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战舰横空

史上最强作者 +A -A

  (最近几章写的很烂,跟记流水账似的,没有丝毫激情,所以推翻了重写,从57章开始,之前的没有变化,对不住大家~~)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他笔下的时候,那北冥鲲可是从先天境厮杀到阳天境,这场战争才落下帷幕。

  毕竟黑风山脉太大了,东西横跨亿万里,覆盖了七境之地,一直延伸到东海岸边,这无数年下来,里面诞生的妖兽不知道有多少,是名副其实的妖族天堂,人族禁地。

  承化府被攻破的消息传来之后,整个云封府都陷入了惶恐和不安之中,抹不去的愁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第一波兽潮褪去之后仅仅五天时间,第二轮的兽潮就到来了,黑压压一片,兵临城下,和上次相比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减少。

  毫无疑问,黑风山脉那边又来了不少妖兽,将损失的妖兽补全了。

  压抑和沉闷弥漫在每一寸空气中,让人近乎窒息。

  叶家的一众人马此时站在城头,看着城墙下绵绵无尽的妖兽大军,每个人都眉头紧锁。

  云封府此时可以说是完全被围死了,四方主门都面临着困境,没有进,也没有出,城中的兵力和资源更是不断损耗,照这样下去,云封府只怕会被活活困死,到时的结局不比承化府好多少。

  不久之后,府主白世黎和三位族主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这里。

  府主白世黎这几天来一直阴沉着脸色,毕竟座上这个位子不容易,此时眼睁睁的看着府主之位就要从自己的指尖溜走,他如何能甘心?

  这几天来,他可以说是散尽了家财,将身上很多好东西都散布了出去,为的就是吸引到更多的散修和佣兵,这样守住云封府的可能就大了很多。

  上百门磁光炮再次被架在了城墙上,那漆黑的炮筒上面纹路交织,刻着强大的法阵,本身就是一件威能不俗的兵器。

  那粗大的炮筒,漆黑的幽光,带给人一种凶兽般的狂野之感。

  一箱箱磁元石被搬上来,随着城卫军大统领的一声令下,炮口中喷发出的光芒划破天地,如一个个小太阳炸开,在兽群之中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即使已经见过一次这样血腥残忍的场景,但是很多人还是忍不住心中惊颤。

  那炽烈的光,那燃烧的火,那喷溅的血,让战场变成了人间地狱,上演着最恐怖的场景。

  但这就是战争,没有退缩,只有生死存亡,只能苦苦坚持。

  “杀!”“杀!”

  磁元石消耗完之后,一道钢铁洪流从城门中碾压而出,战甲的碰撞之声,战鼓的敲响之声,交织在一起,点燃人最原始的嗜杀和暴戾。

  兽吼震天,凶威无尽,黑压压的妖兽如云层压了过来,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头,如黑色汪洋一般,直欲将整个云封府淹没。

  轰轰!

  一艘艘战舰从云封府中升腾而起,虽然不多,只有三艘,但是却像一动的钢铁堡垒一般,让虚空都在震颤。

  这是药师公会压箱底的宝贝,此时竟也拿了出来,投入了战争。

  毕竟若是云封府被攻破的话,他们这个分舵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此时也顾不得肉疼。

  黑黝黝的战舰足有百丈之长,上面架着数百门磁光炮,完全就是为战争而存在的屠杀利器,一轮又一轮炮光砸入妖兽大军之中,掀起一场又一场血雨,碎尸遍地,血流成河。

  这个地方喊杀声震天,重甲与鳞甲在碰撞,战戈与利爪在交锋,上演着最原始的厮杀与征战。

  “吼!”“唳!”

  几声格外不同的兽吼禽鸣之声从山林深处传来,磅礴的凶威如瀚海一般铺天盖地的涌来,将整个天地都淹没了。

  一头生有银色毛发的巨狼从山林之中走出,狰狞的面庞有一道可怖的伤痕,几乎将它整个面庞分为了两部分,让它显得更加凶悍慑人。

  还有一只金色双眸的妖禽振翅而非,像是呀扶摇上九天,浑身缭绕着暴烈的电芒,尖锐的鸣叫声将人的灵魂都几乎撕裂了。

  最后一头是一座如黑色山岳一般的蛮牛,犄角耸立,像是要捅破苍穹一般。

  这三头天妖一出现,无尽妖兽大军的威势都被压盖了下去,如萤虫与皓月一般,差距太大。

  上一次的兽潮中,一共出现了五头天妖,无以伦比的凶威让整个云封府都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索性它们没有出手,只出动了妖兽大军,一边减少繁殖过快的妖兽的同时,也在损耗云封府的兵力。

  现在见如绞肉机一般的战舰出现,几头天妖也坐不住了,出动了其中的三头,要将三艘战舰击毁。

  这三头天妖太可怕了,根本不是秘境中的黑蛟能比拟的,绝对到了天妖高阶层次,至少都能媲美人族修士中的阳天七八九层的强者!

  府主白世黎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站在他旁边的三位族主也是如此,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三头天妖的可怕。

  “战舰不容有失,那是我们这边的利器,还要劳烦三位族主!”白世黎看着叶苍雄三人道,没想到这才第二轮,就要出动人族这边的高端战力。

  叶苍雄三人相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化作三道长虹,莅临战场之中!

  轰!

  像是火山在喷发,三人炽烈而狂暴的气息席卷九天,隆隆的气血似江河在奔腾,从他们的天灵盖中喷出,贯穿天地,冲破云霄。

  他们化成了三轮小太阳一般,那旺盛的气血如汪洋一般,将这里完全淹没了。

  这就是阳天境修士的可怕,血如汞髓,骨似金石,身具龙象之力,举手投足间就似能崩山断岳,充满了压迫感。

  阳天境的修士还不会飞行,他们一真气幻化出双翅悬浮在天宇上,与三头天妖遥遥对峙,那碰撞的气息如大海掀起了大海啸,波涛汹涌,骇浪滔天,像是要将天外的星辰扑击下来。

  轰!

  他们蓦然动手了,那片虚空瞬间炸开,真气和妖气如狼烟弥漫,浩瀚的伟力汹涌澎湃,磅礴无比,弥漫出的余波,瞬间将无数妖兽绞杀成渣。

  即使隔着数里的距离,叶青轩都感觉到了撕裂肌肤般的锋芒,很难想象,身处在其中的他们,又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巨狼咆哮,对月长啸,浑身银色的毛发如柔顺的绸缎一般,在它的额头上,忽然浮现一抹银月印记,发出灿灿之光,熠熠生辉。

  闪电鸟尖啸,浑身雷光狂舞,演化出一片雷海,像是要灭世。

  蛮荒巨牛吼碎山河,黑色的犄角射出无匹的锋芒,要捅破着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