬执行命令,这样一来伤亡自然不会低。

  徐正看到的是袍泽奋死拼杀,是在沉默中冲锋、沉默中拼杀、沉默中战死,看得是即震撼又觉得羡慕,恨不能参与其中。他实在忍不住了跑到刘彦旁边单膝跪下:“君上,小人求战!”

  “等等。”刘彦对于系统士兵的战死会心疼,可是战争就是那样,有杀敌就会有被杀。他在注视,在等待最佳时机:“好了,你带领士兵从侧翼杀上去。”

  徐正立刻露出大喜的表情,大声应“诺!”,一边跑一边招呼袍泽:“君上允了,众将士随我一块奋力杀敌!”

  ………………

  以后改为两更了,早上八点,晚上七点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