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深渊之下

史上最强作者 +A -A

  (谢谢书友“心远钟疏”的打赏(∩_∩),还有记得投一波推荐票~)

  “小弟弟,不如姐姐来陪你玩玩如何?”孤少皇身后的妖艳女子红唇似火,比起叶红妃来,多了一股狂放的妖野,眉心的火焰印记栩栩如生,整个人像是一团火一样,能将所有男人都融化。

  “火凰一族的凰玲儿,我认识你!”叶青轩一口叫出了妖艳女子的姓名和来历,让孤少皇眼中的惊异之色更盛,总觉得叶青轩的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人看之不透。

  “动手!别让妖王遗物被人族得到!”孤少皇的身影瞬间动了,如奔雷一般炸响,身后出现一头巨大的妖兽虚影,浑身都是雪白的鳞片,生有龙头,背生双翅,脚踏祥云,昂首向天,吼动山河。

  被他盯住的穆子渊脸色难看,深深知道这个人的可怕,以他现在的修为,硬碰硬几乎是必死的下场。

  可以这样说,若是单对单的话,在场没有一人会是灵妖九层的孤少皇的对手,只能依仗人数的优势镇杀他。

  “杀!”五十银虎卫围了上来,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经历过无数血与火的洗礼,是上关郡最锋利的一把利刃,曾杀入过黑风山脉的深处,手掌不知沾惹着多少妖兽的鲜血。

  见到这支队伍围上来,孤少皇的眸子中也闪过滔天的杀意,一身修为毫无保留的展现,背后的妖兽虚影仰天长啸,狰狞的龙头摆动,此时张口吐出一道龙息,化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大龙,摇头摆尾,蕴含着可怕的龙威,冲杀进了银虎卫之中。

  叶青轩此时被灵妖八层的凰玲儿盯上,叶青天却一个闪身到了他的面前,沉声道:“他交给我,你护住其他人,先去抢夺妖王遗物!”

  叶青天如今的修为是先天四层,比凰玲儿还低了四层,若是论起真实的战力来,恐怕还差了一些,毕竟对方是妖族中的佼佼者,血脉不凡,天生就拥有强大的神通。

  背生金色双翅,来自雷皇鸟的雷衍看着叶青轩,眼中有杀意涌动,那个强势无比的兄长,一直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如大山一般压抑的他难以喘息。

  此时被叶青轩毫不留情的说出来,就像是血淋淋的撕开了这道伤疤一样,让他心中的杀意攀升到了极点。

  肖家之人首先祭出了强大的手段,被那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盯住,此时施展出了八门玄甲的秘术,只不过八门如今只剩六门,威能大减,但是即使如此,面对一些不算太强的大妖,他们也有足够的优势。

  黑袍人拿出一个骨笛,让人头皮发麻的笛音响起,如鬼哭狼嚎,恶魔嘶吼,穿透人的耳膜,让人的灵魂都震荡不已。

  在他身后,地面炸开,一头巨大的蛄蚰出现,高足有十几丈,整个看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肉团,看不见眼睛鼻子,一张血盆大口占据了整个脑袋,细碎的牙齿密密麻麻,不断的流淌着腥臭的黏液,蕴含着致命的毒素。

  这是一头强大的大妖,此时被黑袍人的笛音召唤而来,发出难听的嘶吼冲向了肖家之人。

  轰轰!

  地面再次炸开,这次一脸出现了十几头大妖境的蛄蚰,虽然都没有之前的那头巨大,但是对先天境的修士来说,已经是庞然大物。

  叶家人此时不在保留,几个家族培养出来的精锐侍卫走出,双手结印,四象法阵施展,每一人的修为都在先天七八层,此时凝结在一起,势如破竹,一直挺进到了磐天境。

  其他几大家族和势力此时也不在保留,再次施展出了强大的手段。

  云封府这边的残缺圣兵,承化府的一位阳天境大修士的灵魂印记,庆阳府的封印在一张神符中的黄金甲士,每一个都无比强大,堪比磐天,挡住了十几头大妖境的蛄蚰。

  而趁着这个功夫,各方剩余的人则跳上锁链,开始向祭坛走去,想拿到妖王的尸骨和妖丹。

  孤少皇眉头皱起,人族的这种手段的确是很麻烦,很多被他们逼到绝境的年轻天骄,最后就是靠着长辈留下的种种后手,在生死关头绝处逢生,反败为胜。

  “别保留了,祭出手段,斩杀他们!”孤少皇轻喝道,随后手中忽然出现一根黑色的犄角,如古木的枝杈一般伸展,苍劲有力,给人莫大的威压,始一出现,连这片天地都像是静止了一般。

  这绝对是一宗可怕的器物,来自一个修为通天的妖族大能,凝聚了他一身的精华,隐隐约约能听到他不灭的意志在嘶吼。

  之后,凰玲儿娇声一笑,纤细的手指捻起一根火红的翎羽,只有一尺来长,如同赤金铸成,神光璀璨,圣辉流淌,可怕的温度让空气都为之扭曲了。

  妖族的另外三人此时也祭出了强大的手段,都来自族中先辈的遗留。

  黑色的犄角,火红的翎羽,雷光闪耀的翅膀,一根晶玉一般的骨头,还有半截绿意盎然的木头,每一个都不是凡物,带着滔天的威能,被五人祭出,向人族这边打了过来。

  孤少皇如同战神下凡,头顶黑色犄角,无以伦比的威势将他衬托的恍如神祗,此时横推而过,抓住一位先天七层的强大修士用力一撕,生生将他撕成了两半,血雨洒落,这强势无比的一幕,着实镇住了所有人。

  紧接着,他便杀出一条血路,头顶犄角,抵抗着来自妖王的可怕压力,跳上了锁链,快速向祭坛那里奔去。

  “阻止他,一定不能让妖族之人得到妖王遗物!”穆子渊大吼,五十名银虎卫在此时结出战阵,滔天的煞气化成实质,血红一片,遮笼了一大片天地,让所有人都通体冰寒,难以想象他们究竟造下了多少杀戮。

  轰!

  像是在开天辟地,五十个银虎卫施展秘术燃烧自己的精血,在结合强大战阵,将所有人的精气神聚在了一起,此时打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击。

  一杆血色的方天画戟浮现,横亘在虚空,能有数丈之长,如同战神之兵,缭绕着丝丝缕缕的煞气,雪亮的戟刃闪烁寒芒,像是能斩断万古。

  这一击的威势太强了,一杆方天画戟几乎被演化成实质,寒芒烁烁,此时横过虚空,雪亮的锋芒斩破虚空,向孤少皇力劈而下!

  孤少皇也在此时脸色一变,深深感觉到了这一击的可怕,能劈山断岳,斩碎一切阻挡。

  当!

  整个苍狼山都在此时震了震,黑色的犄角和巨大的方天画戟相撞,传出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穿透力无以伦比,将人的灵魂都要撕裂了,四周的崖壁上一瞬间像是被无数把利刃砍过一样,上面留下了无数道深深的印痕。

  很多人都在此时遭了无妄之灾,有的人胳膊被斩断,有的人头颅飞起,有的人半边身子都被力劈了,鲜血喷涌,一瞬间就让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般的场景。

  叶青轩此时也跃上了锁链,在快速向着祭坛接近,那种可怕的威压,压得他骨骼都在咯咯作响,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上。

  妖王之威不可亵-渎,即使强如叶青轩的肉身,此时也要崩溃了,很难想象,真正到了祭坛下方,那里的压力又会变得何等可怕?

  叶家的四人法阵此时变成了十六人,发挥出来的威力几乎是十倍的增长,此时几乎触摸到阳天境修士的底线,死死地将凰玲儿手中的那根赤红神羽挡住,在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这里完全混乱了,各方混战,所有人焦灼在一起,法器圣物展现可怕威势,像是能毁天灭地,爆发出的威能震得整个苍狼山都在抖动,巨大的山石滚落,摇摇欲坠。

  叶青轩此时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距离祭坛已经不过十丈的距离,但是这十丈,却如同天堑一般难以跨越,让他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

  此时,他看向了空旷的洞穴的最下面,一双眸子幽深无比,带着忌惮,又带着疯狂!

  “看来,也是你该苏醒的时候了!”

  叶青轩喃喃一声,一双眸子中已经完全被疯狂充斥了,他咬了咬牙,忽然拿出了一株灵药,始一出现,一股如潮汐般的精气氤氲就将整个洞穴充满了,药香浓郁,馥郁芬芳,只是吸上一口,就让人感觉像是飞升了。

  所有人的眼神此时都被吸引了过来,看着叶青轩手中那个形似小龙,只有一尺来高的绝世灵药,一双眸子已经开始向外喷火!

  这正是叶青轩在药田中得到的最珍贵的几株灵药中的龙涎草,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年份,放在外面绝对是天价,若是能将之完全炼化的,能早就出一个阳天境的大修时!

  这是真正的绝世灵药,称之为神药也丝毫不为过,真的有能让人立地成就阳天的浩瀚神力。

  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叶青轩将这株灵药丢进了幽深的洞穴,变成一个光点快速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所有人都在此时愣住了,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叶青轩,现在实在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抽筋了,竟然将一株几乎快达到六品的绝世灵药丢下了深渊。

  但是很快他们的脸色就凝固了,在此时汗毛倒竖,头皮炸开,像是被是什么大恐怖盯住了一般,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源自本能的颤栗!

  轰!

  整个苍狼山都颤了颤,像是有绝世凶兽在深渊之下苏醒了,一股让无数大妖都要膜拜的气机如开闸的洪水排山倒海的涌来,让所有人身子僵硬,难以移动一步!

  吼!

  一声似龙吟又似蛇嘶的声音从深渊之下传来,吼动山河,震动天地,无穷无尽的凶威像是被压抑了一个纪元,此时如火山一般喷发,气贯长虹,冲破斗牛!

  轰隆隆!

  洞穴颤动,一双灯笼一般的眸子在深渊之中亮起,瞳孔倒竖,带着让人全身发寒的森然,漠视一切生灵,任何被它扫过的人都全身僵硬,整个人如坠冰窖!

  紧接着,它巨大的身子从深渊之底探出,背生紫色双翼,头生龙角,腹生四爪,满身漆黑的鳞甲闪烁寒光,可怕的凶威让一切生灵都沉寂了下去。

  它就是妖王尸骨的守护神,一头天妖境的紫翼黑蛟!