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大梦浮沉

在修仙界玩网游 +A -A

  (老子换了个男头像,看你们谁还敢污我是妹子,求推荐和收藏啦)

  “呵呵。”白夏的嘴角抽了抽,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她啊,高傲得就像一只凤凰,我也是智障,给个笑脸就以为是朋友了。】

  这里可不是原来的世界,人族当中三六九等分得很开,每个人都非常重视地位身份。

  他猜想,或许从一开始乔娉婷就没有看得起过白夏,对他的笑脸不过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施舍,而一旦白夏有了逾矩的举止,立刻就会像刚才一样表露出赤裸裸的鄙夷。

  这让他的心猛地冷了下去,那一声“呵呵”更多的其实是在笑他自己的不自量力。

  而此时,白夏的屋外,姜珑玲则是一边往回走,一边嘀咕道:“亏我还觉得你挺有意思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登徒子,我的身子可是属于大哥哥的,怎么可以让别人碰到!以后都不理你了,哼!”

  ……

  所以说,常识有时候是个非常恐怖的东西。

  白夏身为一个才穿越一个月的现代人,显然不会随时都意识到在封建社会的“男女授受不亲”可不是一句随口说说的话。

  在这个世界,很多地方女人被男人摸了脚就必须嫁给对方,更别说头发这种更加重要的部位了。现代社会男女之间平常的打闹在这群古代人看来根本就是不知廉耻的行为。女孩子的身体,在3岁以后就算是父亲也不能随便乱碰的。

  白夏以前看的都是一些非常不严谨的古装剧,里面的女人一个个动不动就扑在老爹身上撒娇卖萌,和男性朋友也是一天到晚鬼混,以至于他潜意识里并不觉得摸个头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乔娉婷虽然是个仙二代,但基本的教育乔星云还是做得很好的。从一而终是她的原则,她可没有“恋”这种概念,她在游戏里喜欢上了“白启”,所以第一次被摸头虽然很害羞很意外但也没有反抗,之后被摸得多了更是觉得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所以被怎么样也无所谓。

  这时候突然出来一个其他的男人想要动她的身子,她的反应当然会很大。这等于是要毁她名节啊,没有一掌拍过去算好的了。

  今天要摸她头的就算不是白夏,换了别人她也是一样的态度,并不是因为她看不起白夏。倒不如说如果有哪个修仙者不会因为身份差别而看轻白夏,整个十二区大概就只有她和姜珑玲了。

  白夏那完全是自卑心理作怪,前世就因为不懂女人心交不到女朋友,所以就开始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讨厌自己,渐渐地也就不相信爱情了。反倒是那种纯粹的拜金女更能让他安心,他至少能够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穿越之后,因为实力提升而有了底气,他都有些忘记掉女人的恐怖了,还以为自己能够交到人生第一个女朋友,结果立马就被一脚踹回了谷底。

  【哼,都是一群绿茶婊。】被刺伤之后,他变得更加地极端了,在注孤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个价值观的差别,让两个人脸上都是阴云密布。

  乔娉婷回到院子里之后就回房修炼了,她已经是引气境9星,再往上突破一些就能够冲击聚海境了。聚海丹什么的她可不会缺。

  白夏在她之后进入院落,一进去便看见三个人在那里等着自己。

  一个是姜珑玲,而另一个则是峰主姜云空,姜云空的身后还站着他的儿子姜神通。不过此时姜神通盯着自己的眼神十分地不友好。

  【怎么回事?难道他知道我就是游戏里坑他的人了?不可能吧……】正当白夏胡思乱想之时,姜珑玲开口了。

  她对姜云空道:“大哥,他就是我说的那个花卉大师。”

  “是么?”姜云空上下打量着白夏,“是不是年轻了些?”

  “有本事就行。”姜珑玲的口气难得硬了一次,似乎是在不爽自己的宝物被人质疑真假一样。

  “那好吧,就让他一起去吧。”姜云空点点头,对妹妹的意见也不会反对,带着姜神通就御剑离开了。

  “有什么事吗?”白夏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要让我去哪里?”

  姜珑玲见他疑惑,便解释道:“这次我们要出门一趟,得要你同行。”

  “我?同行?”白夏吃惊道,“我一个凡人杂役,要我同行做什么?”

  话虽然是这么说了,但一说出口他差不多已经猜到了,他自己的价值无非就是花匠罢了,还能有什么事情。

  果然,姜珑玲说道:“这次,秦州地界有弟子传来消息说发现了一朵未成熟的‘大梦浮沉’,因为那地方太靠近夜王殿的势力范围了,所以我和大哥打算把这朵花移植回山门,这需要很多仙植专家的帮助,我不是很相信他们,就向大哥推荐了你。”

  大梦浮沉,这种花卉即便不是博览群书,只要对修仙有一些基础的认知就会听说过这个名字。练气期的修士如果想要从引气境突破到聚海境就需要服用聚海丹,而若是想要从聚海境突破到金丹境则需要服用千岁丹,再从金丹突破至神婴境则需要一种名为轮回丹的丹药。

  大梦浮沉正是轮回丹的一味主要炼制材料,一朵大梦浮沉很可能就意味着一名神婴境修士的诞生。

  “这种花在几千年前不就绝种了吗?竟然还有活物!”白夏惊叹道。

  光是前人剩下的轮回丹就已经足够这些修仙门派抢破了头,更不用说有可能结出种子可以无限使用的活体花卉了。

  “据说是在一座古墓里发现的,现在我们的人已经把那里封锁了,不过为免消息走漏,我和大哥打算加紧赶过去先稳住局面,你和其他人随后再来帮忙移植便可,”姜珑玲又吩咐道,“出门在外你要小心,我给你的腰牌只能保你十秒,若是在十二区我倒是可以随时来救你,但到了外面就没那么方便了。”

  “哦,我会小心的。”白夏点了点头,腰牌的分身只能战斗10秒,本来就只是拖延时间用的,离了姜珑玲也就变成了一道一次性的保命符。

  “不过小离怎么办?”白夏又问道。

  “大哥会解决的,不用担心,不过你最好去打个招呼,之后我会让人在山门口接你的。”

  “嗯,明白。”

  白夏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要离开真一门了,说起来自从穿越过来之后,宅性不改的他连十二区都没离开过,对于外界的认知一直停留在书本上。这次终于要出去看看了,他忽然有了一种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实感。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先去安抚一下姜剑离的。这孩子实力那么强,却被那么粗的铁链锁住,显然在真一门看来是个危险人物。姜珑玲也说过,那些他不喜欢的人来给他送饭,是会被杀掉的。

  白夏庆幸自己还会吼一两嗓子,要不然估计早就已经挂了。

  姜剑离当然十分舍不得白夏,不过也算懂事,答应白夏在他回来之前都要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

  之后白夏随便打包了一套衣服和一些零碎的东西就来到了十二区的山门口,在那里已经有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在等着他了。

  拉车的是两匹马,说是马,其实是一种和马很像的妖兽,不过块头要大不少,马头高昂英武不凡,通体漆黑,只有四蹄脚踝处有着一圈的白痕。

  这是一种被驯养的妖兽,名为乌月踏云驹,战力堪比引气境,天生拥有踏云神通,十分神异。

  马车上一共四个聚海境的弟子,两男两女,均是十二区的真传。其中修为最高的是一个叫方皖鹏的弟子,聚海境7星,另一个男弟子名为罗海,聚海境5星。

  两个女弟子外貌都还算不错,修仙可以让皮肤变好,一白遮百丑,只要底子不是太糟糕一般看起来都会比较漂亮。名字分别是韩寒涵聚海境6星和林紫夜聚海境5星。

  四人外表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十分年轻。但是能看到他们真实年龄的白夏却知道,这四个人里最年轻的林紫夜今年也已经120岁了。

  【都是能当我爷爷奶奶的人啊。】他心里这样想道,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说,反而很有礼貌地向四人施了一礼:“一路上有劳各位了。”这四个弟子可不是什么仙植专家,他们就是姜珑玲和姜云空安排来保护白夏的。

  “白先生有礼了。”四人之首的方皖鹏回礼道。

  身份上他们或许比白夏高不少,但白夏属于技术性人才,而且是被上头看重的那种。这就好像一个校官遇到一个将军的私人医生一样,虽然单挑可能一只手就能把对方撩翻,可还是会保持尊敬。

  “其他人呢?只有我们5个?”白夏四处看了看,他记得姜珑玲说还有其他仙植专家的,难道是他来早了?

  “其余擅长仙植之人自有其他区的真传护送,十二区就我们四人与先生一人。”方皖鹏答道。

  白夏恍然大悟,原来这件事其他区也有参与,看来真一门这次真的是花了大力气。第一时间就派了仅次于掌门的姜氏兄妹前往,为的就是镇压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