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漫长归途

席卷天下 +A -A

  “严风吹霜海草凋,……。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胡无人,汉道昌。陛下之寿三千霜。但歌大风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刘彦在高歌,那一句“胡无人,汉道昌。陛下之寿三千霜。但歌大风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更是一再重复,唱得听得懂的人听来满脸子的怪异。

  胡人念“胡无人,汉道昌”,没有比这个更加让晋人觉得意外,他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歌不是歌,是诗,来自唐代诗人李白的《胡无人》,大概是刘彦少有的几首能够记得那么清楚的诗。

  田朔一直试图搞明白刘彦是个什么样的人,亦是想要搞明白汉部是一个什么样的部落。他从那些身穿猩红战袍的将士嘴巴里得不出什么答案,倒是从一些同样为晋人出身的人那里得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

  那些追随刘彦比较久的晋人如此告诉田朔,刘彦一直自称汉人,谁也不敢问是匈奴的汉还是汉人的汉,只知道刘彦这一股势力出现得较为突兀,从战备和日常食物来看绝对称得上富庶,可谁也搞不明白部族有多少人,又是主要在哪里活动,但那些士兵真的是一个个悍不畏死。

  当今天下乱得可以,如果从司马氏灭亡东吴开始算起,建立不过是37年的西晋在匈奴人的攻伐之下亡国,怀帝和愍帝也是双双被俘。

  匈奴人建立汉国(后改为赵),曾经为匈奴人奴隶的羯族人灭掉了汉(前赵)建立后赵。后赵的建立并没有结束乱局,甚至是人口总数不过几十万的羯族人成了中原霸主,更进一步加剧了混乱。

  羯族人不但是一个食人族,他们还是一个首个在中原大地建立阶级的种族。根据后赵皇帝的规定,羯族人为第一等,氐族人、匈奴人等等的胡人为第二等,野兽为第三等,境内晋人第四等。野兽比晋人的等级还高并不是开玩笑,因为后赵皇帝针对晋人颁布了“禁猎令”,规定晋人不能伤害野生动物。

  那该是多么悲惨的一个年代啊?晋人竟然连野兽都不如了!

  数十万的羯族人统治整个中原,中原各处满满充斥着胡人,实际上整个中原的胡人到底有多少,估计是谁也说不上来。总的来说,生活在中原大地的胡人该是在200万到250万之间,生活在中原大地的晋人该是与之差不多?

  广袤的地界上只是生活四五百万人,以历朝历代的习惯又是大部分集中生活城池之内,可以想象应该是荒芜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男儿血,英雄色。为我一呼,江海回荡。山寂寂,水殇殇。纵横奔突显锋芒。”

  前面的“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却是被刘彦给隐掉了。

  稍微识字的晋人,听到刘彦一路高歌无不是有点如痴如醉的模样。

  说起来啊,华夏民族其实可以说是一个浪漫的民族,人或许无法名留青史,可是有好诗却是能够传承万世。从上古先秦时期的《诗经》起,到两汉的“赋”,隋唐的“诗”,两宋的“词”,它们陪伴着多少波澜壮阔和金戈铁马,尽展盛世和流年。

  荒野,到处都是荒野,一片片比人高的草丛,一处处的荒无人烟,偶尔还能路过可能是村庄的废墟,刘彦率领的大队人群一路向北。

  真的是尽显荒芜啊!曾经或许热闹和繁华的城池,它们现在显得残破不堪,只有极少极少的城池里面还有居民,不过肯定是以胡人居多,现在的晋人无不是忙着逃命。

  按理说,刘彦带着一大群人赶路,早该引起后赵的重视?事实上却是没有。要是发生在国都襄国附近或许会引起重视,可是后赵政权现在忙得很,他们忙着收拾残局,也忙着内部杀来杀去,谁有闲工夫去理会一支匈奴人趁着大乱大肆抓捕奴隶的队伍啊。

  哎呀!没有错,不止晋人以为刘彦是匈奴人,后赵的那些人也认为刘彦这股队伍是匈奴人的部落,谁让“汉”在东晋十六国时期就是代表匈奴,因此有刘汉、前汉、后汉……什么汉都有,“汉”这个招牌早就等同于匈奴了。就连氐族也建立了成汉,不过正式的称呼是仇池。

  刘彦已经意识到冒充匈奴人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他虽然内心里极度不爽,可没有到处囔囔自己不是什么匈奴人。再则,他也解释不清楚,只是郁闷堂堂“皇汉”不止是在后世变臭,怎么连东晋十六国时期也是臭不可闻啦!

  这么个特殊时期,在北方有一个胡人的身份等于是一道“保护伞”,刘彦哪怕是再郁闷再不爽也要分时期。他将郁闷和不爽发泄到了沿途的人身上,根本就不管来者是哪一个族,干得过就全部干翻,干不过就绕开。

  本来还对刘彦匈奴人身份有怀疑的人,看他那么干之后反而不怀疑了。为什么?因为晋人胆子没有那么大,只有胡人才会快意恩仇。

  如此这般,不是没人对刘彦所作所为看不过眼,可是去挑衅的人基本上很惨,在拳头硬就是老大的胡人观念里,刘彦反倒是与一些胡人建立了交情。

  这一日,刘彦只是带着二十余人就离开了大队,他吩咐田朔等人继续带着大队向既定目标走,然后奔向了经过的一个城池。

  现在什么城池都显得非常残破,残破到了什么份上呢?城墙是一种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坍塌的情况,因此虽然有城墙却处处破绽。

  城墙尚且到处破开的空隙,上面的压根也就没有女墙、箭垛,城楼之类的设施也是没有。

  因为城墙到处有豁口,进出城池根本不是从城门,刘彦等二十余人早先已经换装,进入城内就不是从城门。他们进城之前还有遇上一点人,双方也就是隔着老远互相打量一下,谁也没有刻意搭理谁。

  入了城之后,他们在城内反而是见不到一个人影,可以看到的就是到处的废墟,一座又一座的废墟成了城池内的特点,比较独特的还有随处可见的骸骨和干巴巴的粑粑。

  刘彦等人自然是不会深入城池,他们就是在外围晃荡,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预料中的人总算是出现。

  那是在城内相对有头有脸的人物,说白了不是羯族人就是氐族人,城池突然出现了二十来个陌生人,要说他们没反应那才是奇怪。

  人出现得不是那么突兀,是先有人过来打招呼,然后寻了个地,之后二三十个胡人就过来了。

  羯族人就是纯粹的黄发、歇发、绿眼眸、高鼻的白种人,他们大抵是披头散发,什么穿着都有。

  氐族人是黄种人,却是大多数人有束发,穿着相对讲究……说白了,就是比较向汉人靠拢,所谓的汉化比较严重。

  刘彦并不是第一次与胡人打交道了,知道那是在投石问路。

  “西北边来的。”刘彦有语言翻译系统,要什么口音就是什么口音,要说什么话就是什么话,现在就是一口地道的羌人口音:“来这边是途经,还要继续向北。”

  青州的北边不是其他地界,就是翼州。他来时已经编好了,后赵与东晋正在长江边上大战,一套关于想去东晋的说词编出来,那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要去翼州走的是青州,不是其它地方。

  这年头中原大地是羯族人为尊,说话的自然就是羯族人,那个壮年羯族就点着头说:“想要药材不是走南人地头,就是要到辽东。”

  刘彦打的是羌族旗号,说的是要采购药材。

  羌族现在是比较活跃,不过一般是活跃在西北和高原下方的盆地(吐谷浑),另外在蜀地也算活跃。

  刘彦并不清楚羌人有没有建国,只能说自己是代表某个大部落。这一点其实也有由头,他带的人一看就是硬茬子,很是有军伍的作风,当今年头出远门谁不带上一批武士?

  必须要说明的是,当今年头也就只有胡人会到处溜达,晋人不说能不能溜达,但绝对不敢明刀明枪带着护卫到处乱跑,要不被杀了都没处伸冤。

  后赵政权亦是有羌族人当官,不过还是比不上氐族人,虽说都是第二等人,可还是会存在差别。

  这个城池就是个小地方,所谓有头有脸的人也就那样,刘彦一阵海侃,那些双脚踏不出几十里地的胡人也就只能是听听。

  刘彦也就是有限度的胡说八道,说说各地风土人情啥的,不去牵扯太高端的东西。

  那些羯族人和氐族人一听刘彦能说那么多地方的风土人情,有些也是他们道听途说过,不是脑子简单,是实在见识有限,再有就是刘彦无论从装扮还是为人处世都没半点晋人的影子,姑且也就信了刘彦是远道而来的人。

  羯族人霸道,对谁都霸道,做主的羯族人随意搞来一些药材,说是要卖给刘彦,还说让随便定价。

  刘彦是什么人?哪怕再不济也是经过现代信息轰炸过的人,哪能不懂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要个过路费什么的嘛!

  给,但不能给太多,想要再勒索就态度强硬,摆出大不了干一场的架势。

  这样其实就对了,只有讲什么礼仪法度的华夏苗裔才喜欢息事宁人,胡人讲的是大家互相给面子,不给面子就用拳头讲话。

  应付完头头面面的人物,刘彦的身份被接受,他也就能光明正大的乱逛,可以看到的东西多,看多了却未必能有什么好心情……

  ………………

  新书期间,请收藏和推荐票支持!感激不尽!!!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