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尸骨如山

史上最强作者 +A -A

  雪白刀芒和璀璨剑光交锋,传出金铁交击的铿锵之声,剑气纵横,刀芒凛冽,在叶红妃的面前炸开。

  肖家二少爷肖长宇的身影在她面前出现,手握一把长刀,吞吐着刀芒,一身杀气冰寒无比。

  叶青轩的身影,此时也出现在叶红妃的身后,眸似冷电,死死盯着肖长宇,同样是杀意凛然。

  四周,此时又出现了三个肖家之人的身影,将两人围在中间,在黑色海洋般的兽潮之中,形成了一方空地。

  哗啦啦!

  叶青轩瞬间动了,灵品地级天术百重浪施展,真气在他体内奔涌不休,掀起一重又一重大浪,不断叠加在一起,酝酿出摧毁一切的力量。

  被他盯住的那个肖家侍卫脸色一变,感觉真的像是一片汪洋想自己汹涌而来,那种浩瀚的力量,让他生出一种难以匹敌的念头。

  他也在此时施展最强天术,真气滚滚,发挥出了十二成的战力,但是在叶青轩的面前却显得是如此不堪一击,整个人瞬间被拍飞了出去,然后就被妖兽大军所淹没。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快到肖长宇都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叶青轩会这么强,连一个先天四层的修士,在他手下都走不过一招。

  当!

  叶青轩一个横移来到叶红妃的面前,挡住了肖长宇力劈下来的一刀。

  刀剑相撞间,铿锵之声作响,剑鸣铮铮,刀气纵横,两人杀意如海,气机绽放,滚滚的真气汹涌碰撞,如火山在喷发。

  这里一片混乱,一头头妖兽从四面八方杀来,一道道人影也纵横交错在一起,爆发出无穷杀机。

  叶青轩与肖长宇混战在一起,手中刀剑如同活了过来一般,绽放的刀芒和剑光将四周的妖兽绞杀,又不断的向对方杀去,都想将对方斩杀在此。

  叶红妃面对剩下的两个肖家侍卫,稍稍占据上风,但是四周不断涌来的妖兽,却让她陷入了被动,束手束脚。

  “三重山!”混战之中的叶青轩陡然大喝,背后忽然出现一座巍峨大山,黑压压的,无比凝实,磅礴而厚重,被他抖手祭出,镇向了肖长宇。

  肖长宇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感受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压力,他双手结印,身上出现一副黄金战甲,俨然是肖家的成名秘术八门玄甲。

  “惊门破甲!”肖长宇大喝,一道金虹自他掌间飞出,无匹的凌厉之光绽放,绽放的金芒几乎要将人撕裂了。

  八门之中,惊门属金,破甲之力天下无双,专主杀伐。

  轰!

  金虹和巍峨山岳悍然相撞,爆发出刺目之光,真气爆开,光华飞舞,四周七八头妖兽瞬间炸开,漫天都是血雨和碎肉。

  叶青轩在此时欺身而上,向一头人形的凶兽一般,双拳在一瞬间挥出了不知道多少次,漫天都是拳影。

  肖长宇此时胸口发闷,五脏六腑震动,气血翻滚,但是看着悍然杀来的叶青轩,又一言不发的迎了上去。

  但是很快他就变了脸色,仅仅十几次碰撞之后,叶青轩就抓住了他的一只胳膊,然后用力一扯,硬生生将之撕了下来!

  肖长宇惨叫,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叶青轩却得势不饶人,对任何肖家之人都抱着必杀之心,强大的灵魂之力铺天盖地的汹涌而出,以一种蛮横的姿势撞向了肖长宇。

  肖长宇闷哼一声,感觉脑袋像是被重锤敲了一记一般,整个人在瞬间就昏厥了,叶青轩趁机落下手掌,将他整个脑袋拍碎,如一颗西瓜炸了开来,红白之物飞溅。

  转身离开后,肖长宇的尸体就瞬间被妖兽践踏瓜分,没有人知道是他下的手,返回叶红妃身边,叶青轩见她已将将一位侍卫斩杀,三下五除二将最后一个斩杀之后,就一起向外杀去。

  足足半天的时间,这第二次兽潮才退入了苍狼山中,再一次留下了一地尸体,堆积了一层又一层。

  鲜血汇聚成成河,哗啦啦流淌,漂浮着残肢断臂,没有一处是净土,鲜红是这里唯一的色彩,触目惊心,如同人间地狱。

  叶青轩没有闲下来,翻起一头头妖兽尸骨,将它们体内的妖丹挖出,身上珍贵的炼器材料也没有放过。

  毕竟如今的云封府算是彻底与外界隔绝了,资源用一点少一点,他的提前多准备一些才是。

  打扫战场一直到黄昏时分,一众人马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云封府中。

  这一战,如雄狮一般的叶苍雄着实镇住了很多人,一往无前,大开大合,生生将那头黑色蛮牛打得重伤,妖兽大军这才不得已撤退,人族的三艘战舰,也得以保全下来。

  人族以微弱之势取得了胜利,再一次保住了云封府,但是却没有人高兴,到处依然是愁云惨淡的景象。

  肖家族主震怒,因为在这一战中,肖家的一位天才,也就是二少爷肖长宇竟然陨落,没能回来。

  叶青轩回到叶府之后,听闻叶家也死了一个人,是他的六哥叶青晓,一个小时候经常欺负他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叶青轩没有丝毫兴奋的感觉,反而很失落,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去,刚成年而已,是现实残酷还是上天在捉弄?

  他现在只想保住自己身边的人,只要他们没事,那便是晴天。

  洗漱了一番之后,叶青轩来到拍卖行,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妖丹和炼器材料拿了出来,全部兑换成了二品灵药,就连突破五位数的战功,也被他花去了一大半,兑换了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回到别院中,他顾不得休息,就将自己关进了密室之中,开始炼丹,开始突破,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修为是多么弱小。

  仅仅半个月之后,第三次兽潮就到来了,依然是黑压压一片,似乎不见任何的减少,就这样铺开在城墙之下,如黑色的汪洋一般,让人窒息,让人绝望。

  这一次,它们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主动出击,安静的有些可怕,明显是想将云封府围死!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的心中都生出一抹不安,这样围下去,云封府不是死城也变成死城了,迟早会坐吃山空,完全消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