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杀胡!杀胡!

席卷天下 +A -A

  “逃啊!!!”

  数千之众鼠撺狼奔,谁都顾不上谁。

  他们是什么人?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被称呼为汉人,现在他们被称呼为晋人。

  没有错!对于晋人来说,曾经的强汉早已经成为一个历史的名词,不但是“明犯强汉,虽远必诛”的气势不在,甚至是显得更加的严重。严重到数千人被只有三十来个胡人骑兵追逐,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才是人多势众的那方,只要肯拼命就能用人数将追杀者堆死。

  哭喊声,痛泣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吵杂又乱,追逐在逃亡者后面的胡人骑兵尽情地狂笑着,像是猫在捉弄老鼠一般,追上了砍翻几个,甚至还有空闲停下来进行虐杀。

  时值公元340年,也就是东晋咸康六年;成汉汉兴三年;前凉建兴二十八年;后赵建武六年;代国建国三年。

  后赵征战东晋不利,却因为双方征战产生流民无数,后赵之君石虎下令国中“国人”可以尽情玩弄晋人,这样一来续公元316年之后,中原大地上的又一次大逃亡开始了。

  生活在中原大地的晋人不得不逃,原先他们生活在后赵国土就是以最低等人而存在,后赵公开颁布律法,言明国人抢晋人无罪,杀死晋人可以以羊毛皮赎罪。

  国人是什么?在西周的时候指的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市民,亦指有权参军征战的群体。到了东晋十六朝时期的时候,国人是由后赵开国皇帝石勒提出,起因是认为胡人是一个蔑称,不能喊胡人为胡人,只能是称呼国人。

  石勒本是入塞的羯族人。他在襄国(今河北邢台)登基做皇帝后,对自己国家的人称呼羯族人为胡人大为恼火。他制定了一条法令“无论说话写文章,一律严禁出现‘胡’字,违者问斩不赦。”,因此只能是称呼胡人为国人。

  现在,后赵攻打东晋不顺,国内的胡人开始拿境内的晋人出气,新一轮的大屠杀开始了,晋人不敢抵抗只能逃奔。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面对中原大地向南逃窜的晋人,胡人是尾随追杀,东晋朝廷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竟也不收留逃奔的同族,人间各种惨剧开始在那些可怜人的身上接连上演。

  一路逃窜,但凡跑慢一点的人早就已经死了,逃亡者的队伍之中几乎是没有老幼,看去大多为青壮。

  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庞大的逃窜队伍也不是相聚一天,可是始终没有出现首领人物,等于是一盘散沙。

  长久的逃亡,胡人追杀,东晋朝廷不纳,他们其实已经绝望了,还在奔逃不过是出于一种求生的本能。

  胡骑追杀起来一点都不着急,他们太清楚自己追杀的对象面临什么情况了,东晋不接纳,那群人只能一直逃下去。既然被追杀的对象无处可以栖身,没人会来搭救,又没有反抗意识,那就慢慢玩,可以在这一场漫长的杀戮中多一些乐趣。

  逃奔的人像是起到了某种羊群效应,他们根本就是追着跑得最快的人,似乎是没有想过追杀的人只有三十来个胡骑,他们只要四散而逃,胡人根本无法追上所有人。

  胡骑嬉笑着停止了追击,他们看待那数千人为无物,竟然是下马持着兵器在剁下尸体的四肢,听交流,说是要找个好地方生火烤来吃。

  没错!追击逃亡晋人的胡骑是羯族人,就是那一支华夏历史上从西域、西亚、或是什么旮旯地方,被匈奴人带到了东亚,原先是匈奴人低贱的奴隶,后面干翻了匈奴人成为中原霸主,华夏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吃人族――羯族人!

  远处的高坡之上,一人骑跨战马远远�望着奔逃与追杀。他身穿红色的战袍,配上了黑色的甲胄,没有佩戴头盔看得出是平头。

  公元340年,晋人只要有条件就会束发,他们也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毁”,哪怕是披头散发也不会修剪一个平头,因此高坡上的人绝不会是晋人。

  他叫刘彦,的的确确不是晋人,或者说本来不属于这个年代。平头是因为一再梳理,不然应该是长度披肩了。

  刘彦来自公元2016年,他从海军陆战队退役,在家宅了半年,是5月份受到了征召命令,回去部队报道的途中出了意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是在公元339年。今天离他穿越过来,已经是将近八个月,时间来到了公元340年。

  公元340年并不出名,一百个人中可能没有一个知晓那是什么年岁。事实上从公元317开始,华夏大地上就进入到了东晋十六国的历史阶段,亦是俗称中的五胡乱华时期。

  五胡乱华啊!那是一个北方汉人……不,汉朝早已经灭亡,属于强汉的骁勇也被扫进了历史的尘埃之中,他们早就不是强悍且骁勇的汉人了,他们是软弱且自卑的晋人。五胡乱华是属于北方晋人处于社会最底层,甚至有可能近乎要被尽数杀死的年代。

  三国多少英雄故事,不过是为了争权夺利,葬送了四夷宾服的局面,更耗尽了民族的精华与人口。那些所谓的英雄拼死拼活,多少是非成败转头空,最后只便宜了司马氏一家。

  若说三国故事多少有点壮志悲歌,曹魏有建安文风和北压乌丸、匈奴;孙吴有繁荣经济和震慑百越;刘蜀有忠贞义气和收服南蛮。统一了三国的司马氏又有什么?

  司马氏有满门九子皆豪杰。可是,又带来了什么?几乎是什么有益的都没有带来,反而是上演八王之乱,引胡人南下,成为中华历史上第一个被胡人灭掉的王朝:西晋!

  衣冠南渡说起很似乎蛮有文艺感,但事实上那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丢弃了几乎所有可以丢弃的人或物,是一场彻彻底底失败中的狼狈逃窜!

  晋室南迁带来了什么?是晋皇朝可以苟且偷安下去,然后无数的子民留给胡人尽情的凌虐和杀害,不但要被杀,甚至胡人还大肆吃,让身在北地和中原的晋人死后想要有一抹黄土都显得艰难,是被胡人吃进肚中,经过一阵消化之后,再排泄成为粪便!

  刘彦穿越了,所幸是没有被老天、神、魔或是外星人抛弃,他得到了一个系统,是一款名为“帝国时代2征服者”的系统,好歹是让他有了“金手指”,可以安身立命的同时,亦是能够在这个年代有奋起为生存而战的底蕴。

  高坡之上不止有刘彦单人单骑,他的身后有着长时间积累起来的实力,有来自系统生产的军事单位,亦是有断断续续收拢和拯救的晋人。

  10名骑兵、30名剑士、50名弓兵、150名长矛手,这些是刘彦用系统生产出来的部队。

  另外近百什么武器都有的人,他们是前前后后被刘彦收留和训练出来的晋人。而为了训练他们,或许也是积累实力,哪怕是有金手指的刘彦早在之前,亦是耗费了足足半年才有所行动!

  “大王,哨骑已经探索方圆十里,没有发现另外的胡骑。”

  “唔!”

  和刘彦说话的是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田朔是刘彦在一个月前收留,原先是效力于后赵政权的一名县丞。

  胡人发了疯似得对晋人再一次展开屠杀,田朔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带头鼓动治下的晋人逃亡。他有那个胆子,却是没有相应的统筹能力,带着三百多人逃亡,不到半个月竟是一路丢或者被杀,遇到刘彦之前只剩下不足百人苟延残喘。

  刘彦可以在脑海中对系统生产的军事单位下令,不过他依然是高高抬起了手,将头盔往脑袋上一扣,系好了系带,才嘹亮地喊:“众将士,随我杀胡!”

  喊完的刘彦已经驱马冲锋,他的身后是第一时间沉默跟上的系统士兵,倒是那些经过训练的晋人也是喊了一声“杀胡”,然后才迈开步伐。

  数千在亡命奔逃的人看到了从高坡出现的军队,他们似乎是认为受到埋伏,一个个惨嚎一声软在了地上。

  刘彦不明白相同的血脉和拥有共同的祖先,汉人为什么代表着骁勇善战,只是换了个称呼成为晋人的那些人,怎么可以变得软弱如斯。他没有理会软倒在地上一脸绝望的奔逃之人,径直冲向了手忙脚乱丢开手中没烤熟的人体零件,准备重新爬上马的胡人。

  “杀胡!!!”

  ………………

  新书期间,请收藏和推荐票支持!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