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在修仙界玩网游 +A -A

  “啊!?”姜珑玲显然没想到自己细心的呵护在白夏嘴里竟变成了对花卉的谋杀,一时间又惊又怕,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一动都不敢动,无助地看向他,“那,那我要怎么办啊?”

  “你等等!”白夏也顾不得主从关系,脱鞋之后卷起裤脚就迈入了花圃。

  来到姜珑玲身边,弯下腰,驾轻就熟地在仙缕叹的根部附近抓了几把,看得姜珑玲是心惊肉跳,但是偏偏这样大刀阔斧的动作竟没有伤到仙花分毫。

  “灵石有没有?放一块中品的就行了,属性什么的无所谓。”白夏指着被自己挖出来四个小坑说道。

  姜珑玲闻言,手腕轻轻一抖,腕上一枚翠绿玉镯闪过一道碧光,顿时四枚中品灵石出现在她的指尖。灵巧的动作将四枚灵石精准地投入坑洞当中,白夏立刻用土将它们掩埋起来。

  这土也不是一般的泥土,而是姜珑玲专门请人调制出来的四息壤。息壤乃是最富生命力的土壤,传说中,灵族就是用九息壤造的人。不过以修仙界现在的技术,能炼出四息壤已经是极限了,价值堪比同等分量的上品灵石。

  白夏挖的四个坑正好是仙缕叹根系的四个节点,在这些点埋上灵石的话,能够最大限度地供给能量,哪怕根系再孱弱也能活下来。

  “好了,再别去动它就是……”白夏办完事情,抬头向姜珑玲说道。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因为太过关心花的关系,姜珑玲在他埋土的时候特意凑过来看着,结果这一抬头却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庞,两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

  白夏清楚地察觉到对方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想必姜珑玲也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变成了粉红色,两人均是沉默无言,四目相对,心中一片空白。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3秒,但在两个人的感觉里,这个时间被无限拉长,像是一小时,又像是一天,甚至于一年。

  最后,还是白夏先反应过来。他装作没事人一样直起了腰,四处看了看,道:“那边好像有点问题,我过去看看。”

  姜珑玲这时候也是回过神来,脸上一片波澜不惊,说道:“那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说着,便要走出花圃,但是才抬起脚却立马就被白夏喊停了:“别!”

  还好他眼观六路,姜珑玲这一步要是真踩下去的话,立刻就有一株仙花要被踩死。

  【这女人果然是个天然黑吧喂!这种随随便便就能毁坏珍宝的能力一般人还真做不来啊!】

  “啊!?”姜珑玲被他第二次喝住,当即又是一阵,委屈地看向白夏。然后又顺着后者的眼神看到了那株即将被自己踩扁的仙花,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你顺着我进来的脚印出去就行了。”白夏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哄孩子,自家这位金丹大能实在是太没架子了。

  姜珑玲依言走出了花圃,在白夏打理好花圃里的事情之后,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出来了。还是很朴素的着装,衬托着那妖娆丰挺的身段,别有一番风味。一时间白夏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花圃里的事情我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就是每天早中晚各来检查和照料一次就行了。”白夏向她汇报道。

  “是么,”姜珑玲点点头,“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以后就麻烦你了。”

  “本职工作而已。”白夏谦虚道。

  这时候,忽然天上落下一道霞光,瞬间蹿至姜珑玲手中。她稳稳将之接住,原来竟是一柄十厘米长的玉质飞剑、

  姜珑玲捏着飞剑看了一会儿,道:“大哥找我有事,你去休息吧,有我给你的腰牌,只要不是平日里弟子修行之处或者长老私人领地,整个十二区你都可以自由活动。”

  说完,身子轻轻一晃,顿时脚下升起一只巨大的飞雁虚影,携着她冲天而起,一瞬间便消失在了白夏视野当中。

  “这就是踏雁剑诀么。”白夏的眼睛可是清楚地看到,载着姜珑玲的并不是什么飞雁,而是一柄银色的飞剑,飞雁虚影不过是仙法的特效罢了。

  修仙者御剑飞行,脚下踏着飞剑便可一瞬千里,更有甚者一步出去便是十万八千里,着实让人羡慕。

  【我是不是也要搞一把飞剑来呢?】白夏心中想道。

  仙剑的种类繁多,其中有用来攻击的仙剑,炼制时会专门强化其中的锋锐之气,而用来御剑飞行的仙剑则是会铭刻上许多加速、减阻、省力的阵法,并不适合用来战斗。

  一般每个修仙者有条件都会准备两把飞剑,要不然在天上想要跟别人斗法时怎么办?把飞剑祭出去然后自己啪唧一下摔死?那特么就尴尬了。

  现在也有钱了,白夏完全可以去一些黑市买到两种仙剑。不过暂时他还不需要急,虽然理论上引气境就能御剑飞行,但引气境体内的仙灵之力实在太少了,根本飞不了几米,所以一般都是到聚海境才会有人去准备飞剑,在那之前有一把攻击类仙剑就够了。

  既然姜珑玲让他自由活动,那白夏当然就不会客气了。于是他又跑回了藏书阁,那里面还有不少有趣的藏书他没有看过呢。

  和看楼的师兄打过招呼,白夏便进入了藏书阁。不过和往常不一样,这一次他大可以堂堂正正地取阅,完全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咦?】正打算挑一本好看的书看看呢,忽然一道身影吸引了白夏的目光。

  本来以为这地方不会有什么人来的,但偏偏就有一个人站在书架前认真翻阅书籍。而且这还是个熟人,叶念芯!

  【她怎么那么喜欢来藏书阁?】白夏已经在藏书阁看到她好几次了,这个十二区第一美女弟子似乎格外地钟情藏书阁。

  别的弟子都在想方设法从藏经阁搞到一本高阶功法的时候,她偏偏爱往这没用的藏书阁钻,而且除了第一次,之后每次仿佛都是为了刻意避开他人一样独身前来。

  白夏看了一眼,随即摇摇头。人家怎样又不关他的事,继续看自己的书就是了。随手拿了一本《秦州异闻录》看了起来。

  另一边,察觉到外人进入的叶念芯朝他看了一眼,当发现他腰间挂着的牌子之后瞳孔猛地一缩,随即扭头继续看起自己的书来。

  看了一会儿,叶念芯还在那里,这倒让白夏有些不舒服了。他不是很喜欢看书的时候还有陌生人在旁边,于是便借了几本书打算带回去看。

  藏书阁的书是允许外借的,只要做好登记,按照身份每次可以带出一定数量的书籍。他身为金丹长老的私仆,每次可以借阅3本。

  只不过,当他带着书回到自己的住所,还没来得及坐下,房门便被猛地推开了。一看来人,可不是乔娉婷那熊孩子么。说起来,早上去姜珑玲那边没看见她,应该是在姜云空那里学习吧。

  “白夏,姜姑姑让我来喊你过去,有急事,你快点!”乔娉婷大大咧咧朝他说道,完全没有一点身为“淑女”的意识。

  【这才是真正的她吧,游戏里那个温柔乖巧小萌货完全是装出来的啊。】白夏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落差略大啊。

  “好的,我这就来。”不过,既然是姜珑玲喊他,那还是要去的。

  他放下书,门外乔娉婷已经忍不住在催他了:“哎呀,你快点,快点嘛。”

  “姜长老要见我,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急?”

  “你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可好玩啦,去晚了就没我的份啦。”小丫头兴奋地说道。

  “什么事情?”

  “不告诉你!你去了就知道了。”

  “真是……”白夏摇摇头,走过她身边的时候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摸她的脑袋。

  在游戏里相处了3天,白夏最喜欢的就是摸她的头,都已经成习惯了,她每次都会露出甜甜的笑容,非常地治愈。或许是因为游戏里的时间比现实更长的缘故,所以他一时间没能从虚实转换中调整过来。

  只是,这一次情况却有所不同。

  “啪!”白夏伸出的手还没碰到她的头发便被她挥手打掉了,只见乔娉婷脸色骤变,后撤半步怒视着他道:“你要干什么!”

  “额……”白夏那叫一个尴尬,他也意识到了现在不是在游戏里,自己也不是她的大哥哥。自己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个杂役罢了,摸头什么的的确有些过了。

  【但是,不至于吧,就摸一个头而已,又不是什么轻薄的动作。】白夏这个摸头的动作本意也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善意,但是被这么赤裸裸地反感,他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乔娉婷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激烈,她再也没有了之前缠着白夏讲故事时的俏皮,满脸厌恶地盯着他:“你下次要是再敢对我无礼,我就折了你的手!”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白夏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