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敢在我面前装逼?

在修仙界玩网游 +A -A

  “查清楚了吗?龙族拍卖行的背后到底是哪个门派在掌控?为什么他们可以获得那么多的装备?而且既然拿出来拍卖,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们自己有更好的?如此恐怖的势力怎么可能一点线索也没有?一群废物!”夜妃在得到消息之后,对着属下大发雷霆。

  夜王将整个夜王殿在游戏里的发展交托于她,那她自然不能辜负这次期待。她的目标是将夜王殿打造成暴风帝国甚至于整个游戏世界的第一势力,如此一来,夜王殿在现实中也必将飞速发展,到时候力压其余五大圣地独霸天下不是空谈。

  然而,在等级排行榜公布之后,那等级远超所有人的匿名玩家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原来他们夜王殿并非最强。之后,花了极大人力去搜寻第一名的信息,结果却是毫无建树,这让她愈发地急迫了。

  现在又突然冒出来一个龙族拍卖行,竟然要拍卖一堆夜王殿都垂涎不已的紫色装备,这要是被其他势力买去了,那他们之前辛辛苦苦营造的优势岂不是荡然无存?尤其是那狗皮膏药一样的真一门,要是被那个死对头得到了,夜王殿绝对会处处被压制的。

  一群夜王殿的臣子们低头不语,他们很清楚地能够感受到自家主母的愤怒。他们何尝不是感同身受?但第一名和那个龙族拍卖行实在是太神秘了,以他们现在这点实力,就算人再多也无济于事。

  “好了,哀家刚才也是说的气话,”夜妃挥挥手,也不想让这些忠心的下属心寒,“拍卖会在3天后,也就是要下次登录才开始,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务必要多准备一些灵石宝物,绝对不能让真一门那帮喵喵喵拔了头筹!”

  “是!”

  ……

  另一边,幽玄真人也在和真一门的长老们说着类似的话。

  “龙族拍卖行来历神秘,而且背后的能量难以揣测,暂时让人盯着就可以了,不要做得太过,这里不是修仙界,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

  “掌门,关于这次拍卖会,夜王殿那群黑皮狗肯定会和我们争夺那些装备,要怎么应对?”姜云空问道。

  幽玄真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忽然发现游戏里他的角色并没有把胡须捏出来,顿时尴尬地在衣襟蹭了蹭手,道:“咳,这次我们自当全力以赴,绝对不能让夜王殿一家独大。”

  ……

  白夏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便下了楼,是时候去风影主城找帕罗斯的苍穹分身做进阶任务了。还有那个佣兵李尔?嘉的任务也可以顺便做掉。

  因为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知道不会有第四批装备上架,所以拍卖行的门口倒是冷清了许多,只是偶尔有几个心思各异的家伙在门口“路过”,时不时用余光扫视一下拍卖行。

  白夏倒是不会在意这些家伙,反正戴着面具,ID也不会暴露。

  只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意外之人忽然来到了这间拍卖行。

  只见拍卖行的门口,一男一女正争辩着什么似的走了进来,男的大约十七八岁,很激动地在朝女孩说着什么,似乎想阻拦她进入拍卖行。而女孩则要稚嫩一些,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此时正赶苍蝇一般对少年挥着手,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姜神通,11级,轻武战士

  小乔,11级,此刻

  【竟然是这两个家伙!】姜神通的名字白夏当然听过,峰主次子,姜珑玲的侄子,纯正的仙二代血统。而那个ID叫小乔的,不是乔娉婷又是谁?

  这帮修仙者可不会取什么“葬爱).妩钶取玳°”之类的非主流ID,七八成的玩家都是用的自己本名,要不然就是昵称或者外号,像是幽玄真人和眼前的乔娉婷都属此类。再要么就是像白夏一样,改一个名字,但改之后也还是一个普通名字。基本上就这三类,极少数个例暂且不提。

  白夏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要来拍卖行,但显然是不愿意和他们接触的。姜神通脾气可不好,杂役中盛传他曾经活活打死过好几个下等杂役,白夏对他本来就没有好感。

  至于乔娉婷,这丫头和自己在现实中经常有接触,要是被她看出端倪可就不妙了。白夏可不想在成长起来之前就暴露,那种在挣扎中成长的狗血剧情他烦得不行。

  只是,上天显然不愿意让白夏就这么溜掉。

  一边应付着姜神通,一边一直打量四周的乔娉婷在看到白夏的一瞬间双眼猛地一亮,活像一只见到了猎物的老鹰。她当即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冲到了白夏面前。

  “你真的在这里呀!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她双手抓在一起捧在心口,兴奋地看着白夏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似的,就差在眼睛里闪出星星来了。

  “你在找我?你认得我?”白夏下意识地摸了摸面具,没道理啊,难道这丫头会透视?这是怎么认出来的。

  “我当然认得你!大哥哥你忘记啦,那天就是你救了我啊!”乔娉婷不安分地踮着脚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扑入白夏的怀里。不过可能是因为修仙界风气比较保守,男女之妨很严,所以她并没有把想法付诸实际。

  【她竟然真的认出来了!】白夏有些不敢相信:“我都带着面具了,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感觉!看到了你我就感觉自己找对人了!”果然女人都是无逻辑不可理喻的,就算13岁也一样。

  白夏只好换一个问题:“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乔娉婷闻言立马掏出一张拍卖品清淡,指着上面的一幅图道:“就是这个啊!它的模样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一看到这个就想着来这边是不是能碰到你,没想到真的成了!我真是太幸运了!”

  白夏看了一眼,发现她指着的正是自己在游戏初期使用过的第一把紫色武器“海纹精钢剑”。当时明明只出了一剑,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小丫头给记下来了,循着图找到了自己。

  白夏不由得佩服乔娉婷的追踪能力,放在穿越前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侦探或者狗仔。同时,这也给白夏提了个醒,再小的细节也有可能发挥巨大的作用,以后绝对不能忽略掉这些细节。

  “娉婷,这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家伙?”姜神通当然不可能放任乔娉婷就这么和白夏“有说有笑”,他可是把她当成自己的金銮的。

  白夏看了一眼姜神通,后者的眼神就如同两把刀子一样,毫不遮掩自己的敌意。不过在乔娉婷转身看向他的时候,又能够立刻收敛,装的跟个没事人似的。

  【心机婊啊这是!】白夏心中感慨,谁说二代就一定是脑残的,姜神通这种变脸速度,都有几分他老爹的风范了。

  乔娉婷虽然没看到姜神通的变脸,但还是有些不耐烦地道:“你别管那么多,师傅之前就喊你去练级了,你怎么还不去?”

  “我,我等你一起去啊。”姜神通的脸颊肌肉不自然地抽了抽,显然被这么嫌弃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我?我就不去了,我接了任务要去转隐藏职业,暂时不用去打怪!”

  “那我陪你去做任务,”姜神通显然不愿意和乔娉婷分开,“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做任务,万一被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害了怎么办?”

  说着,他还狠狠地瞪了白夏一眼,显然所谓的“不三不四的人”指的就是白夏。

  白夏真的是躺着也中枪,他现在也是烦得不行。乔娉婷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实中的身份,但却掌握了自己游戏中的信息,而且还在拍卖行中相遇,万一被人发现等级排行榜第一和龙族拍卖行有关联,肯定会受到更严重的骚扰,这会对他的生意产生不小影响。

  这还好说,关键是白夏是个完美主意者。他一直想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游戏中的身份暴露暂时可能对现实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但谁知道后续的发展?他可不愿坐视这个隐患不理。

  所以乔娉婷这个家伙必须要解决了。

  【怎么解决?现实中杀了她吗?危险性太大了,她可是金丹高手的女儿,保命手段天晓得有多少,那么在游戏中说服她?给她点好处?但是,行得通吗?她看上去好像还算好说话的,毕竟我也算是救过她。】

  而就在白夏心思急转之时,姜神通和乔娉婷的争论也到了极限。毕竟是年轻气盛,学大人虚与委蛇也学不到家,姜神通的少爷脾气一下子就蹿了上来。

  他也不去尝试说服乔娉婷了,直接朝白夏叫嚣道:“喂,那个谁,你是哪个门派的?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把面具摘下来,装什么神秘!”

  这是要用身份去压人了。

  白夏被这一吼打断了思路,然后看傻哔一样看着姜神通,他当时心里就一个想法:【这小子竟然敢在我面前装逼?踩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