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魂兮归来

席卷天下 +A -A

  一个破落的县,偌大的城池小猫两三只,城内随处可见蹲在街边的胡人,更没少见以欺负晋人为乐的胡人。

  晋人被欺负是常态,能保住小命的话,晋人就是被欺负得再惨也是忍着。

  刘彦停住了脚步,看到的是几个羯族人拽拉一个小娘,一个看似小娘亲人的男子则是抱着一个羯族人苦苦哀求,一听才知道被拽拉的小娘是那男子的新婚妻子,胡人们就是知道才来抢。

  小娘的面貌只能说非常一般,毕竟穷苦人家又是身为晋人,怎么保养又怎么打扮,怎能不是一副村妇模样?

  面对晋人男子的苦苦哀求,羯族人一边尽情地嘲弄嬉笑,一边又是拳打脚踢,他们既不快点将小娘拉走,又没有同意晋人男子的哀求,完全就是一副耍猴的架势。

  要说这一幕在当今天下还不知道已经发生了多少次,任谁都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挨打的晋人男子经过一阵拳打脚踢软在地上,到了这个时候羯族人也该戏弄够了,该是将小娘拉走,但是没有!

  羯族人看似要当街欺凌哀嚎尖叫的小娘,她也只是顾着哀嚎尖叫,一边与自己躺在地上吐血的丈夫双目凄苦对视,很快就被压倒在地上,一个羯族人尽力在将小娘的双腿分开,估计是用力过猛,小娘的双腿以一种非常怪的角度叉开,亦是发出痛苦的呻吟。

  晋人男子面对这样的情况在爬,他没爬一点路,有羯族人过去故意踩手掌,踩得晋人男子手指诡异扭曲,但晋人男子仍然在爬……

  刘彦看得内心窝火,实在无法忍,他快步向前,直接出脚将按住小娘的那个羯族人一脚踹得飞起,然后又左右开弓将两个欺身上来的羯族人分别一拳撂倒在地上。

  看戏的人看到这副景象先是错愕,随后竟是怪叫和怪笑起来,连挨揍的羯族人也是先怒气冲冲随后咧嘴在笑。

  胡人啊,互相抢什么都是应该的,差别就是谁的拳头硬,他们只当是一个路过感兴趣的来抢食。

  小娘太瘦太瘦了!瘦到手臂就像是一根干柴,赤~裸的上身几乎看不到胸脯,只有一条条的排骨。她已经没有在动弹了,因为痛苦是一脸狰狞保持着面向蓝天的姿势,那双眼睛是一种朦胧的模样看着天空,叉开的双腿分明是被扳断软软地垂在地上,身无片缕的肚皮没有上下起伏,分明是被活活的疼死的。

  手指被踩得扭曲的晋人男子总算是爬到了小娘的身边,他哪怕是再近视眼也能看得出自己的新婚妻子死了。

  刘彦在看晋人男子,这个时候但凡要是有一丝的血性,现在晋人男子都该爬起来拼命了吧?!

  对,晋人男子爬起来了,他看了看周边的羯族人,又看了看刘彦,刘彦看到的是一张扭曲的脸,那眼眸里有着无穷无尽的恨。

  晋人男子看完了,似乎也是真的要拼命,仿佛受伤的野兽一般干嚎着,迈开双腿用非常迅猛的速度奔着,然后一头撞上了路边的石块,干嚎声终止,分明就是撞得脑浆四溅。

  街道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和怪笑,胡人们在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刘彦抬脚就走,他再不走的话,真的是会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脸庞。

  当时刘彦可是非常刻意地将腰间的战刀露出来,要是那个晋人男子想要拼命,刘彦会十分轻易地就被夺去战刀。

  没有,受到如此惨剧的晋人不要命,就是害怕与胡人拼命,他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愿意和胡人拼命!

  愤怒和窝火充斥着刘彦的心、肝、脾、肺、肾,他能感觉自己好像是要炸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死都不怕,竟然是选择一头撞死,不是与人拼命!】

  那该是窝囊到了何等的地步啊!人的自信又该是被摧残到了什么的程度?让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是一头自己撞死,不是与人拼命被杀死!

  刘彦已经看了应该看的,连带晋人在城池内的遭遇也看了不少,他深怕自己会忍耐不了,带着人离城而去。

  出了城,他们是往北边走,走了一段路埋伏起来,干掉了三个跟踪的,接着又走了一段,又是干掉几个继续跟踪的,绕了一些路才重新与大队会合。

  【城池根本就没有防御作用……,虽然不全面,但估摸着也就百来个能战的?】

  刘彦回到大队不是干别的,他需要让大队加快速度,不是担忧被追击,是他需要大队走远了,然后干一些必须干的。他定要将城内的胡人斩尽杀绝,不然不足以平息内心的怒火,但前提是大队走得足够远。

  “大王不跟大队?”田朔一脸的担忧,说:“沿途还有百余里,虽说到处荒无人烟,可是现在国人到处追杀城外野人,一旦……”

  野人只的是没有生活在城里的晋人,可是生活在城里的晋人是什么模样,就是刘彦所见那副模样,甚至还有更惨的,比如随时随地被杀了煮来吃。

  “我并不会带走所有士兵,会有吕泰留下来带队。”刘彦说的吕泰算得上是比较早收留的一个晋人,他说:“吕泰是一个有胆气有担当的人,他会带着你们。我很快也会过来与你们会合。”

  田朔迟疑了一下,说:“那好吧……”

  刘彦点了点头,比较正式地说:“以后就不要叫我大王了。乐意喊君上,或者将军都行。”

  田朔很明显地愣了,想说什么的时候,刘彦已经打马离开。他看着刘彦离去的背影,心想:“君上这个称呼是上古先秦时代的了吧?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呢?”

  大队就真的是大队,走着走着半路上又捡了不少逃亡的晋人,导致人数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到了三万以上,给队伍的粮食补给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也就是刘彦有金手指了,可以依靠系统下达命令给远在长广郡的NPC,等于是他拥有的一个当今时代无人能比的联络方式。

  【我的金手指可不止能够超远距离下令给NPC啊!还能在脑海中观看地图!】

  没错,刘彦有“帝国时代2征服者”这个金手指,连带2D地图也有,但并不是没有限制,比如需要有本方的人或者建筑作为视野媒介,视野延伸是方圆五百米。那也是他敢于放下基业,选择趁着后赵内部混乱到处收拢流民的原因。

  所谓的地图吧,和游戏界面没有什么区别,看也不是说直接移动到某个人的视觉,其实就像是一种高空鸟瞰,但是显示的东西比较单调,比如己方的绿点、中立的白点、敌对的红点,地形上的显示倒是比较清楚。

  刘彦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他带着一百名系统士兵和少数有胆色的晋人窝在城池附近足足三天。

  期间刘彦也并不无聊,他可以在脑海中操作着生产和发展,亦是可以透过跟随大队的己方的绿点进行观察。

  【这一次出来还是非常有用的,至少是把几乎整个青州的地形都探了出来,地图不再显示“战争迷雾”状态。】

  窝了三天,在第四天的夜晚,刘彦带着士兵返回城池,因为城墙到处都是豁口,他们很轻易就摸黑进城。

  进到城池之后,刘彦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对着士兵下达简单的命令,主要是太复杂的命令系统生产的士兵听不懂。根据他的猜测,可能是要随着系统的“时代”不断升级才会提高系统人物的智商,比如他一开始面对“黑暗时代”的NPC就显得无比呆滞,到了“封建时代”那些NPC才算是好了一些。

  刘彦是一家一家的摸门,甭管有没有门闩,反正总能轻易地弄开,进去之后也没有干别的,就是对着睡梦中的胡人抹脖子。

  知道利刃从脖子摸过去是什么声音吗?那是一种非常清脆的“吱啦”声。抹脖子也需要一定的技巧,可不是用力猛地一抹就算数,那样会因为切断对方的劲动脉搞得鲜血乱飙。

  刘彦一般是非常迅速地拿利刃抹对方的脖子,下一瞬间伸手成手掌张开的知识捂住对方的嘴巴,那样可以有半边的手掌挡住喷出来的血泉。

  被利刃抹脖子的人,他们从睡梦中因为剧痛醒来,张开眼的时候其实会比较迷糊,得愣上一两秒才会反应过来,可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感觉无法呼吸,那是因为血液堵住了他们呼吸道,只能是一脸的痛苦,然后眼神里满满都是绝望,等待窒息而死。

  一直以来刘彦都比较佩服自己的记忆力,他想要记住谁的时候,通常都能记住,比如他就牢牢记得那个将小娘双腿扳扭曲,导致小娘疼痛致死的胡人,他是带着部下杀完了城池内六百多个胡人,解救了大约三百多晋人,特意留下了那天在路上看到的那批胡人。

  “呵呵呵……”

  刘彦知道自己的笑声和脸庞肯定都很狰狞,但是他不在乎。他就想着一个一个将这些胡人的四肢、骨头一根根地扳断,最后再一个又一个地用迅猛的力道撞个脑浆四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