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野火烧不尽

影帝孙悟空 +A -A

  孙悟空头都没回,“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当自己阳光灿烂了,划下道来,怎么比?”既然刘彦昌决定纠缠到底,那我就奉陪到底。

  有如让他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不如彻底击溃他。

  范聆玉见孙悟空答应了比试,也不多劝,她从来不是怕艺人惹麻烦的经纪人,相反,她是善于利用麻烦的经纪人。

  准备将录音棚的门关了,毕竟比试这种事情,不管输赢对谁都不好,而且还是火药味这么重的情况下。

  刘彦昌制止范聆玉,他断定自己必赢,既然赢了,总要有人喝彩才完美啊,“别啊,玉姐,难道看一场先天歌王的比赛,干嘛关门?你们是说吧?”后半句是对围观的人说的。

  其他人当然无条件附和。

  想看我出丑?简直迷之自信。

  孙悟空说道,“既然如此,就不用关门了,多几个见证人也好。”

  刘彦昌心中窃喜,你也不过如此吗?最后还不是乖乖中计了,“三局两胜,主题现场词曲创作,根据给出的主题考题,进行现场创作,摩云洞录音棚连接歌手考核鉴定器,可以当场坚定词曲分数,以得分高者胜。”

  职业鉴定器,被誉为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存在,大家自然无话可说。

  “可以,没问题。”孙悟空只想快速赶走这只嗡嗡乱想的苍蝇。

  刘彦昌得意的笑了笑,“为了缩短比赛时间,我们将单首词曲考虑的时间限定在十五分钟内,十五分钟后必须开始答题,为保证公平起见,十五分钟思考时间结束后,同时答题,答题时间为10分钟,当场出分数比试,当然,要是孙先生觉得思考的时间太短的话,我们可以商议。”

  刘彦昌对孙悟空先天歌王的身份还是很忌惮的,他准备的词曲,大多是C级作品,仅仅只有一篇B级作品,故而将时间压缩,时间压缩得越短,对自己越有利,他甚至想只给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但是,那样的话作弊的痕迹太明显。

  开阳星和洞明星都为孙悟空捏了把冷汗。

  杨莲看了一眼刘彦昌,对方回敬了一个璀璨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并不那么舒服。

  “十五分钟?太长了。”孙悟空只想早点打发这个苍蝇,说道:“一分钟吧,速战速决!”

  原本与女儿低声说话的万岁狐王,听到一分钟的时候,惊诧地看着孙悟空,明知道是陷阱,还往里面跳,是不是傻啊?

  玉面狐狸则饶有兴趣看着孙悟空,时不是偏向一侧和杨莲低耳几句。

  “哈哈……”刘彦昌心中大笑三声,“好!不愧是先天歌王,爽快,那就一分钟。作为一个小小的金曲奖最佳作词人,我先献丑,第一个出题,如何?”

  三局两胜,刘彦昌第一个出题,那他就有两次机会把握主动权,将两个题目牢牢把握在手中。

  “刘彦昌,你东西掉了?”孙悟空突然指着地下说道。

  刘彦昌不解,四下看了看,并没掉东西啊。

  孙悟空做恍然状,“哦,你脸丢了,不捡起来吗?还是准备不要了?”

  刘彦昌这是才明白被耍了,故作镇定,尴尬地笑了笑,“作为先天歌王,开这样幼稚的玩笑,不觉得太过无趣吗?”

  杨莲听到现在,再傻也知道这是李彦昌给孙悟空设的局,当下说道:“你们比试有趣得紧,要不也让我参与一下,不如你们一人一题,最后一题我来出,如何?我保证,我不偏袒任何人,嗯,其实我和你们都不熟,也不可能偏袒你们。”

  刘彦昌有点慌,如果杨莲所出的题目不在自己准备范围内,那岂不是失去了一道题的优势?

  “我没意见,谁出题都一样。”

  见孙悟空这么磊落的答应了,自己要是在扭捏,只怕被杨莲看轻了,咬咬牙说道:“好,三圣母这主意挺公平的,我举双手赞成,还是三圣母心细如发。”

  杨莲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刘大创作人先出题吧。”

  “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刘彦昌故作姿态,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过了一小会,说道:“有了,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为主题,创作一首情歌,曲调需要稍带忧郁。”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为题,本身就是有些难度了,字面理解,可以等同以希望,要做一首励志的歌曲,还算容易,这要写首情歌,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稍费时日罢了,但是加了忧郁的限定词,难度成几何倍增加,希望、爱情、忧郁,这三个词放到一起,感觉差了十万八千里啊。”围观的也不乏词曲创作人,听了题目,也知道难度所在。

  开阳星颇为不高兴,“刘彦昌这题目出得刁钻,明显就是怕孙悟空超过他,一分钟时间内,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刘彦昌这人心眼小,向来睚眦必报,要不是有备而来,谁信?”洞明星说道。

  “这题倒也雅致。”抛开刘彦昌人品不提,这题目出得倒颇有意思。

  孙悟空听了这题目,调笑道:“这题也叫雅致?简直粗陋不堪。”

  “哪里粗陋不堪了?我觉得挺好啊?”杨莲又细细品了一遍题目,爱与希望,很唯美的题目嘛,虽说加了一个忧郁的限定。

  孙悟空笑道:“当一个男人的妻子出轨了,我们会说,嘿,那个男人头上有个绿帽子,对吧?当这个男人的妻子出轨很多次的时候,我们就会说,快看,那个男人头上有片草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意思就是这男人哪怕将第三者赶走一批又一批,只要妻子春心荡漾,依旧能让他头上再次成为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你说这能不忧郁吗?这题目哪里不粗俗?哪里不粗鄙了?”

  “噗……”被孙悟空这么已解释,所有人都大笑出声,原来这题目还能这么理解。

  “孙悟空,你……简直太有才了。”开阳星双手点赞。

  范聆玉蹙了一下眉头,“还有10秒钟答题了。”

  刘彦昌已经站到词曲录入系统面前,孙悟空离题越远,他胜算就越大,你现在就得瑟吧,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孙悟空对范聆玉点点头,这经纪人真是称职得没话说。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