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蕾姆破茧

在修仙界玩网游 +A -A

  “呐!”粉嫩嫩的小雪幽一出来就迈着蹒跚的步子朝白夏跑来,一把抱住了他的小腿。

  白夏弯腰把她抱了起来,用脸蹭了蹭:“咱们打怪升级去。”

  说着,把背包里的那根幽魂枝拿出来给了她。小雪幽似乎非常喜欢这根树枝,捏在手里就不愿意放开了。

  “呐!呐!呐!”她挥舞着纯白色的树枝,好像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玩具一般。

  白夏看了看她的装备栏。

  幽魂枝:幽魂树的主干

  宠物“雪幽”的伴生灵器,可随着宠物一同成长。

  字体倒是很炫目的粉红色,描述也很吊,但完全没有属性,目前为止就是一根木头罢了。

  “还真就只是个玩具了。”白夏看了看怀里的雪幽,抱着她往怪物堆里走去。

  14级的怪物血量还不到3万,连他的平砍都接不下来,如果触发玄魔剑气更是一片一片地倒下,小雪幽虽然贵为神兽,等级还是一个劲地往上蹿。

  花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白夏来到了帕罗斯的屋子前。在来的路上,他顺手杀了不少的怪,虽然自己已经无法获得经验了,不过小雪幽已经升到了8级。

  165000的HP,16500的魔攻,她现在的属性完全可以碾压20级的雪魔猿。然而,让白夏颇为头疼的是,这个小丫头因为失忆的缘故,完全不会任何技能,唯一的天赋神通也只是一个被动。

  空有那么高的魔攻,雪幽却是半点攻击性都没有,白夏把她放出去让她打怪,她也只会捏着幽魂枝站在那里,含着手指发呆。如果有一只小虫子飞过,她就会直接挥舞着树枝追上去,完全不管眼前的怪物。

  白夏舍不得看她受伤,所以在怪物即将攻击到她的时候都会赶上去立刻击杀。结果这一路下来,雪幽一个怪物都没杀过,别说杀了,手都没出过。

  “本来还期待着你升级的时候会领悟什么技能,难道是我想多了吗?”白夏看着身边拽着自己大衣的小雪幽苦笑道。

  神兽啊,谁舍得放过一只神兽级宠物?但是这种完全不会打怪的吉祥物确实有些鸡肋,白夏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运气好了,至今为止3个粉色宠物,一个孵化不了、一个不会打怪,就剩最后一个蕾姆还能给他一点希望了。

  白夏想要上前敲门,不过这次门却提前自己打开了。

  帕罗斯拿着石板看向他,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总算是成了!”

  “是么?太好了!”白夏不禁感慨,终极BOSS就是牛,连传说级功法都能改。

  “只是做了一些小改动,”帕罗斯道,“战魔帝不愧为旷世奇才,我不如他,他的这门功法实在是太过神妙,如果不是站在他的肩膀上,我根本做不到现在这种程度。”

  对于他的感想白夏自然是不会去发表任何意见,静静地等待着帕罗斯把改良后的功法交给他。

  帕罗斯把石板递了过去,并对白夏道:“这块石板是这门功法的火种,没有它就无法学会这门功法,所以我在石板上做了些纹章,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改了一下,你等会儿一定要抓紧它。”

  “嗯。”白夏点点头,并把蕾姆的茧给拿了出来。

  这里是帕罗斯的住所,安全性自然不用多说,他要是没有任务在身根本接近不了这里。

  太阳缓缓升至天空中央,蕾姆的孵化时间也逐步减少。

  5秒……4秒……3秒……2秒……

  1秒!

  天空中云层开始汇聚,原本晴朗的天气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一道道雷电不断地跃动,传来阵阵压迫性的轰鸣。

  而与此同时,蕾姆的茧也开始发出了嘎�嘎�的声音,一道裂缝从茧的顶端忽然裂了开来。但这条五厘米左右的裂缝并没有继续扩张,整个茧东摇西晃似乎有东西在里面挣扎,想要出来但却遇到了巨大的阻碍。

  轰!

  就在这时候,第一道雷光落下了。正中蕾姆正在摇晃的茧。

  好在雷电并没有毁去蕾姆的茧,反倒是雷光被吸收进了茧的内部,并且那道缝隙又扩大了一分。

  白夏站在远处,担心地说道:“蕾姆不会有事吧。”

  毕竟亲眼见过雪幽被雷劫劈得那么凄惨,他当然会害怕蕾姆会抗不过去。

  在他身边的帕罗斯却道:“神劫是每一只神兽的必经之路,没有人可以帮助到它,一切都要看它自己,你能做的只有相信自己的宠物,它本身资质就不错,又融合了我的精血,渡劫成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好吧,”白夏按耐下心中的担忧,说起了正事,“那么现在我要怎么样获取光属性能量呢?”

  劫云已经凝聚,大量的雷电在其中酝酿,这些雷电中全部都蕴含着光属性的能量,那是一切生命的起源之力。

  “抓紧石板,别死了就成!”

  忽然,帕罗斯伸手对着他一挥,白夏整个人就如同火箭一样窜入了空中,笔直地朝劫云撞去。

  “啊啊啊啊……”完全无法反抗99级的超神兽,白夏只能在尖叫中进入了到处都是神雷的劫云。

  混入了异物,那些神雷立刻展开了强烈的排斥性,一道一人粗的雷电朝着他劈了过来。

  “要死了!”这个念头才一升起,他的生命值瞬间就被清空,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尸体。

  只剩下一块石板还留在劫云中源源不断地吸收着蕴含生命能量的雷电。

  随着大量的雷电涌入,石板中冒出了一阵阵的黑烟,并发出了一声声的凄惨悲鸣。这是石板中原本蕴含的魔气和石板本身的意志。

  这块石板本身就是《血之章》,是一件橙色的传说级物品,它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志,但是在蕴含了无数光属性能量的劫云中,它无处可逃,只能被自己的天敌毁灭。

  而就在石板之灵湮灭的同时,白夏的尸体忽然被一阵白光包裹,一瞬之后他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呼,好险。”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还剩下的两条尾巴,白夏庆幸自己在千钧一发之际打开了九命之体的被动,要不然还真就没命了。三眼金睛蟾的魔眼可是死亡就掉落的,他可不想失去这个对现实也有极大帮助的史诗级道具。

  现在雷劫全部都被石板吸引,没有攻击他,倒是让他喘了一口气。

  “该死的帕罗斯,你敢坑我!”白夏也不傻,这帕罗斯虽说已经对《血之章》做了修改,但战魔帝何等人物?他的史诗级绝学,哪怕只是四分之一,帕罗斯也不可能短短两三年就能完美改编。

  帕罗斯肯定打着试试看的注意,如果成了当然最好,如果有漏洞,反正死的是白夏,他也不会有损失。甚至于,白夏猜测帕罗斯有办法让自己复活之后失去这门功法。

  当然,这只是猜测,完全没有根据的,白夏只是习惯性地往最糟糕的方向猜想了一下,毕竟终极BOSS,有些特殊手段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既然已经被赶鸭子上架,白夏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

  石板为他吸引着雷电的攻击,而他因为帕罗斯的力量就这么浮在石板的后面。他真想朝帕罗斯大吼一声:接下来要怎么做你特么倒是跟老子说啊!

  然而,不等他开口,黑烟消散殆尽的石板中忽然射出了一道纯白色的光芒,径直地钻入了白夏的心口。

  “啊――”白夏只觉得一阵剧痛瞬间传遍全身,那感觉简直就好像被人凌迟处死一样。

  不,凌迟还好些,顶多也就割肉,而他是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都被挖开,强行剥离其中的魔气,然后用光属性能量补充进来。

  他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因为每一秒对他而言就好像一年那么长,过程中有好几次他都快被痛到崩溃了,要不是他意志坚定,换成别人还真不一定撑得下来。

  雷劫不断地落下,地面上蕾姆的茧上裂缝也越来越大,原本晶蓝色的茧丝也在雷电的淬炼下泛起了淡淡的金光。

  “咔!”

  忽然,一声比之前都要清晰的声音从茧中传出,一双白皙的手掌从裂缝当中伸了出来。

  紧接着,一气呵成地,这双手用力往两边一撑,原本只有几厘米宽的裂缝瞬间扩大,一个蓝色的小脑袋从中钻了出来。

  也许是刚刚破茧,蓝色的头发还带着一丝湿气,瘪瘪的。但一接触到空气就立刻变得蓬松起来,顺滑得就好像最顶级的丝绸。

  然后是脖子、肩膀、身躯、双腿,一个十五六岁的完美少女就这么从茧中走出。

  她有着傲人的胸围,细得夸张的纤腰,以及一对修长白皙的***身上的衣服是一朵朵花瓣拼叠而成,款式近似一件无袖连衣裙,裙摆还不及膝盖,一对赤足没有接触到地面,而是浮在虚空中。

  这还没完,少女向前迈步,天上的落雷完全无法伤害到她,只能顺着她的引导全部流入她的后背,并助她身体的最后一部分从茧中抽了出来。

  那是一对展开足有两米的巨大蝶翼,精致的花纹拼凑出了一只冰蓝色巨龙咆哮的图案,轻轻地扇动中,一声声的龙吟响彻天地,仿佛有一头巨龙真正降临了一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