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造型师

影帝孙悟空 +A -A

  “哈哈!”小白龙大笑三声,“小子,你知道哥哥我什么都缺,但是唯独有一样不缺吗?那就是钱!你信不信我可以用钱给你堆座坟出来?不过,哥哥我也算看出来,你啊什么都缺,最缺的还是心眼。”

  “你个娘炮,你骂谁缺心眼呢?”六耳猕猴爆喝一声。

  “我特么就骂你了,怎么着?想打架啊?来啊!哥哥我还真不怕你。”小白龙撸起袖子就想上,还好孙悟空拉住了。

  “何必与他计较,人家不但缺心眼,这脑子只怕也缺了一块,你要知道照顾残疾人,知道不?这脑残毕竟也是残疾人的一种。”有小白龙在,孙悟空还真是省事不少。

  这一声娘炮,不止是小白龙不高兴了,娘炮总监也不开心了,说道:“不好意思,孙悟空的确预约了三点之后的星宫造型,预约的时间比你长了三个小时。”一句话上去,啪啪打脸,瞧见没,人家不但预约了星宫,而且预约的时间还比你们长,人家不缺钱。

  六耳猕猴一脸尴尬癌症发作,一时作声不得。

  丁丑听了这话,将眼镜往上推了推,“神说要有光,没能拿出让我们满意的造型,我们自然是不走的,不然,这钱岂不是白花了?而今,你上门来催促,是何道理?”

  哇嘞?我什么时候上门催促了?明明是你们挑起事情来,在这里纠缠不清楚的?

  “白骨,这是怎么回事?”设计总监暗骂自己糊涂,干嘛要惹祸上身,听这话,那还不明白,丁丑明知自己理亏,便将责任转嫁给造型工作室,这位可是天庭的知名经纪人,神说要有光没任何理由去开罪她。

  “本来造型已经完成了,他们也觉得满意了,都准备离开的了,哪知道客人经纪人接了个电话之后,就说对造型有些意见,让做些细微的调整,我依照客人的建议,做一些很细微的调整,期间毫无预兆,客人就突然发火,将我推出了造型室。”白骨也不管丁丑威胁的眼神,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看来我们来这里做造型的事情,被人知道了啊。

  孙悟空小白龙对视一眼,他们留下来,只怕是专门等着羞辱孙悟空的,孙悟空刚刚被天庭抛弃,又处在丑闻的风口浪尖之上,根本没经纪公司敢要他,来神说要有光只有在大厅造型的份儿,谁料到,他居然预定了星宫。

  “怎么?神说要有光,不准备给我们一个说法吗?”丁丑根本不与白骨在为什么不满意上纠缠,“我们家艺人,对你们的造型很不满意,想要重新造型,我记得神说要有光,凡是客人对造型不满意的,都可以要求重新造型的,我没说错吧?”

  设计总监那叫一个悲催啊,呀的,当初人家打电话预定的时候,明明你说没问题马上就能结束的,我们才给对方预约了三点,你现在给我来这么一出,你让我怎么办?“你看这样可以吗?这一会造型你们也累了,要不你们先去休息一下,我们再自己探讨一下造型的修改方向,等一下月宫马上空出来了,作为歉意,我亲自为你造型。”说实在的,六耳猕猴现在的造型,真心没什么值得修改的地方,白骨在技术层面还是过硬的,要不然也不会安排到贵宾室来做造型。

  丁丑微微点头,继续纠缠下去,理亏的是自己,勉强同意了这个决定,毕竟对方给自己升了一个等级,原则上比孙悟空高一级,看向白骨,“你们这个造型师技术不过关啊,要是你们继续聘用这个造型师,我不得不得和我的几个师兄弟建议,让他们换一家造型工作室,比如炼石补天,形象是艺人的名片,可不能随便交到技术不过关的人手中打理。”炼石补天,就是黎山老母的的造型工作室,神说要有光的死对头。

  赤果果的威胁加打击报复。这摆明了要开除白骨啊。

  “哎哟,白骨,我的姑奶奶,你还愣着干啥,你造型不利,这个月的薪水就扣除了,给客人道个歉,这一篇也就算揭过去了。”设计总监这处理已经是明显偏袒了丁丑这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骨没任何过错。

  “我又没错,干嘛道歉?是他们反复无常,另有所图。”白骨这性子也是直接。

  丁丑冷笑一声,“这样的造型师,你们居然还留在神说要有光?罚薪一个月?你们就这样敷衍你们的VIP客人??”

  孙悟空本不想管这件闲事,但这眼镜娘咄咄逼人的气势,实在令人讨厌。再者,六耳猕猴的造型放在现在这个世界,绝对是时尚的,没任何问题,这是摆明在找麻烦。显然是因为白骨说破了他们对造型不满意的原因。

  “也可能是自己审美有问题,不能理解何为美?何为丑?自己将美丑颠倒了,还怪罪到别人身上啊,这人笨啊别怪刀钝,人丑啊别怪发型。”

  “你这话什么意思?”只要孙悟空一开腔,六耳猕猴就炸毛。

  “字面意思喽,怎么的?听不懂吗?难道你智商差还怪别人说的深奥?”孙悟空刚才的话的确在映射最近公关颠倒黑白的事情。

  丁丑拉了六耳猕猴一下,继续跳过这个问题,“你是这边的设计总监吧?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要么将这个技术不过关的造型师开除掉,要么,自此之后,六丁六甲的艺人,将不再光顾神说要有光。”

  小白龙冷冷地瞧着。

  设计总监本来还在为难,听得这话,那还不知道取舍,刚准备说话,将白骨开除,白骨先开了口。

  “哼!自此以后,你们六丁六甲我还不伺候了,总监,你无需为难,不需要你开除我,我自己走。”白骨气嘟嘟将围兜揭下来。

  “我觉得白骨的造型功底不错,时尚简约,不是路边的洗剪吹路线,别人理解不了,我能理解,在走之前,能否有荣幸请白骨小姐,为我做个造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