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录歌(4)

影帝孙悟空 +A -A

  “杨莲?你怎么回来这里?”来人正是杨莲和万岁狐王的女儿玉面狐狸,稍加思考,就明白为什么刘彦昌会在这个时间找上门了,只怕是知道杨莲要来,特意来羞辱孙悟空的,只怕是一直守在楼下,等杨莲快到了才冲上楼来,好演一出好戏,但千算万算,没算到孙悟空已经通过了D级演员的考核,得到了武打赋予,教训几个不成气候的伪保镖不费吹灰之力。

  “本来和小玉儿逛街的,不过他老爸让他死命赶过来,我担心有事儿,就陪着一起过来了,咦,这个不是不是刘彦昌刘大创作人吗?这是……怎么了?”两人手上都拎了一大堆东西,显然是刚刚从商场赶回来的,都没来得及将一堆战利品放回去。

  “没事儿,没事儿,闹着玩。”见杨莲过来了,刘彦昌脸上笑得跟开花了一样,悄声对孙悟空说道。“孙悟空,撒手,放开我。”

  孙悟空置若罔闻,他越想在杨莲面前树个好形象,就越不会让你得逞,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杨莲。

  杨莲啊,那可是三圣母,天上的仙女,怎能让你这个癞蛤蟆吃了。

  “啊……”孙悟空突如其来的用力,疼得刘彦昌大叫,猝不及防地跪倒在地上,人头冷汗直冒。

  “孙悟空!”刘彦昌大喊一声,怒气值已经飙到了最高点,但是苦于无大招可放,憋屈之极。

  “咦?怎么了?喊我做什么?”

  “放开我。”咬牙切齿。

  “早说嘛。”孙悟空放开刘彦昌,“我还奇了怪了,你怎么把手塞我手里面。”

  “你……”刘彦昌一时语结,手被捏的发青。

  “你们这是怎么了?干嘛打架?”杨莲似乎并不了解刘彦昌的人品,指着他的手,“下手也太重了一些,你看看,都青了。”

  “可不是嘛?”刘彦昌见识,拉住杨莲小手,“你摸摸,这都快肿了。”

  杨莲被李彦昌这么猝不及防的拉住手,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抽出来,刘彦昌也不纠缠,趁势松开,并没让杨莲生出反感之心,但是眼中得逞的笑意,难逃孙悟空的眼睛。

  “伪君子。”孙悟空腹诽了一句,懒得再搭理。

  “还没说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外面的那些黑衣人是做什么的?”

  万岁狐王刚想说话,就被刘彦昌瞪了一眼,眼中明显带有警告之意,笑着对杨莲说道:“早就听说孙悟空是先天歌手里面最擅长创作的,知道他在这里录新专辑,我就过来瞧瞧,心想着,要是能和他切磋一二,也不失为一大快事,谁料到,唉,这话还没上几句呢,他就动起手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敢切磋呢?还是瞧不起我这个小小的金曲奖最佳作词人。”

  短短几句话,话里话外处处挑事儿。

  “说话凭良心,真当我们其他人都瞎了眼睛么?明明你是先挑事儿的,气势汹汹带……”说话的是开阳星,她本来就刀子嘴,现在见刘彦昌颠倒黑白,那还看得下去。

  刘彦昌怎会让她把话说完,大声打断她,“我挑事?呵,也不明白孙悟空为何突然发难,他刚刚捏住我的手,让我求饶,也不知道为什么,莲儿你就到了,像是算好了一样。”

  典型的倒打一耙。

  杨莲看着孙悟空,从自己出场到现在,他都没自己瞧自己,看着不像故意表演给自己看的啊?反而这刘彦昌,是不是太热情了一些?

  刘彦昌一直留意杨莲的神色变化,见她似乎不信自己的说辞,忙说:“当然,中间只怕有误会,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对了,三圣母,听说你要发新专辑了?还跟孙悟空邀歌了?这作词作曲还是要讲究天赋的,孙悟空到现在也没拿出什么值得称道的作品,可不要被他先天歌手的名号给糊弄了。”

  杨莲是见过孙悟空作品的,对他还是挺有自信,见刘彦昌这般说得信誓旦旦,不由得好奇,“那怎么办?”

  “当然是称量称量的他的斤两了,你知道的,我可是得过金曲奖最佳作词人的,正好今天你也在场,我和他切磋一番,他有多少斤两,不就一清二白了吗?”

  “不要脸!”开阳星简直被这伪君子气得够呛,他今天显然有备而来,只怕私下里面已经写了一堆歌曲,专门留在今天来用,是不是他自己写的还不得而知呢。

  范聆玉走上前,“提醒你一点,孙悟空不仅仅是先天歌手,还是绝无仅有的先天歌王,作为一个先天歌王,岂是你随便挑衅几句就和你比试的?请你离开,我们艺人要开始录歌了,你要闲得无聊,可以去楼下晒晒太阳,瞧你一脸苍白的,再不济,去医院看看肾也好。”

  刘彦昌差一点爆粗口,但碍于杨莲在场,将那句粗口吃下去了而已,“只怕是空有其名,不敢比试罢了。”

  “既然如此,就当我不敢比试吧。请你离开吧,我还要录专辑。”孙悟空可没空和刘彦昌纠缠,这样的伪君子,往往比小人还难缠,一旦被缠上,就是臭****,想摔都甩不掉。

  “刘彦昌,人家话说得很清楚,你资格不够,根本不配合先天歌王一较高下,回去再学几年再来吧,要不然你也考个先天歌手,来个先天对先天的对决,那才有意思。”首先炸毛的不是刘彦昌,而是一直和孙悟空抬杠的开阳星,她根本不给李彦昌说话的机会。

  两首歌和敬业态度,彻底感染了开阳星,她知道孙悟空只有《化身孤岛的鲸》和《泪痣》两首歌曲,根本不像刘彦昌这伪君子一样,有存稿可以挥霍。

  杨莲其实挺期待孙悟空能与刘彦昌比试一场的,并不是想看谁输谁赢,单纯想看看孙悟空的词曲能力,见孙悟空避战,心中有点小失落。

  刘彦昌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让三圣母选择自己的词曲,从而有机会更一步接近她,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孙悟空,既然认输了,就立下字迹,将你输给我的事情昭告天下,一个绝无仅有的先天歌王输给我我一个小小的金曲奖最佳作词人。”

  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