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质问身世

史上最强作者 +A -A

  宗圣尸骨的右掌中蕴含着他的天术传承,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除了叶青轩这个勾画者之外。

  这一掌的威力让人惊骇,乃是一位飞天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圣品地级的天术,其威能真的堪称惊天动地,百里之外的云封府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让很多人躁动不安。

  叶青轩的心中此时也有些火热,拿了黑蛟身上的炼药秘典,还有两颗妖丹之后就快速离开了这里,返回了经常修炼的火山洞穴之中。

  盘膝坐在地上,他将宗圣的右掌贴在自己的眉心,一股晦涩难懂的信息顿时如决堤的洪水涌来,每一个古字都深深的烙刻在了灵魂之中。

  “圣品地级天术大悲神掌,蕴含佛门神通,掌纳世界,翻云覆雨,投山掷岳,当真是可怕!”

  许久之后,叶青轩吐出一口浊气,这半个时辰的功夫,也只是参透了十几个字,这种品级的天术,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想象的。

  他估摸着,若是施展的话,自己恐怕连一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肉身根本难以承受这种损耗,真气也是如此。

  紧接着,他又将火热的目光投向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三种东西上。

  两颗金灿灿的妖丹,一颗是天妖境的黑蛟所有,一颗自然是苍狼王所有,只不过苍狼王的妖丹如今损耗巨大,光泽暗淡,但是质量比起黑蛟的妖丹来,还是高出许多,这是境界上的本质差异。

  将两颗妖丹郑重的收起来,他深刻知道这种级别的妖丹价值究竟有多大,若是放在外面,绝对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然后,他的目光变得无比炽热,投向了黑色的古朴书籍――炼药秘典上!

  秘典很厚,记载了很多东西,也不知是何种材质制成,似金非金,似木非木,无比柔软,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如蝌蚪文一般,活灵活现,流淌着别样的韵味。

  “炼药总纲!”叶青轩翻开第一页,目光瞬间被四个大字吸引,整个人一下子就沉浸了进去。

  这一读就是足足大半天的时间,待到黄昏时分,叶青轩才从秘典中回过神来。

  “深入浅出,大道至简,这比我在叶家藏经阁中看到的要简单易懂多了。”叶青轩眸子明亮,有种醍醐灌顶般的顿悟感,之前炼丹时存在的很多细小错误,此时都一一了然于胸。

  毕竟这可是一位宗圣级别的强者留下的传承,那等境界已经超凡入圣,自然不是寻常的炼药师能比的,字字珠玑,却至简至纯,讲的很是清楚,通俗易懂。

  之后,他翻了后面几页,每一个品级都划分的很清楚,有相对应的各种丹方,各种灵药,还有炼药时所要注意的细节,火候的掌控,灵魂之力的感知,炼药心得,详细的不可思议,绝对是一本无价的宝典!

  “值了!”

  许久之后,叶青轩合起秘典,感觉前途前所未有的光明,心中充满了底气,即使资质平庸又如何,有秘典在手,他能将炼药当豆子吃,足以追赶上北冥鲲这等天之骄子。

  回到叶府时,天色已经昏暗,叶红绫见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也长长出了一口气,今日苍狼山中发生的异象惊动了很多人,据说府主都亲自赶过去查探了。

  叶青轩短暂的放松了下来,秘境之行确实让他绷紧了身子,不过最后的付出却是值得的,他成了不为人知的最大赢家。

  抢先进入秘境,得到了传说中的神土灵息胎壤,培植出四五品这样的绝世灵药都不在话下,最后更是得到了炼药秘典和圣品天术这样的大造化,若是被人知道,只怕整个叶家都保不住他。

  这几天他给自己放假,陪着大姐还有六伯叶云飞家的两个小萝莉逛遍了云封府,东瞅瞅西看看,买到了不少需要的东西。

  毕竟苍狼山的秘境尘封了数千年,里面所积攒的底蕴绝对可怕,孕育出了无数灵药,这几日不论是坊市,还是拍卖会可以说是天天爆棚,热闹的不可思议。

  叶青轩也趁着这个机会,买了很多自己需要的东西,基本都是一品灵药或者灵妖妖丹,在为接下来的炼丹做准备。

  逛够了之后,他闲了下来,这一天来到庭院中,搬来一个椅子坐在了叶云歌的对面,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叶红绫走出房门看到这一幕,好看的娥眉皱起,不知道叶青轩犯了哪门子毛病,盯着自己的老爹看什么。

  醉酒酣睡中的叶云歌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但是表面上却还是那副邋遢的不修边幅的模样,酒气冲天,鼾声如雷。

  “别装了,早就看透你了!”叶青轩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

  但是叶云歌却像是没听到一般,鼾声响的更欢快了。

  “我擦!”叶青轩瞪眼,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油盐不进,装的比演的还像。

  叶青轩轻哼了几声:“不说是吧,我记得上次去府主那里的时候,我一提到你的名字,他的态度立马就变了,这次我就以你的名义去,就说我爹让我来看望你,顺便讨教讨教,我倒要看看他会怎么说!”

  叶青轩作势就要起身离开,但是他都走到门口了,叶云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似乎真的只是一个在邋遢不过的酒鬼。

  叶青轩咬牙切齿,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坐在椅子上,恶狠狠的盯着叶云歌,像是要将他看透一般。

  不得不说,叶云歌真的是个很有味道的男人,用叶青轩的话来说,长得和他一样帅,剑眉入鬓,面如冠玉,要不是那不修边幅的样子,绝对是个迷死万千少女的美男子。

  盯着他看了一会,叶青轩放弃了,沉默了一会道:“那你总该告诉我我娘亲是谁吧?”

  想起这个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不由闪过一幅画面,在火焰山中的时候,他斩杀了一位魔灵,是幻影一族的人,当时她说的那三个字“你是暗……”,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深深铭记,不知道她究竟想说什么,最后的那个“暗”字又意味着什么?

  他又低头看了看腰间的黑色匕首,总觉得这东西不简单,不但锋利异常,切什么东西都像切豆腐似的,而且蕴含着一股让他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力量。

  隐隐约约,他觉得自己从未见过面的母亲并不简单。

  毕竟他当初写书的时候,对这个只是一笔带过,叶云歌是一个无比平庸的叶家三爷,他的儿子叶青轩也是如此,娘亲也是因为难产而死。

  一想到这一路走来发生的各种变数,他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这里发生的剧情bug卡的太厉害,很多被他一笔带过的东西都发生了变化,带来了难以预测的变数,让他难以掌控。

  他不得不怀疑,重生的这个家庭也蕴藏着各种变数,而且最近发生的种种蛛丝马迹,都让他产生了怀疑。

  叶云歌打了个饱嗝,喷出一口酒气,睡眼朦胧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你娘是难产而死!”

  叶青轩冷笑:“当真?等会我去问问爷爷还有大伯他们,看是不是真的。”

  叶云歌没有任何反应,一脸的无所谓。

  叶青轩沉吟了一会,将黑色匕首拿了出来沉声问道:“这是什么?别骗我,我不觉得这是一把普通的匕首!”

  叶云歌瞥了一眼,眼底深处闪过一道无人看得见的光芒,打了个哈欠道:“我机缘巧合之下捡到的,感觉挺锋利,就挂在墙上了,既然你拿去了,就给你吧。”

  叶青轩皱眉,知道从老爹这里是打听不到什么消息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老弟这幅样子究竟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是这么平庸无能。

  见从老爹这里打听不到有用的消息,叶青轩就起身离开了。

  叶云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双眸子变得如幽潭一般深不可测,不是他不想告诉叶青轩他真正的身世,实在是这其中的牵扯太大,就连他也扛不住,只能这样麻痹自己,麻痹别人。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当年的那个风流人物,终究还是被泯灭了,世间不知道还有几人能记得?

  离开了别院,叶青轩一路向拍卖行走去,他最近一直在权衡利弊,究竟是暴露自己的炼药师身份好,还是继续隐藏好。

  若是暴露出来,一个十四岁的一品炼药师,带来的影响绝对是空前的,会被很多人看中,带来的益处也显而易见。

  但是另一方面,也会召来很多人的嫉妒,平庸的资质,却有极佳的炼药天赋,相互抵消之下,怎么看他都能成长起来,别说是叶家的内斗,即使是肖家和北冥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成长起来。

  就像他的三哥叶青天,看似活得好好的,但是这十几年来,暗中不知道遭遇了多少次暗杀,当然,叶家对于肖家和北冥家的天才也是如此,暗中肯定动过手脚。

  这就是大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让人心寒,却又无可奈何。

  刚进拍卖行,一阵馥郁幽香就扑面而来,凰翡摇曳着诱人的身姿款款而来,纤细的腰肢如水蛇一般扭动着,玫红色的旗袍都快开到了大腿根那里,露出一大片雪白,差点晃瞎叶青轩的眼。

  “原来是叶家七少爷,许久不见,可有想人家?”凰翡吐气如兰,胸前的沟壑差点将叶青轩的眼珠子吸进去。

  叶青轩翻了翻白眼,开口道:“我来拍卖点东西,顺便买点东西。”

  凰翡咯咯一笑,眉目间风情流转,说不出的妖娆妩媚。

  叶青轩心里暗骂一声妖精,这女人浑身每一处都散发着魅惑之意,只要是个正常男人,没人能挡得住她的诱惑。

  来到窗口前,叶青轩拿出了十几株三品灵药递了过去,都是在秘境之中得到的,反正他目前还用不上,晋升到三品炼药师还不知道得多久,倒不如先卖出去,买点自己需要的东西。

  看到那十几株颇具年份的灵药,严明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关于秘境之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却没想到叶青轩有这样的本事,竟然得到了十几株,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有这样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