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横生枝节

席卷天下 +A -A

  【暴兵!一定要暴兵!】

  属于民族的女子正在被日夜奸~淫,动辄还被杀掉煮了吃,但凡有点血性,必然是生出杀贼的年头,可是刘彦看到系统页面的321/500人口显示,情不自禁蹙起了眉头,顿时心生一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悲凉感。

  系统要增加人口需要建造房屋,刘彦建立的房屋绝对不止能够容纳500人,可是显示能够生产的人口上限停在500不动了。恰是因为这点,刘彦才认为金手指有瑕疵,并且是非常大的瑕疵!

  显示投靠的晋人数字比较好看,一排16879的的绿色数字令人看了赏心悦目。那些是成为刘彦领民的人,也就是地图上显示的绿点,但也有12322人还没有成为领民。

  所以说,不是刘彦将人带回来就算完事,还需要令那些人从心里认可刘彦的统治地位才算数。

  不其城距离刘彦的占领地从平面地图看不过是70公里,但是平面地图是直线,真正走起来绝对不止70里路。距离刘彦最近的县城叫柜县,两地相距30公里柜县最大的家族就是氐族人许家。

  羯族人已经在整军备战,考虑到现在生活节奏不快的习惯,他们展开行动迟早需要两到三个月,那么也就是到了夏季才会有真正的行动。

  “君上,我们好不容易才建立据点,等他们一来,哪怕我们击退了来犯之敌,也必然产生破坏啊!”吕泰一脸的着急,忍了又忍,建议道:“不若我们主动出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哪怕是失败也能拖延时间,等待新兵训练出来,防御战也能照打。”

  “怎么能行呢?”田朔当即就毛了,激动地说道:“我们兵力合起来不过1500人,虽说其中有将近300的绝对精锐,可敌军不会少于5000人呀!主动出击,要是兵败……”,说着却是脸色一白,看向了刘彦,深怕自己刚刚投效的君上发怒。

  没有300那么多,精确的数字是12个侦查骑兵、60个剑士、111个长矛手、51个弓兵,合起来拢共234个系统士兵。吕泰和田朔等人可不知道什么系统,只当那些士兵是刘彦的部族武装。

  一番探查下来,羯族人召集的各族和杂胡,合流之后确实不会低于5000人马,到时候数字可能会更多,毕竟羯族人现在是中原霸主,召集杂胡上有天然的优势。

  刘彦本来是想要迅速暴兵,后面他又忍住了。哪怕是有足够的资源暴兵,他也只能爆出179个剑士,于战局可以说并没有绝对的影响,再则因为停止开采黄金,黄金单位也是不足的状态。他在思考一个战法,是利用金手指的优势,来决定这一次战争的胜败,不过前提是需要招募的晋人士兵起到一些辅助作用。

  有了初步的战略,刘彦广派斥候侦查不其城周围的地势。

  接下来,刘彦做的事情就是安排生产分工,将砍伐木材的系统农民调去主要开采金矿,木材的砍伐工作则是全数转给了收留的晋人。

  在粮食上面,田朔好歹是做过一县的县丞,对于指挥人开垦农田有着足够的经验,可是在刘彦看来依然是太慢了。

  一名系统农民开垦十亩农田的用时只需要十来天的时间,十亩的农田由近五十晋人开垦却是需要耗费至少一个月,工作效率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除了再次展现系统农民的超级效率,也显示了晋人的效率低下。

  不得已,刘彦尝试了一下由系统农民进行开垦,然后转交给晋人,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开垦完毕的农田能够交由晋人,但很快农田就会疯狂长草,长的速度比清理的速度快!

  【这是一种限制?】

  刘彦简直就是要疯了,他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作弊的方式,没想到是在浪费时间。

  “君上!”徐正也不知道是跑了多远的距离,显得气喘吁吁,说道:“北边,北边发现了敌情!”

  刘彦的精力一直被牵扯在建设上,没有听到遭受攻击的警报就没有查看脑海中的地图,一听条件反射查看地图,寻觅了一小会才算是看到两股红点。

  徐正站定休息了一下总算不是那么喘了,问题是他搞不懂刘彦为什么不问情况,反而是站在原地发愣做什么,不由呼唤了一声:“君上?”

  “召集人手。”刘彦大抵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可是从地图看不出更多的情报:“随我前去。”

  徐正揖礼应:“诺!”

  刘彦是有金手指,可是很多方面并不属于万能。比如,他是可以利用地图,但像是现在看到的只是两股红点在移动,无法分清到底是属于哪个种族或势力。另外,一旦提供视野的媒介没有,地图就会再次陷入“战争迷雾”的模式。

  两股正在移动的红点,多数的一方被少数的一方追,要是方向没有改变的话,不出两个小时绝对会一头撞到刘彦的安置地。

  徐正很快就集结好本部的人,那是接近两百的晋人,皆是跟追刘彦四处辗转了四个月的老手。他们在集结的时候,刘彦已经率领系统士兵出发,只得跟在后面急赶。

  中原地区人口稀少,导致这年头真的是什么地方都显得荒凉,处处是比人还高的杂草丛,路基本上也没有半条,因此想要赶路,得是又推又是踩踏才能趟出一条路来。

  刘彦集结的是50剑士、80长矛手、50弓兵,他们向北移动了大约3公里的时候停了下来。

  因为环境太过复杂的关系,视野受限太过严重,哪怕是明知道前方有人也难以肉眼可视,普通人只能用耳朵去听动静,刘彦却能从脑海的地图观察,带着部队往草丛一猫,排布好阵型,只等对方自己撞上来。他一直都明白一点,脑海中的地图要是利用得当,无疑会是最逆天的金手指。

  徐正后面带人过来,是被安排到辅助位置。他也清楚与刘彦的精锐士兵相比起来,训练不足一年的士兵战力不足,胆气上也差了一些,只能羡慕地看着那些令行禁止的精锐心里暗自叹气,想着肯定要把手底下的士兵再狠狠地操练。

  小股的红点大约二十来人,追击的另一股红点则有近百,有一点相同的是全部骑跨战马。

  轰隆的马蹄声在旷野可以传得很远,偶尔会响起的马嘶声和惨叫声,他们的移动速度很快。

  【来了!】

  人骑跨在战马之上,身躯是能够从草丛露出来,只见两伙人的装扮其实差不多,以兽皮和羊皮袄的穿着为主,只有少数是身穿麻布衣。

  被追逐的那伙人,领前策马狂奔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姑娘,余下的二十来人像是在保护她。

  追杀的人有在喊话,刘彦一听有点琢磨过来,被追杀的一方叫拓跋秀,似乎是拓跋鲜卑的公主还是什么?追杀他们的人像是什么匈奴铁弗部。

  铁弗?其实就是某个汉人成为某个异族的女婿,然后这个汉人有了自己的部族或部落,胡人一般是将这样的势力称呼为铁弗部。

  【近了,越来越近了……】

  刘彦注意力全在地图上面,他摸索了那么久早就能从地图看出标尺,认为时机到了,高喝:“放箭!”

  对系统士兵只是脑海的一个指令,问题是刘彦也带来了晋人士兵嘛,那一声肯定是要喊的。

  近百枝羽箭在弓弦的嘣动声中离弦,它们呼啸着飞向半空,第一波之后就是第二波,连续数波。

  第一波箭矢从草丛里面出现的时候,拓跋秀看得一愣,然后是心里产生恐惧,急急忙忙策马做出躲避的姿势。

  这个年代可没有马镫,哪怕是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胡人,面对突然间的拽拉缰绳让座下战马改道,战马侧了身躯,骑士没有借力的地方摔倒也就成了必然。跑在最前面的拓跋鲜卑人,二十来骑中箭落马四个,余下有十三骑绊倒,只剩余六骑还在往前继续驰骋,不过很快他们不得不停下来。

  不止是拓跋鲜卑,后面以每秒大约十米速度前行的另一批胡人也是相同景象,差别就是后面那批胡人的人数比较多,中箭落马的数量自然也是多。

  一阵人仰马翻,人的痛哼,加上战马的嘶鸣,草丛瞬间热闹了起来。

  胡人大多是在喊“中埋伏”,有些人则是在询问敌军有多少,现场的情况非常混乱。

  一片混乱之中,整体的踏步声出现,因为步伐的声音着实是太一致了,导致那些胡人全部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是扭头看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似乎还能感觉到草丛不断被平推,一股强烈的威胁正在靠近。

  一道声音突兀响起,他在喊:“汉军――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