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升职加薪(滑稽)

在修仙界玩网游 +A -A

  (此章为感谢书友“我的存在只为坑人”2000打赏加更,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还请点一个收藏,投几张免费的推荐票,谢谢)

  就在白夏逗弄乔娉婷的时候,天上忽然传来一阵雁鸣,随即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化作了一道成熟清丽的身影。

  姜珑玲回来了!

  她一落地就看见乔娉婷躲在门后,白夏手中则是拿着一个玉盒。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直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夏也不畏惧,指了指花圃道:“在花圃里找到了一枚七王蛾的卵,这东西最喜蕴含灵气的仙植,若是孵化出来,这整片花圃都要被啃蚀殆尽。”

  说着便把玉盒递了过去。

  “七王蛾!”身为金丹长老的姜珑玲自然知道七王蛾的大名,她没想到自己的花圃中竟然出现了这种东西,想到白夏所说的后果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你做得很好,谢谢你。”她是真的喜爱那些花,但是它们一株株都是快绝种的稀世珍品,连前人的栽种经验都极少能找到,所以总是会把花种死,每次死了花她都要心疼好久。这次白夏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隐患,她心中自然十分高兴。

  之后,白夏又跟她讲了花圃里其他的一些问题,听得姜珑玲是后怕连连,庆幸自己遇到了白夏。

  “要是早些年遇到你就好了,得给你点奖励才是,”这位出门依旧白麻素衣的女人想了想,道,“让你进外门修炼如何?”

  真一门的外门弟子可不是谁都能当的,凡俗界那些王公贵族哪一个不是费尽心思想要把自己的子女送进来。白夏这种小杂役如果能进入外门,那真的是天大的机缘了。

  只可惜,白夏并不需要这个。他摇了摇头:“我天生废体,不能修炼的。”

  外门弟子的竞争可是很激烈的,他这么一个没背景的小人,又肯定不会愿意去给别人当狗腿子,到时候必然会陷入非常麻烦的漩涡当中。回想起以前看过的狗血小说,那里面主角没完没了地对付同门师兄弟,打倒一个又会有一个更强的站出来,简直烦得不行。

  他又不是傻哔,闲得没事去外门找事情干嘛。那边又没人能教他帝仙诀,仙法什么的他更是看一眼就能学会,完全没必要。

  “这样啊,”姜珑玲大约是以为自己戳到白夏痛处了,连忙道,“那就去跟管事的说一声,今天开始就升你做上等杂役,以后你也不用去干别的了,专门负责照看我的花圃便是。”

  “额……”白夏有些受宠若惊。

  真一门内杂役一共三等,下等杂役做着最苦最累的活,类似砍柴、烧水、搬运之类的。中等杂役稍微轻松一些,像白夏这样,扫扫地、打理打理藏书阁,抽空还能偷个懒,房间也有自己的私人间。

  而最高级的上等杂役则分为两种,一种是杜志国这种管理杂役的,就像人事部主管,统领整个区的杂役,权利非常大。但若论身份地位,第二种却更胜一筹,那就是金丹长老的私仆。

  私仆可以可以说已经脱离了杂役的范畴,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凡俗界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她们除了端茶递水、伺候起居以外,如果一些金丹长老有需求,也是需要侍寝的。如果得宠,甚至可能升级成为小妾。

  那种元阳、元阴不破更有利于修炼什么的智障理论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除了个人天赋,练气看的就是四点,财侣法地,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有没有好的引路人、有没有高阶功法、有没有好的环境,这些才是关键。至于是不是处,那都是老一辈怕弟子玩物丧志编出来蒙白痴的。

  至于说有没有那种需要童身才能修炼的功法,那当然也是不存在的,毕竟仙灵之气乃是外来之物,又不需要去炼化体内元阳、元阴,完全不会有影响。

  当然,不否认有极个别特殊体质可能会需要保持纯洁之身,但那真的是极个别,一百亿人口里面都不一定能挑出一个。

  扯远了,话说回来,私仆除了一些得宠的丫鬟书童,也不乏一些有真本事的凡人。

  例如一些舞蹈大家、顷世歌姬、茶道大师、厨艺宗师、喂养仙禽灵兽的专家等等,这些人虽然有着杂役的身份,但被一些金丹长老甚至是整个山门都非常看重,地位自然高得出奇。平日里就算是见到内门引气期的弟子他们也能平起平坐,聚海境的真传弟子都不会轻易招惹,毕竟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惹怒一位金丹老怪,谁也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白夏这个“仙植大师”自然也能够算是这其中的一类,而且还是金丹9星姜珑玲的私仆,整个十二区谁敢不给姜珑玲面子?她哥哥是峰主,自己实力又那么强,可以说白夏如果有她罩着,那真的是可以横着走了。

  白夏倒不是不想成为高级杂役,至少那样的话工作量将会少很多,只是有一个问题:“那我要住哪里啊?”

  私仆一般都是和主人一个院子的,可是姜珑玲这边可都是女眷,男女有妨,他一个大男人要是住进这个院子肯定不合适。

  【当然,如果她要是非要和我一起住,我也不是不可以将就的。】就在白夏想入非非的时候,姜珑玲开口了。

  “我不喜欢和别人住太近,院子四周的房子都是空着的,你自己看着喜欢挑一间吧。”

  “……”白夏顿时没脾气了。

  这女人看着挺温柔的,但有些地方意外地霸气啊。在这十二区,有哪个长老敢说“我不喜欢离你们太近,所以我房子边上就别住人了”。

  也就只有身份和实力都处于修仙界巅峰的姜珑玲敢这样做了。

  只见她手腕上的玉镯一闪,一块碧玉令牌便出现在了她的手心:“这是我的私仆腰牌,你先挂上,杜志国那边我会让他去处理的。”

  白夏接过令牌打量了一会儿,玉牌大约身份证大小,一面雕刻着复杂的花纹,另一面则阳刻着一个大大的“姜”字。

  将之挂到了腰带上之后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我每天还要给姜剑离送饭,那事情也要交给别人吗?”

  那孩子可是很怕生的,除了他,恐怕其他人要送饭是很会麻烦的了。毕竟他可是聚海境9星,仅次于金丹的超级强者,打个喷嚏都能喷死普通杂役。

  “剑离的饭是你送的?”姜珑玲诧异地看着白夏,似乎这比白夏找到七王蛾的卵更让她震惊。

  沉吟了一会儿,她道:“不用交给别人,反正我这边的事情也不多,饭以后还是要你去送的,毕竟那孩子难得才碰得到一个喜欢的人。”

  “额……我能问一下,我只是说我负责给他送饭,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白夏有些不解地问道。

  而姜珑玲的回答则是意外地简单粗暴了:“他不喜欢的人早被他杀死了。”

  ……

  白夏晋升成为高级杂役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以姜珑玲的身份下达命令,一个小时所有的手续都办完了。同时,整个十二区也都流传开了一个消息:一直独居的姜珑玲长老竟然招了一个私仆,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这个信息在一部分人当中简直如同一枚炸弹,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要知道,整个修仙界金丹9星的强者也没满三位数,在真一门内,金丹九星的强者不过区区9人,一些峰主都只有金丹8星甚至7星。

  以姜珑玲的实力,可以说只要她愿意,随随便便就能当上一个区的峰主,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所以才和哥哥住在十二区。

  而且,一旦她与姜云空联手,整个真一门除了幽玄真人根本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所以她在真一门的地位是相当的高。加之本身还是一个大美女,可以说有不少男性金丹长老想要追求她。

  只可惜,从来没有人成功过,除了亲人,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接近她的。这时候突然出来一个小杂役竟然成为了她的私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一些脾气暴躁的家伙甚至都想要来找白夏麻烦了。只可惜,当他们远远看到白夏的腰牌时,都退却了。

  姜珑玲身为一个金丹9星的高手,如果连一个私仆都保护不了,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她给白夏的腰牌不但是身份的证明,同时里面也蕴藏着她的一道分身,战力堪比金丹8星,虽然持续不了多久,但也不会有智障敢去作死找白夏的麻烦。

  白夏这天就看到一大堆高手气势汹汹地朝自己走来,然后走到一半就萎掉了一样扭头就离开了,这场景看得他是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他也懒得管,照旧去给姜剑离送了饭,陪他说了说话。

  根据姜剑离所言,他在新手村接到了一个隐藏任务,杀了几只特殊怪物之后凭着任务经验就升到了10级,然后传送到了凛冬帝国的一座主城“玄晶主城”。在那里他转职成为了隐藏职业“大将军”,现在已经14级了。

  “真是个幸运的小家伙。”想起自己为了个隐藏职业东奔西走,又是魔兽又是神劫的,白夏感觉自己是真的苦。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改良功法之后,那个隐藏职业还会给他,和龙族有关的隐藏职业,应该都是很厉害的吧。

  “比如龙骑士什么的,到时候还能有个小龙女当坐骑,那就威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