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又一年年祭

史上最强作者 +A -A

  (撒娇打滚求推荐,求收藏~~)

  庭院之中,气氛陷入了空前的紧张,叶青轩带着杀意而来,眸似冷电,直视着神秘不可测的凰翡,要她给一个解释。

  这样的情况换做任何人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一颗本来要成形的丹药,就这样被毁了,就像男女啪啪啪时被浇了一盆凉水一样酸爽。

  凰翡也在此时愣住了,似乎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景,被叶青轩的强势镇住了。

  微微一愣之后,她的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光芒,眉目如画,此时却有几分凌厉乍现:“你是在跟我说话?”

  “不然这里还有外人吗?”叶青轩面无表情,生硬的话语没有丝毫波动。

  凰翡的美目微微眯起,眸子开阖间有不可逼视的锋芒射出,身上的气势在这一刻如深渊一般深不可测,如瀚海一般波涛汹涌。

  “干啥干啥?欺负我儿子啊?”就在此时,一声突兀的话语从外面传来,穿着邋遢,一身酒气的叶云歌从外面走了进来,撸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叶青轩和凰翡的目光同时看了过去,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还以为你不敢出来了呢!”

  紧接着,两人便同时一愣,相视一眼后,心有灵犀的同时笑了,一个贼得像个小狐狸,一个本来就是狐狸精。

  叶青轩知道凰翡这个女人不凡,因此想借着她的手将老爹的真面目逼出来,而凰翡也想确定这里的叶云歌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因此在刚才露出了杀意,就不信叶云歌不心疼自己的儿子。

  两人相互利用,却让叶云歌一下子瞪起了眼睛,没想到被这两人给算计了,不过他还是那副装疯卖傻的邋遢样子,没有一点绝世高手的样子。

  “妈的,竟然演戏?”叶云歌骂骂咧咧的嘟囔了几句,又提着酒葫芦走了出去,凰翡冷冷一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见两人走远,叶红妃和叶红绫走了过来。

  叶红妃摸了摸自己光洁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前就听说三伯年轻时风流倜傥,欠了一屁股风流债,还真有这回事啊?”

  叶青轩翻了个白眼:“废话,也不看看他儿子我有多优秀?跟我一样帅,注定万花丛中过!”

  叶红妃和叶红绫的目光同时看了过来,一个似笑非笑,一个凌厉如刀,带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危险,盯得叶青轩一阵发毛。

  “咳咳,我还有事,你们俩继续!”说完,他一溜烟就窜进了密室中,任凭两人如何威胁诱惑,就是不出门。

  日子逐渐变得平静下来,叶青轩再也没有受到打扰,在密室中没日没夜的炼着丹,灵魂之力在缓慢的进步,真气也在不断的积累。

  再这样平静而充实的状态中,大半年的时间一晃而逝,这一天,叶青轩被姐姐叶红绫从密室中叫了出来。

  原因无他,一年一次的家族年祭,再次到来了。

  蓬头垢面,却神清气爽的叶青轩爬出密室,叶红绫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瞬间睁大了美目,掩口惊呼:“你的修为?!”

  叶青轩嘿嘿一笑:“怎么样,厉害吧?这下终于能和姐姐你齐平了!”

  叶红绫的眸子中满是震惊,虽然之前叶青轩给她的惊讶已经足够多,但是再次看到他飙升的修为,还是忍不住一阵惊叹。

  她资质极高,在叶青轩很早之前就到了凝气圆满,这一年多下来,也只是刚到先天六层,但是叶青轩却是家族年祭后才到先天境的,现在才过去九个多月,竟然就到了先天六层,和她持平。

  这样的修炼速度如何能不让她惊讶?

  毕竟叶青轩的资质比她差了很多,有这样的修炼速度实在让人不解。

  这一次她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你在密室之中究竟在干什么,怎么会晋升的这么快?”

  叶青轩对她神秘的眨了眨眼,然后拉着她走进了密室之中。

  当看到密室之中密密麻麻,摆满了一地的玉瓶之后,叶红绫朱唇张开,带来的震惊比上一次更盛。

  “这……这不会都是?”叶红绫还是感觉有些难以置信,被眼前的景象狠狠地冲击着,芳心震动。

  “嘿嘿,怎么样?”叶青轩得意洋洋的看着她,一脸的炫耀。

  叶红绫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解:“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炼丹的?”

  叶青轩眼神闪烁,沉吟了一会道:“说了姐姐可一定要给我保密啊。”

  叶红绫点点头,知道事情的轻重。

  叶青轩附在她的耳旁道:“秘境中得到的。”

  他的话点到即止,却在叶红绫的心中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当时也去过秘境,自然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最后明明是黑蛟得到了炼药秘典,现在怎么到了叶青轩的手中,这根本解释不通啊!

  这一次,叶红绫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弟弟了,笼罩在他身上的浓雾更厚,拨开了一层又一层,还是看不到他的真容。

  “姐姐,这么多丹药,我也用不完,你拿一些吧,我保证不比家族发放的品质差。”叶青轩炫耀似的拿起一个玉瓶,倒出一粒丹药,莹润无缺,闪烁着光华,如珍珠一般无暇无垢,美轮美奂。

  叶红绫自然能看得出这粒丹药的品质,的确是比她平时从家族中领到的强很多,杂质少得可怜。

  这让她心中充满了惊叹,要知道,家族中供奉的那位炼药师,可是达到了二品登堂的境界,但是叶青轩才入行多久,竟然就有了这样的成就,委实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收起密室中的丹药,叶红绫带走了两成,足足上百瓶,日后很长时间都不用在为丹药的事而发愁,让她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洗漱了一番后,叶青轩换了一身衣裳,身姿修长挺拔,似乎又长高了几分,如今比叶红绫还高,面目清秀俊朗,剑眉入鬓,眸似星空,看得叶红绫都有些失神,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自己的弟弟?

  两人携手来到叶家祖地这里,半路上遇到了叶红妃,在看到叶青轩的修为时,心中同样狠狠的震了震。

  又一年的家族年祭,叶青轩又长了一岁,如今已经十五岁了,下一年就成年了,那时,他的修为只怕到磐天都不一定。

  在这里,他看到了三哥叶青天,四哥叶青痕等人,他们去年年祭的时候就到了凝气圆满,如今过去一年,修为竟然比姐姐叶红绫还高,尤其是叶青天,竟然到了先天八层,比他还高出两层!

  这样的修炼速度让叶青轩惊叹,资质好和资质差,一下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这也跟他大多数时间都用在炼丹上有关,而且是药三分毒,他也没真的将丹药当豆子吃,很在意这其中的利害。

  家族年祭一如既往的庄重严肃,血祭祭坛,拜祭先祖,举行成人礼,每一项都恪守族规,最后又举行了年终较技才算结束。

  年祭结束之后,叶青轩走出了叶府,一路向拍卖行走去,心中藏着很多话要去问问凰翡。

  来到这里时,凰翡就迎了上来,还是那番魅惑苍生的样子,玫红色的旗袍仅仅包裹着丰满玲珑的身姿,开叉都快开到了大腿根,露出一大片晶莹的雪白,尤其是胸前的那一抹沟壑,差点将叶青轩的眼珠子都吸进去。

  “叶公子,许久不见,又长了一岁呢!”凰翡媚笑着,妖艳的红唇似火一般,吐出一口香气。

  叶青轩迫不及待的将她拉到一旁,贼兮兮道:“我老爹是不是很厉害?是不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高手?”

  看着他急不可耐的样子,凰翡有些啼笑皆非,俏皮的眨了眨眼:“你猜?”

  叶青轩翻白眼:“我哪知道?要知道了还问你吗?”

  凰翡浅笑嫣然:“你心中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

  叶青轩微微沉默,有些惆怅道:“我这不是不确定嘛,你说就我爹那邋遢的样子,除了跟我一样帅之外,哪有半分高手的样子?”

  凰翡咯咯直笑,伸出纤细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还真是不害臊,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风流人物了?”

  叶青轩嘿嘿一笑,搓着手道:“你既然认识我爹,那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呗!”

  凰翡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是专程来打听这个的吧?”

  叶青轩干咳几声,怂恿道:“给我说说呗。”

  凰翡摇曳着身姿转身离去:“要问就自己去问,反正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叶青轩顿时急了,一把拉住她,直勾勾的盯着她:“既然你不说,那就算了,那我问问你,你认不认识我母亲?”

  凰翡的瞳孔在此时骤然一缩,叶青轩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身子都在那一刹那绷紧了,像是触碰到了什么禁忌一般。

  她收敛了表情,问道:“那你爹是怎么跟你说的?”

  叶青轩回答道:“难产而死。”

  凰翡微微一怔,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场面,忽然咯咯直笑,花枝招展,甚至笑得都弯下了腰。

  叶青轩撇嘴,脸色有些难看:“有那么好笑吗?”

  凰翡止住笑意,但还是憋得难受,面色都有些涨红,忍了许久才忍住笑意。

  “他怎么说就是怎么样,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凰翡并没有正面回答。

  叶青轩顿时无语,看来从这个女人的口中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他甩了甩袖子,负气的离开了拍卖行。

  看着叶青轩远去的身影,凰翡忽然收敛了笑容,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在这一刻有种让人窒息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