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进入古城

史上最强作者 +A -A

  时间在不断升级的战火之中逐渐流逝,最近一段时间,山脉脚下的几座城池中流传着一则消息,说在黑风山脉中有一个不知名的修士,修为强大,来去无踪,已经帮助人族毁去了十几座祭坛,就连五支神卫中的几位统领也受过他的帮助,对此人极为推崇敬佩。

  这个消息的出现,让很多人的心中涌起了好奇之色,不知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在人族的禁地黑风山脉中这么嚣张,很多人暗中都称他为独行侠。

  不久后,在山脉中呆了两个多月的叶青轩跟着一群身着黑色战甲的士兵,来到了山脉脚下的一座城池中,身上带着触目惊心的伤势,完全是被人抬着回去的。

  这支卫队是上关郡五支精锐之兵中的隐杀卫,是五支神卫中最精通暗杀的卫队,只有寥寥千人,但是每一人都是黑夜中的刺客,如今在少郡之争中,站在二公子穆子鸿这边。

  几天前他给穆子鸿传了消息,得知了这支隐杀卫的行动路线,在毁去祭坛的时候现身助了他们一把,但是自身却被玄门的一个阳天境修士重伤。

  隐杀卫因此救下了他,这样他就能以报恩之名在穆子鸿的麾下效力,其他人知道后也无法说什么,尤其是招揽过他的二哥叶青羽和前段时间碰到的萧凌,他都有一个圆满的交代。

  在黑风山脉脚下,矗立着一座座城池,不在十大府城之列,很多都是自古长存的古城,已经在这里屹立了无尽岁月,抵挡了一次又一次的可怕兽潮,附近的这三座就属于上关郡的管辖之下。

  说是管辖,其实也只是稍低一头,坐镇这里的三位城主,论资历并不比穆云霄差多少,都是从兽潮之中厮杀出来的老将,战功卓越,为人敬仰。

  叶青轩所到的这座古城是开阳城,据说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远远看去,就像一头匍匐在地上的远古巨兽,磅礴的威势让人窒息。

  站在城墙下,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足有百丈高的城墙似神门一般高大雄伟,上面布满斑驳痕迹,刀痕剑孔密布,妖兽的爪印也密密麻麻,诉说着战争的苍凉和险恶。

  走进城门,到处都弥漫着战时才有的紧张气氛,士兵一队又一队,有眼神沧桑的百战老兵,也有面带恐惧的稚嫩新兵,都整装待发,等待着下一轮的兽潮。

  显然,这段时间来这里的情况并不乐观,妖兽像是疯了一般的攻击着城池,不计代价,完全就是在填命。

  很多统领都主张只守不攻,这样玄门的计策就不能得逞了,生命精元也不会流向黑风山脉中。

  但是前段时间,好几座城池这样做了,但是却付出了血的代价,其中一个城池甚至被贡献,里面的人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可怕大屠杀。

  原来有妖将隐藏在妖兽大军之中,攻到城墙下的时候骤然爆起,在猝不及防之下破掉了护城大阵,将城池攻陷,人族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在这之后,只守不攻的战略便被完全否决了,虽然明知这是一个局,但是人族只能无比憋屈的往里面跳。

  这段时间以来,山脉中的祭坛也被毁掉了不少,但是很快又有新的祭坛出现,这样做还是不能一次性将危机根除掉,让战争变得更加残酷,已经上升到了两族之间的战斗,仇恨越来越深。

  来到兵营之中,叶青轩被搁置到一个营帐之中,隐杀卫的那位统领看着他道:“叶兄弟就在这里养伤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们说,这段时间,我会让人在外面守着,不会打扰你。”

  脸色惨白的叶青轩挤出一丝笑容:“麻烦古大哥了。”

  名叫古长河的统领摆了摆手:“这次是你帮助我们,若不是你,我们这帮兄弟,恐怕真的就交代在那里了。”

  现在想起来,他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没想到那些黑袍人中,竟然隐藏着一位阳天境修士,虽然只是阳天一层,但是却如天堑一般难以跨越,如果不是最后叶青轩不计代价的施展圣品天术大悲神掌,他们这些人全军覆没也不一定!

  古长河等人离开之后,叶青轩坐起身子,体内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尤其是整只右臂,更是血淋淋一片,几乎被废掉。

  为了对付那个阳天境修士,他不但暴露了圣品天术大悲神掌,更是超出身体极限的施展,整个身子都几乎崩溃。

  服下一大把疗伤灵药,叶青轩凝神静气,真气运转,开始慢慢恢复起来。

  而此时在另一边,古长河来到了军营最中心的一座营帐。

  “大统领!”古长河看着营帐中那个若隐若现,如幽灵般的身影,恭敬行礼道。

  被称为大统领的身影转过身,露出一张鬼脸面具,一片惨白,只有几条简单的线条勾勒五官的模样,一双眸子无比渗人,透露着幽深阴寒的光芒,面具下传出嘶哑难听的声音:“任务怎么样?”

  古长河恭敬禀报:“虽然成功毁去祭坛拿到了玉碑,但是途中出现了变故,玄门中竟然隐藏着一个阳天一层的高手,损失很大。不过最后有人出手帮了我们,没他的帮助,我们恐怕就真的全军覆没了。”

  “哦?”大统领惊诧的声音传来,“遇到了何人?”

  古长河回答道:“就是之前城中一直流传的那个独行侠。”

  “是他?”大统领的眼中闪烁着光芒,继续道:“他的修为竟然这么强,连阳天境的修士都能击败?”

  古长河微微迟疑了一下道:“他的修为并不强,只有磐天六层,但是他最后施展的那个天术却很可怕,我见所未见,恐怕……”

  “恐怕什么?”大统领的面具下射出幽森森的光芒。

  “恐怕最低都是灵品天级的天术!”

  古长河的话音刚落下,大统领眼中的神色就变了,光芒暴涨,但是很快就被他压了下来,问道:“他现在还在黑风山脉中?”

  古长河回答道:“不,他身受重伤,已经被我安置到了营帐中。”

  大统领眼中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身影如幽灵出现在古长河的身旁,拍了拍的肩膀,眼中满是欣慰之色:“不错,既然受了人家恩惠,就要尽心帮助和,若是他有什么需要,尽可能都答应下来,毕竟人家救了你们一命。”

  古长河抱拳说道:“放心吧大统领,我都已经安排下去了。”

  大统领点点头道:“那块玉碑呢?给我吧,我去交给上面。”

  古长河拿出一张神符递了过去,里面封印着一块玉碑,即使有封印之力在,还是能感觉到里面浩瀚汹涌的生机,让人心惊。

  汇报完之后,古长河就离开了,而那位大统领,身影却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在他面前,站着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

  “二公子。”大统领恭敬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